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_第九章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第九章

龙傲天嘴里嘲讽,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

他难道比唐逸差?

他不比唐逸差!

前世地球灵气匮乏,他练体强悍,甚至各国杀手都不是他对手,堪称单兵之王,他曾孤身一人诱敌入沙漠三月,数百中东份子被他一个一个宰杀干净,最后成功离开沙漠鬼城,他不缺毅力,更不缺天分!

他绝对会比唐逸强!!

你想变强……

混沌中有声音浑厚低沉。

他记得这声音,得到兽神传承与兽歌时,这个声音曾经问他,你想再活一次?

活……

他是已经死过的人,被国家抛弃,被战友抛弃,被红颜知己抛弃。四肢尽断,孤零零躺在泥泞中等待死亡,那种感觉记忆犹新,一辈子也忘不了,绝望,痛苦,天空就像一张黑漆漆的口,活生生吞没他,他不甘心,一生强悍一生傲视天下,结果他什么也没有。

小弟?

小弟因为被他抢了女友而憎恨他。

红颜知己们?

人数太多,有些他连脸都忘了。

信仰?

红旗下以拳抵胸以热血发下的誓言消磨在意气风发年少轻狂中,色与权力,如刮骨刚刀,一刀一刀刮去骨子里的信念。当勇敢变成冲动,正义变成固执,自信变成狂妄,爱情变成滥情,他还剩什么?他什么都不剩!!

他只有师尊,可现在,连师尊都有人跟他抢!

孰不可忍!

心口热血上涌,脑袋突突突的跳。

那些愤怒,那些怨恨塞满胸膛,化成一块块沉甸甸大石头压得他喘不过气,兽血沸腾,属于野兽的部分横冲直撞想冲破这具人类的躯体,他勉强撑着一份理智逃到屋外的空地,怒吼一声:“唐逸你出来!”

唐逸跟了出来。

年幼却身姿矫健,一身黑色劲装,背背模样古怪的□□,箭囊里十二支箭,箭尖乌黑,泛起幽光,显然淬了剧毒。

龙傲天大吼一声,后脚蹬在地面扬起灰尘,地面深陷三寸,人飞射向唐逸,五指成爪,指甲长出半寸,亮白如钢铁,一抓下去,带着罡风,就要将唐逸撕裂成两半。唐逸面色不变,一手反探身后,只听见机括叮咚一响,完全展开的劲弩瞬间射出三支毒箭,直袭龙傲天门面。

他与龙傲天必然有一战。

他要让师弟知道,师弟永远只能是师弟,想要染指师尊,你得问问师兄答不答应。

龙傲天利爪一挥,挑飞三支毒箭。

暗色光影一闪即逝。

浮光掠影。

孩童身影一闪消失,下一刻出现在少年身后,手一抬,五箭齐发,箭头包裹乌色光泽,发出凄厉尖啸。狠狠撕开龙傲天的护体真气,噗一声,血肉横飞,箭头扎进胳膊里,肉眼可见,箭头上的毒顷刻间蔓延半个胳膊,手臂麻木的失去知觉,这只手,怕是要废了。

能够伤到筑基期的毒不多。

但唐逸擅长配毒,毒中夹杂他独有的天罗诡道内力,极其可怕,修为在他之下者,只要沾染一点,就如同磷火,只有烧尽体内丹气才会罢休。龙傲天怒吼一声,声音开始变得尖锐,直冲云霄,音波凄厉,如九天龙鹰愤怒的尖啸,他的脸上开始生长出白色毛发,眼睛呈金黄色的竖瞳,冰冷无机质,身躯膨胀,肌肉暴涨,整个人化成一只白色的兽,似虎非虎似狮非狮,三米来长的巨兽身后甩着钢鞭一样的尾巴,拍在地面激起灰尘,四肢趾爪有钢铁一样的爪子,扣在地面划出深刻的痕迹。它扬天长啸,树下的龙鹰发出和声,尖锐狠辣,白兽飞跃,速度极快,完全不符合这具庞大的身体,几乎赶上浮光掠影的速度,唐逸躲避不及,半个身体被撕开血淋淋的口子,血如泉涌。

两人是真动了杀机。

白兽悠哉舔着爪子上的鲜血和丝丝皮肉,缓缓抬头,眼中金光暴涨,满是杀气和兽性。

这爪子可比唐逸的毒要痛的多。

孩童倒抽一口冷气,右手点上穴道,紧急止住血,就这一会儿工夫,白兽再度发难,腾空而起,夹杂雷霆万钧之势扑来。

呵。

他成软柿子了?

