师尊_第五章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第五章

龙傲天与唐逸在瀑布不远处安置,用树搭了树屋,上有松柏树枝覆盖,下有藤蔓供其上下,就近水源,平日里取了冰雪回来拿火划开煮上一煮,唐逸的厨艺很好,龙傲天狩猎也是一绝,故而不曾饿到自己,唐逸的包袱里带的生活所需用品甚多,连金疮药之类也有一些,闲着无事便满山乱窜,找常见的药草,找回来趁着有阳光的日子晒一晒,磨成粉末收好。他甚至在冰雪覆盖下找到一些野菜,鲜嫩欲滴,拿龙傲天狩猎回来的兔肉切碎,包裹在野菜里捏成团子上火蒸上一蒸。蒸菜团空隙里,他在雪地里打了一套鹰拳,瘦小的身体营养不良,发丝枯黄,但在肌肤下能看见一层流动性的薄薄的肌肉,拳风狠辣拳劲绵绵不绝,日积月累厚积薄发,全身发热后去瀑布打水洗澡,瀑布水太冷,触手成冰,水用木桶打上来稍微放置温度就会上升,比冷水冰但比瀑布热一些。

洗完澡,将枯黄无营养的头发梳理的整整齐齐,换好洗干净的衣服,正好赶上第一锅出炉的兔肉菜团出锅,热气蒸腾兔肉的香味和菜团的清甜弥漫整个木屋,他急急忙忙用干荷叶包裹好塞进怀里狂奔向雪山山顶。雪山寒冷,东西出锅一刻钟时间就冷的索然无味如同嚼蜡。心口滚烫,攀登上藤蔓时疼痛难当,手下一滑,险险摔下山去,好在他机灵,用钉子钉在山崖上固定住身体,艰难的往上攀爬。心口越烫越好,东西才冷的迟。

手掌扣住崖口,手臂用力。

翻身在地微微喘气,已经是满头大汗,每次上山顶都是一场生死较量,修真者的手段果真是强悍,他要是修炼到天罗诡道的深处也是不怕,飞鸢一纵也是能上来的。

山顶空无一人。

每日里打坐的剑修不在。

寒风呼啦啦的打在脸上,好似嘲笑他的自作多情。

孩童呆呆站在原地,表情好像要哭一样,抽动鼻子,右手在地上一抓,抓起一团雪揉搓脸,将泪水掩盖,唯有一双眼睛红彤彤跟兔子似的。他将菜团取出来放在剑修常坐的地方,又特意放在避风处,神态虔诚举止小心,末了还拜上一拜:“神仙,我明天再来,这是做好的兔肉团子,冷了就不要吃,明天我给您做好吃的。”

他明天还来。

唐逸离开后,半空中显现出个人来,眉眼俊雅神色柔和,一双眸子暖如春水,却深不可测:“师弟,这孩子好诚的心,天生金灵根金灵体,修炼剑道事半功倍,心性又纯良,心智坚定,为大毅力之辈,入你门下何尝不可?”

苏晚枕默然不语。

风声呼啸,师兄的声音有些模糊,听得他说:“你若不喜,入我门下便是。”

他抬头,淡淡道:“师兄若是愿意,收了他们也无妨。”

说罢,一卷衣袖,人化为浮光掠影消失,那人当真去山腰寻到唐逸与龙傲天,软硬兼施,无可奈何之下将两人强行卷走,飞往百里外的问道峰,剑阁诸峰,相隔甚远,平日里来往,飞剑御风不过片刻,若是凡人行走,不说山林间猛兽毒蛇,就是那山路险恶也容易丧命,难于上青天。他默默掏出袖子里的团子,放置时间久了没了热乎气儿,咬下去硬邦邦,入口还有野菜的香味,整座雪山再度空荡荡,没有呼啸山林好不快活,也没有日日上山美食佳肴,天地俱静,安静的可怕,千年不化的冰与雪混合狂风肆虐起舞,呜呜作响,难以言表的滋味涌上心头,淡淡的惆怅。

扯动嘴角,微微一笑。

你说这人,怎么就这么犯贱呢?

