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_第二章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修□□无岁月。

上古洪荒万物有灵,大道衍化,凡人逆天而行。上古至今,逗比辈出,三门不出,二货纵横,三门八派大世界,下有三三千小世界,修真一途,逆天而行,何其不易,大道漫漫,岁月蹉跎无数白发苍苍。

剑阁里一群逗比,难得开豋仙路,修真三门魔道三道为省事都聚在剑阁沧澜峰下,翘首以盼个个眼巴巴瞅着山下小路。山上云雾袅绕,山峰高耸入云,山间白雪皑皑堆积腰间,每一步看起来格外艰难。

山上一群人挤在一处,白衣蓝边广袖高管谪仙风范的剑修与面容阴冷凶神恶煞时不时抽风的群魔靠在一块,眼皮子酸疼,一连三个时辰,楞是不见一人上山。

剑阁掌门抖抖肩膀上积雪,抽气:“今年不会无人上山吧?”

沧澜是剑阁禁地,山中藏有千万绝世神兵,为剑阁立身根基,重中之重,山中积雪恒古不化,山中设有禁制,除历代沧澜峰主外,进沧澜解神兵,否则神兵无光人毁身亡。说白了,进了苍白,不管是合道期还是大乘期修士,如凡人一般手无缚鸡之力。

闻言,面容清奇的无为峰主长叹:“峰高百丈,凡人岂能上来?本就不该在此设下试炼!”

众人一致看想过力提此议的屠戮道主。

霸气嚣张的道主两眼望天闷不做声,看他作甚?一个二个不是没反对?

众人长叹。

上三门剑修佛宗涟漪谷,涟漪谷尚好,谷中女子均为炼器大家,美貌绝伦,年年守在谷外痴心人能踏平谷去,剑修与佛宗大大不如,剑修修剑,上三门隐藏白云深处不知其踪,门中懒散,千年都不曾开过蹬仙路,与其苦苦来寻不如就近找小门小派实在。

魔道更是臭名昭彰。

落得这般后继无人地步怪的了谁?

人人只顾痴心修道修剑,险险断了门派传承。

众人又是一叹!

非落得此下场,这帮子左右看不顺眼的人也不会凑一块儿,剑阁在此界人间算是有些许名气,开启登天路前又传音于各小门派,凡宗门有天赋杰出弟子均可前来,不问出身,一方面渴望弟子,另一方面又百般挑剔。

又等上大半时辰,终究有人按耐不住出手,手腕一挥,袖中飞出道道红光直落山下,那遮天蔽日的白雾竟片刻间退得干净,一条青石路蜿蜒盘旋,由山脚而上。

这般容易许多,半柱香后,冒出稀疏的人影来。

可容易又让人不甘。

剑阁阁主拔剑出鞘,剑锋锋芒锋利无匹,劲力吞吐,剑光灼灼耀眼夺日月光辉,他却用的轻巧,一剑过收剑回鞘,地面上多出一道莫约百米来长十来米深的沟壑,深深不见底。旁人拿怪异的目光瞧他,偏生他一副清高冷傲的模样,目下无尘着实让人生气。

隐藏在广袖下的手握出一手汗珠。

总么破,在师弟地盘上大兴土木,会不会被冻成冰雕?一想起悲惨的未来,阁主清冷的眸子微微一沉,嘴角抿起,越发遗世独立风姿绝世。

哪个知道他一时冲动下的纠结?

人道道主主修水法,海外散修出身,嘿嘿一笑,声音沙哑,含着砂砾般粗糙:“阁主好剑法好修为,我却是不能让你专美于前。”手捏发决,一道水柱冲天而起,不出一时三刻灌满沟壑,波光粼粼,冰雪皑皑,与山顶又是一道天谴。

“……”

沉默的众人。

这样做,他们之前驱散白雾又有何意义?

道主收回手一拢长袖,闭嘴不言,左右已经这般,还能填满不成?过不来的统统滚回去!

问道峰峰主微不可闻叹气,手指取一截树枝,轻轻一弹,落于水面之上,遇水就长,顷刻一座木桥横贯两头,凭空多出一条路来,他转眼看两位大乘期的高手,目光温和沉静:“此桥由蜉蝣木所搭,非心志坚定有大毅力者不可上。”蜉蝣木生长于浮游虫聚集处,浮游虫朝生暮死,期间种种喜怒哀乐皆注入蜉蝣木,此木为问心寻道磨砺道心的好东西。

众人隐去身形耐心等待。

一批先行者上了蜉蝣木,脚刚踏上去,没行走两步,平地里身形一晃无端端栽倒入水,一阵扑腾后没了生息。

水面波光粼粼,水下深不见底,唯有模糊阴影游弋巡回不怀好意虎视眈眈。

放水的道主好不得意:“此水取自罪恶之源,渊中恶水由怨气所化,但凡心术不正者落水五怨缠身六恨难脱,哪怕是元婴修士,也只能落得身死道消。”

毫不恶毒。

可是,以根源上来说,这与道修考研人的情思泉水有何区别?多谢残暴,兄弟,其实你是道门散仙夺舍重修的吧?

众人目光隐晦同情扫过他,目光又放回场中。

冰雪嘎吱嘎吱声响起,第二批人到来,莫约十来人,年少者数人,年长者□□人,修真者第一眼瞧的还是年少者,孩童懵懂,先天之气未失,灵根方成,纯净之体,而年长者岁月磋磨,周身灵根已定,先天之气尽消,除非是大毅力大智慧或有奇遇者,否则就是双灵根也难走出一条大道来。

第二波较为年轻,更有人使出修真手段,手中光芒闪烁召唤出长剑,剑身嗡鸣,化作两米长,脚踩长剑飞离脚面数米刚到水中,剑身陡然颤抖光芒一闪明灭不定,急速掉落入湖中,那人惨叫两声没了声息,水面上弥漫出浓重血色,翻滚中黑色鱼尾一闪即逝,这一下,就是那些小门派的修真弟子也噤若寒蝉老老实实走上桥面不敢再使手段。

隐身于半空中的道主冷笑两声,拂须不语。

修真路途艰险,无论修仙还是修魔,非大毅力不可,心志坚定淬炼身体,炼心为第一重要,怎可糊弄?

与其日后被人杀人夺宝,不如现在早早死去投个好胎。

修仙者显然也是这般认为。

第二波人走过半数,又有两三人落水,更有甚者开始倒退,后退三步,脚下不稳,瞬间跌入水中,原来退也是退不得。

日上三竿,雪山寒风起。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