唐逸在腰间一抹,手里多出一个金属圆筒,铜口对准白兽,扣下机括。

漫天细如牛毛的针语激射而出,无数无形无色的针扎入白兽体内,无处可躲,无处可寻,能撕开真气,一入体内立刻冰消雪融,如泥牛入海,无处可寻找踪迹,白兽似有些困惑,唐逸会拿出无害的东西?那些针扎进身体也就一点微痛,野兽形态智商不大好使,白兽一甩脑袋,再次扑上去。

唐逸眼神冰冷,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果然。

白兽还未到跟前,陡然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

不同先前的提升气势,这是真真正正的惨叫,痛不欲生,身体上无数细小的伤口喷出血来,筋脉蜷曲,那些针就扎在最接近紫府的地方,极为柔软,如跗骨之蛆缠着筋脉不放,生生要搅碎了去。它现在就是抽走骨头的鱼,软成一团,发出一声声哀嚎,痛不欲生,这还是唐逸手下留情的结果,唐门的暴雨梨花出手绝不落空,两人一个兽形搏击,一个暗器诡道,他还没用上真元力,要是用金丹去压制,只怕更容易些,当然,这只是龙傲天对上唐逸的情况下,换了别的金丹期,龙傲天是绝对能撕裂对方的。大师兄之所以是大师兄,压箱底的手段还是有的。不服?大师兄祖传的手段,专治各种不服!

唐门数百弟子他都压得住,更何况一个小猫?

这次换唐逸慢条斯理收起放空的暴雨梨花针。他刚收回针筒,耳朵一动。

“吼……”

他惊讶的看着白兽,白兽已经变成人类形态,浑身泡在血水里,狼狈惨烈,可他居然站了起来!浑身筋脉剧痛,血流不止,伤痕累累,少年依然守着尊严与固执,一步一步,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向唐逸,他不服!就算大师兄专治他也不服!他是兽神的传承者,骨子里流淌着不屈的血脉,敌人强大吾等也绝不屈服!宁愿战死也绝不苟活,战战战!流尽最后一滴血,也要战到底!!

他扬天怒吼。

吼声化作一首战歌。

兽人战歌。

兽血沸腾,分分钟狂化。

脚践踏地面,大地颤动,旁边小池塘水面激荡,蛟惊慌冒头,瞥见狂化状态满身是血的龙傲天,竟然呜咽一声缩回头躲进水底。龙鹰不安挥动翅膀却不敢越雷池一步,正值旁晚,日月当空,月色暗淡太阳昏暗,大地震动天空同样出现异变,日与月竟然被血色所吞没,天狼啸月,群山中传出一阵一阵狼群的长啸,就连村子里有狼血统的狗也跟着凑热闹,婆婆家养的小奶狗居然在门口伸出脑袋冲唐逸嗷嗷嗷的叫唤。

……(#‵′)

别以为叫了帮手我就不打你!

唐逸真怒了,暗器不要钱甩出去,漫天花雨的手法遮天蔽日。

“嗷嗷嗷。”

龙傲天嗷嗷惨叫就是不肯倒下,伤口开了好好了开。

*不断打磨,直到紫府的雾气凝结成丹,天空一道横雷劈下,直接将他劈晕。

金丹雷劫。

就这么一道,唐逸的份儿顺便一起给他劈了。让你没事天狼啸月,吵的人不得安生!

两败俱伤。

师兄弟二人十分狼狈,龙傲天吐了口带血的唾沫:“妈的,老子也结丹了,师兄弟之名我不服,再打过。”唐逸瘫坐在地,身上伤口结痂,闻言冷笑:“再有下次要你命。”用孔雀胆的毒配上龙血珠,看你死不死!龙傲天不甘心呀,小宇宙爆发,金丹也成了,他还不是唐逸这小子的对手,唐逸年纪小,可居然后来居上,他早该在上山的时候就弄死这小子,免得现在给自己添堵,别以为他不知他的心思,小小年纪,心怀鬼胎,哪来这么多心眼,他真不甘心呀!

少年叹气。

他好不甘心!!!

“我不甘心啊!!!”

这一声,像是要把满心的愤怒和不甘吼出来一样,惊起林中无数飞鸟,那只小奶狗呜咽两声,迈着小短腿跑到龙傲天身边摇着尾巴舔着他的脸,这厮还特意绕了一圈避开唐逸。大王别哭,等小的长大了替你咬死他!龙傲天哈哈大笑,那份郁气出之一净,他揉揉小狗的头,目光锐利,对着唐逸说道:“输给你我认了,只是你记得,我不会服气,大师兄这位子占时给你,待到日后我定会夺回,师尊身边,只要有一个贴心的徒弟就够了。”所以你呀的小屁孩去玩泥巴吧!

小孩儿擦干净千机匣上的血,头也不抬:“你尽可试试。”

麻痹,你能洗衣叠被暖床做饭带孩子吗?

你能做师尊的家务小能手吗?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