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5章 不死的少女(1/2)

1

刘十三和智哥面对面坐在地上,中间搁了个电磁炉,翻腾着叫来的火锅外卖。智哥拿筷子搅拌搅拌,说:“失恋了,你现在是不是很难过?”

刘十三点点头:“脑海一片空白。”

智哥说:“那不如借酒浇愁吧。”

话音未落,门砰一声打开,两箱啤酒叠在一起,凭空移动,左摇右晃撞进宿舍。

智哥噌地站起来:“我是不是眼花!”

刘十三看到啤酒箱下打战的一双细腿,沉声道:“不是的,我怀疑有个朋友来了。”

也不知道程霜哪儿来的力气,两箱二十四瓶青岛纯生,硬是抱到目的地。智哥眼明手快,冲上去卸下一箱,露出程霜的笑脸。

程霜擦擦汗,说:“我只知道几号楼,差点没找到。幸好闻到火锅味,跟着味儿还真走对了!”她拍拍刘十三肩膀,说:“看到我是不是很高兴啊,哈哈哈哈哈……”

刘十三点头说:“是啊是啊,哈哈哈哈哈哈……”

刚笑出声,刘十三又警觉地调整表情。为了借酒消愁,此刻愁的心态必须稳住。说来真的奇怪,人在很悲伤的时候,怎么就那么容易笑,搞得悲伤之外,还多了内疚。

放下啤酒,程霜白净的小脸红扑扑,眼睛亮晶晶,智哥难以自持,兴奋到了破音:“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程霜起开瓶啤酒,咕嘟嘟边喝边说:“我叫程霜。”

智哥抄起吉他:“我叫智哥,刘十三的兄弟。初次见面,送首歌欢迎你,歌名,《月亮代表我的心》。”

没想到程霜连连摇手:“别别别,我是九〇后,能不能换成周杰伦的《半岛铁盒》?”

智哥眨了眨眼,艰难地说:“那首我还没练,等我翻翻谱。”

程霜一挥手,说:“练个毛线,喝多了,什么都会唱。”

刘十三还没做出反应,两个人已经坐下来连吃带喝,啤酒噼里啪啦开了好几瓶。

宾客尽欢,只剩刘十三还没有进入状况。

刘十三把自己这种状态称为矫情。生活中常常会出现不合时宜的矫情,比如小时候大家春游,你头痛,但你不说,嘟着嘴,别人笑得越开心,你越委屈。

事实上没人得罪你,也没人打算欺负你,单纯只是没有关注你而已。

委屈到达一个临界点,当事人哇地哭出来,身边人莫名其妙,明明一块儿踏青野炊点篝火,大自然如此美好哭什么,难道触景生情,哭的是一岁一枯荣?

刘十三不想矫情,他硬着头皮想吃火锅吹牛皮,可心里的委屈拱啊拱的呼之欲出。智哥激动地说:“来,献给大家一首新歌,这首歌的名字叫作《爱情》!”

说完,他自弹自唱:

轻轻地,我将糟蹋你,请将眼角的泪拭去。

你问我,何时爱上你,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

我想大约会关你屁事。

终于智哥发现他的不对劲:“十三,你哭什么?”

火锅的雾气蒸腾中,似乎浮现起车窗上牡丹用手写的两个字,他看不清牡丹的面容,也追不上呼啸的火车。

程霜摸摸他的头:“别哭。”

刘十三说:“我没哭。”

说完这句,他眼泪彻底决堤。

他曾经教导智哥,男人不能娇气,可他的眼泪比任何男人都要多。智哥问过他,刘十三,你哭来哭去不惭愧吗?

刘十三告诉他,别人哭,是因为承受不了某些东西。他哭,是能承受一切痛苦,但总要哭哭助兴。

此刻他在两个朋友面前哭得稀里哗啦,程霜往嘴里塞油面筋:“唉,跟了他一路,就怕他做傻事,哭出来就好。”

智哥沉默了下说:“十三,你不要难过,我很快要去南京参加比赛,你要是想她……我就帮你多看看她。”

程霜说:“那有什么用?”

一句话戳进刘十三的心窝,他说:“是啊,有什么用,做什么都没用了。”

程霜啪地一拍筷子,说:“怎么就没用了?做什么都没用,我早就死了。刘十三,你还活着,怎么说没用。你要是舍不得,去找她。”

刘十三和智哥都被程霜的气势吓到,智哥说:“牡丹去南京了吧。”

程霜拿着手机说:“南京哪里?”

刘十三报了牡丹学校地址,程霜在手机上戳了几下,将屏幕转向刘十三,她口齿清晰地说:“从京口科技学院,到江南师范大学,距离一百六十公里。”

刘十三泪眼模糊地看屏幕,她说得没错。

程霜说:“来去不过一晚上,走,我们去见她。”

智哥兴奋地砸吉他:“去南京,去南京。”

刘十三目光呆滞地看着他们,发现两箱酒居然已经喝完。不管什么时候喝完的,他们此刻肯定都喝大了。

刘十三苦笑:“别闹了,现在哪儿还有火车。”

程霜猛地站起来,居高临下:“我俯视你!”

