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_第十四章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苏晚枕有个师兄。

幼年时被抱上山,师兄们都说他的师兄不在了,他师尊也是这般说,咬牙切齿,愤愤难平,每每说起师兄,总是目光冷漠而悲哀,但他却能从中窥见一丝软弱和心痛。

他的师尊,走的是流年冰雪剑道,心若寒冰,观雪山岁月千载流逝终成剑道,他的心比任何人都要冷漠,可这样一个人,对大徒弟的下场久久叹气默然不语。

苏晚枕有一个秘密。

谁也不知道。

剑阁上下都不知道,其实,他见过他的师兄。

那个一个笑起来阳光灿烂的青年,眉眼飞扬,半夜偷偷上山寻到山洞里蜷曲一团的孩子,给他生火,给他渡真气,给他糖吃。

师兄的手很暖,柔软修长,师兄的眼睛很亮,温软干净,师兄的真气很温柔,带着浩然正气和春风般的柔和。

观苍梧雪山初春时第一抹嫩绿生机而成的剑道。

师兄会抱着瑟瑟发抖的他轻轻唱着生涩的歌谣哄他入睡,师兄会在他睡着后沉默寂静最终微微叹气。他对苍梧山还有留恋,割舍不下羁绊,流念不去。

他记得初见时,他又冷又饿,浑身没劲,下意识运转一丝浅薄的心法,黑暗的洞中,突兀的亮起光芒,那人就在光芒中惊讶的看着他,喃喃:“师尊刚收的徒弟?”

似是失落又似满足。

他摸摸他的头,微笑:“师弟将来可要好好孝顺师尊哦。”

他的笑容,比光芒更加明亮,黑暗中的孩子忍不住闭上眼眼眶发红。那只手,揉着他的头,带着温柔。

那是他的师兄。

整整三年。

他怀着隐秘的心思不曾告诉过旁人,甚至连师尊都不曾告诉。

因为师兄,是入了魔的。

求而不得,辗转反侧。

最终入魔。

清冷高贵如谪仙的师尊与入魔背弃师门的师兄之间,相隔何止天地之遥?

今日一见,师兄像个真正的魔道。

他的真气他的剑法都是魔道,诡异邪魅,并非他们瞧不起魔道,道为魔,心为正便是正道。道为正心为魔,那就是魔道!

师兄的心,只怕也是不纯的。

黎明的风本该是寒冷,可天下大旱,初升时云后泄露出的一抹阳光都炙热的可怕。他心神不定的走在宫殿的回廊上,那人消失后,宫中大火四处燃起,失去控制的旱魃怨气化为雾气雾气又凝聚出怨火,火星落在屋檐和草木上顷刻间燃起熊熊大火,遇水不灭,反而更加凶悍。

宫人奔跑四散。

御林军也拿这火没辙,不断后退。

在一大群人的簇拥下最先逃出来的是先帝皇后,如今的太后,手握大权,垂帘听政,朝中俱是后族天下,小皇帝懵懵懂懂,不知世事,国舅说他,他就傻乎乎的点头,头一点,不知多少清官名士脑袋落地。

不见小皇帝。

后宫中有不少低位失宠的妃嫔没逃出来,跟着侍女一同被火火烧死。

只怕小皇帝也会有如此下场。

太后柳眉一竖,脸色冷厉,怒斥:“没用的东西,还不去寻陛下?”

满宫的奴才跑动起来。

小皇帝一丢,天下必然大乱。

现在虽说也乱,可毕竟有块遮羞布在,老一辈的臣子固执的相信只要熬死太后,将来的小皇帝必然如同他父亲一样贤名。

小皇帝是由太后教养长大,太后又是出名的心狠手辣。

小皇帝就是大凤朝最后一块镇压石,他时时刻刻提醒那个些老臣曾经的辉煌。

方太后只是凤家的媳妇儿,这政权迟早有一天要归还给小皇帝。他们却不知权力滋生的贪婪和*是何等可怕。

为了权力,亲生孩子又算得了什么?

满皇宫乱糟糟,大火,呼喊,哀嚎以及禁卫军们寻找人奔走时的脚步声交织在一起。

焦黑的尸体,拖出来一具又一具,冷硬如方皇后,心头忍不住一凉。

儿子要是没了,不说别的,至少南边的大军她是压不住的。

镇南王可不是个好相与的,没有先帝血统的皇帝他可不会承认。

苏晚枕刚收完东边的怨火,转角那孩子就一头栽进到他的怀里。

小小的孩子,莫约十来岁,一身黄色的锦袍,脸上脏兮兮,看起来狼狈的紧。

他意识接住他。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