他师兄为问道峰主,向来护短爱惜门下弟子,一身修为不比他弱,入他门下,唐逸与龙傲天的前程会更好,至少比他要好。

他是不愿意扯上关系。

可他却忘了,是人,都是会寂寞的。

日复一日,连微末的阳光也不复存在,永远的素白覆盖素白,大地安宁,前些日子热闹的兽潮譬如朝露,苏晚枕也就恢复了以往的日子,修炼,再修炼,他也是天赋卓绝之人,天生水灵根灵体,又入剑道,杀气淬体不似活人,冰雪灵晶一日复一日的入体炼魂,连本命之剑都是万年冰魄混着千年玄铁所筑,冰雪封印住七情六欲,不会笑,不会哭,不会动怒,喜怒哀乐七情不动,他就是一座冰雕!可只要是人就会寂寞,无穷无尽的寂寞,习惯热闹之后再回到那片空旷,即使是他,也会有一丝怯弱。他是没有根的浮萍,一味的修炼,从筑基到大乘,不过千年,堪称上三千世界的绝世天才,他被师尊带入剑阁后鲜少离开,初初时,会记起前世的喧嚣热闹霓虹软语,记得乡下满山田野金黄盛开的油菜花,记得田埂阡陌奔跑的光屁股小孩,记得黑白电视机前昏昏欲睡的老猫,记得父母那张模糊的面容,还有拳拳爱子之心,他不是没有感情的。

冰封坚硬的心尖划开一点柔软。

同为异世的唐逸与龙傲天与他引起共鸣,那份思念不曾消失,深埋心底,陡然想念起来,加剧扩大,难熬疼痛。

天空自远方卷来浓重云层,乌云压城,雷声轰鸣,威压重重电蛇窜动,狰狞撕裂天空,紫色雷电汇聚在云层中凝聚成柱,雷霆万钧,直轰而下。

天劫!

还是六重天劫!!

声势浩大,方圆数百里被劫云覆盖,天劫之下,天道威压,众生颤抖。

五峰峰主同阁主大惊,遥望苍梧峰方向,眉头紧皱,喃喃自语。

“竟是又突破了?”

问道峰主掐指一算,叹息:“师弟大才。”

短短千年就到渡劫期,这让他们这些万年才至大乘的人心生羞愧,羞愧之余,更多的是欢喜。剑修一心修剑,同期峰主都是一辈师兄弟,自幼相携长大,唯有小师弟不同,他是师叔在半道上收的徒弟,苍梧师叔先前儿有个弟子,可惜红乘尘劫难逃,生生应劫而去,师叔千年心血一朝付之东流,心灰意冷之下在山下随便抓了个无家可归的孩子收为徒弟,故而上心甚少,只能说尽到做师傅的本分而已,小师弟就是磕磕绊绊在一众师兄的扶持下长大,对于小师弟,与其说是师弟,还不如说是半个弟子半个儿子,他们对自个儿徒弟都没什么操心过,再说,都是孑然一身,对小小的懂事的小师弟心软一些就当做了儿子一样疼爱,好在小师弟争气,天赋卓绝性子坚毅,比他强行带回来的两个徒弟都好。

心念一动,手指掐算一阵,他眉头一皱:“不好!那两小子竟然自己跑回去了!!”

他闭关数日,出关就是师弟天劫,难免有些疏忽,那两小子死都不肯拜师,原想出关后磨磨性子,此处离苍梧峰有百里远,起见毒虫蛇蚁无数,险象环生,万一丧了性命可如可是好?

这样越想越不安,人赶紧下山寻找。

龙傲天看着踩着飞剑的人在上空略过一阵后远去,吐了口唾沫:“个牛鼻子,想抓小爷回去?哼哼。”

唐逸劝他:“莫要磨磨唧唧,赶紧上路。”

“……”

什么话从唐逸嘴里说出来都难听的很!

少年撇了撇嘴角,也没说什么,奋力钻出来,回头冲酣睡的黑水玄蛇恭恭敬敬行礼:“大恩不言谢,日后若有需要,阁下可来苍梧山寻我。”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