一边说,一边把脚踩在刘十三肩膀上。

智哥说:“我也俯视你!”

一边说,一边把脚踩在刘十三另一个肩膀上。

刘十三肩扛两脚,像倒扣的香炉,缓缓地说:“真的没有火车了。”

程霜和智哥齐声喊:“打车!”

被两只脚踩着的刘十三心想,怪不得人们说青春是轰轰烈烈的。

轰轰烈烈这四个字,一听就知道是团伙作案。

2

如果他孤独一人,今晚应该躺在床上,通宵默默淌泪,睡到腰肌劳损。现在风那么大,路那么长,三人结伴出发,奔向黎明,这辈子必须诞生传奇。

高速公路在冬夜无限拉伸,探照灯射穿雪花。两个醉酒的人上车就睡,只剩刘十三头靠着车窗,呼吸在玻璃上忽明忽暗,慢慢恍惚。黑暗像一场梦,他随时随地会做的梦,梦里奔行在隧道,不知道是山林长成,还是水泥搭建,但同样幽深。他能不停向前,因为有人吹着柳笛引路,似乎走到头就是一扇木门,推开后灶台煮着红烧鱼。灶台比他还高,那人放下柳笛,给他喂一口鱼汤,鲜掉眉毛。

飞雪夹杂冰碴,越来越薄,开进南京城的时候,变成淅沥沥的小雨。出租车停在江南师范大学门口,已经清晨七点,丑的女孩还在睡觉,一部分美女刚刚准备卸妆,一部分美女已经开始化妆。

智哥感叹:“原来美女倒垃圾也会穿高跟鞋,真是红粉骷髅,我愿意粉身碎骨。”

程霜安慰刘十三:“我们也不算白来,一会儿见不到你的前女友,我们就帮你找个现女友。”

智哥发现他们三人的外套皱巴巴的,溅满泥点,沉吟着说:“要不我们换套衣服再来。”

程霜断然否决:“换什么换,都是二十左右的年轻人,让她们看看贫穷的风采。”

3

站到女生宿舍楼下,刘十三羞涩地说:“别这么高调,你们在旁边等我。”

出租车上刘十三默默斟酌,见到牡丹不知是喜是忧,但两个朋友在场,很有可能言不由衷。这种情况,独自面对比较好,让真情静静流淌。

谁知朋友们根本没听他发言,程霜担忧地说:“也不知道要等多久,我想去买些包子,又怕走开会错过时机。”

智哥安慰她:“没关系的,你尽管去,帮我带两个,我盯着。”

程霜说:“包子有点干,再买点南瓜粥。”

刘十三大怒:“买三斤茶叶蛋噎死算了!你们这么娱乐,难道是来看戏的?”

智哥大悟:“茶叶蛋不错啊,我们一起去。”两人眉开眼笑往食堂走,刘十三张张嘴巴,周围女生的喧哗声涌过来,他顿时感觉到了客场危机。

刘十三摇摇头,又不是来打架,为什么汗毛都竖了起来?

旁边一名女生经过,斜着眼睛:“他干吗?”

第二名女生说:“谁的男朋友来送早饭的吧?”

第三名女生说:“更像备胎。”

下楼的女生越来越多,目光直接扫射慌张的刘十三。小雨渐大,泥水横流,女生们欣喜不已:“这么大雨,你们说他会不会走?”

“走了我看不起他!”

刘十三准备躲雨,听到这话也只好收回脚步,原地不动。

“不走的话肯定脑子坏了。”

刘十三听完,身子一晃,女性观众又有人暴喝:“就知道他坚持不住!”于是刘十三走走停停,左右为难,全方位淋了个湿透。

正在舆论中彷徨,程霜、智哥打伞跑来,刘十三大喜,要去投奔他俩,接着目光穿过拎着包子的程霜、护住头发的智哥,穿过人群,直接看到一朵天蓝色的牡丹,嫩黄围巾,明亮如同盛开时抱到的一缕朝阳。

她白皙的脸冻到透明,没有擦发丝滴下的雨水,因为她的手正被握在另一双手中。握住牡丹手的人个子挺高,一米八,小平头,长得像隔离带的安全桩。

小平头对牡丹说:“快进去,我下班接你。”

牡丹说:“嗯,回去开车小心。”

刘十三第一次听到这么甜的声音,而且是从牡丹嘴里传出来,甜到发齁。他熟悉的牡丹不是这样说话的,牡丹会说,“好。”

那么多次,她不惊不喜地,平平淡淡地,说,我走了。

她不会提问,懒得回答,她对刘十三用得最多的语气词是,哦。

但应该毫无波动的牡丹,仰着脸,雨水打湿她笑眯的睫毛,软软地说:“嗯,我这不是跟你来南京了吗,我还能去哪儿。”

日你妈又一个“嗯”!跟他说“哦”不行吗!你什么时候下载了新的表情包!

刘十三艰难地走向回忆,寸步难行。包子双人组觉察刘十三的脸色,再顺着他目光望去,顿时明白了一切。

智哥喃喃自语:“这个情况,一目了然但不知道怎么下手。”

程霜把伞和包子塞给智哥,直奔那一对离别的男女,被刘十三抓住手腕。刘十三勉强冲她笑笑:“我自己解决。”

程霜果断转身,智哥看她连扭两个方向如此干脆,困惑地问:“你转啊转的,转呼啦圈吗?”

刘十三离牡丹越来越近,程霜说:“不能插手,换成是你,发现被戴了绿帽子,你会不会请大家一起戴?”

智哥陷入认真的思索,程霜说:“我们等等吧,男人的事情,男人自己解决。”

牡丹的笑容消失了,跟刘十三一样面无表情。

小平头夹在当中,脸色相当精彩。围观群众可以看到,他在数秒之间完成了疑惑,很疑惑,非常疑惑的情绪表达,像在解一道立体几何题。

牡丹问:“你怎么来了?”

刘十三问:“他是谁?”

小平头也问:“你是谁?”

三个问题无人应答,却把紧张的气氛层层推向高潮。

屋檐下女生低呼:“开始了开始了。”在场所有人仿佛等待歌剧开场,保持了客套的安静,但按捺不住期待的神色。

就在对峙三人沉默的间歇,女生宿舍五层楼窗户全开,顶着各种发型的脑袋探出,又缩回去,然后打个伞继续观看。

小平头首先沉不住气:“他谁?”

牡丹说:“我以前同学,找我有点事,你先走,上班别迟到。”

小平头是有智商的,他不可能走,开始回答刘十三:“我是牡丹男朋友,你找她干吗?”

二楼顶着毛巾的女生喊:“音量大一点!”

小平头估计听到了,真的大声重复一遍:“我是她男朋友!你找她干吗?”

这个体贴的举动降低了观看门槛,博得观众的好感,有人说:“看来那个172公分是想挖墙脚,被180公分撞到了。”

旁边有人提问:“为什么挖墙脚的172公分好像很难过?”

立刻有人解答:“注意观察墙脚,显然不喜欢被他挖,这么失败当然难过。”

刘十三没有搭理小平头,盯着牡丹:“为什么不告诉我?”牡丹没说话,他低下头:“你早点告诉我,我也不会缠着你。”

小平头怒槽满了,虽然他增加音量,面前两人却没跟他交流,他只好动用肢体语言,揪起刘十三的衣领。

四周一片高兴的欢呼。

小平头说:“你什么意思?”

牡丹也低下头,眼泪流到鼻尖。刘十三的心越来越痛,不再逼问,努力缓和地对小平头解释:“我不知道你们在一起多久了,但就在昨天,我还是她的男朋友,两年的男朋友。”

他冲牡丹笑笑:“没关系的,我过来就是跟你说句再见,昨天火车开得太快,我没来得及。”

刘十三觉得这几句话基本得体,交代关系,解释剧情,甚至非常礼貌。围观群众纷纷面露不屑,对刘十三的角色设定感到失望,还好小平头能推动剧情,他大笑一声:“你开玩笑吧,你算哪门子男朋友,她大一我就认识,每晚都跟我睡在一起,你算个什么东西?”

小平头用手指戳刘十三胸口,一戳一顿:“你,算,个,什,么,东,西。”

刘十三一阵恍惚,想起这两年的许多清晨。

许多清晨,他站在校门口的站台,等牡丹回来。雾气没散,她从雾中跳下车,轻盈地向他走来。

他从没问过,也许勤工俭学上夜班,也许朋友家过夜,也许亲戚在城里有房子呢。没什么好问的,他这么告诉自己。他突然明白,那些清晨他没有问,其实是从牡丹眼神中读到,你别问我。

他根本就是知道的,一旦问出口,他就再也无法站在站台,等待那辆车了。

想念在雾气中游荡,往事也是。全部扭曲,飘忽,呈现空旷的画面。

牡丹紧张地拉着小平头:“不要说了,你先回去。”

小平头看到刘十三一言不发,失魂落魄,已经被他完全轰碎,决定继续演讲,对牡丹说:“回头跟你算账。”

他对刘十三说:“我警告你,以后不要再缠着牡丹,见一次打一次。”

他对围观群众说:“看什么看,这个智障有什么好看的,改天请你们吃饭。”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雪鹰领主天眼人生灾厄纪元赖个兽人当饭票(BL)大海贼克洛克达尔他从火光中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