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9章 水带走的消息,风吹来的声音(1/2)

1

大清早,蝴蝶满院子扑腾,刘十三在桃树下睡了一宿,思绪混乱。王莺莺看到球球并没有惊奇,刘十三松了口气,如果王莺莺认识小骗子,接下来就好办了。

这是他的一厢情愿。

“他是谁?”

“爸爸。”

“那我呢?”

“外婆。”

“不对,我是爸爸的外婆,那你应该叫我什么?”

球球大惊,包子叼在嘴里,掰开手指念念有词,没找到合适称谓。

王莺莺说:“爸爸的外婆呢,叫太婆。”

球球立马跟进:“太婆。”

王莺莺笑眯眯地说:“对,乖囡。”

刘十三刷着牙,嘴里喷出泡泡:“哪边对了?我又不是她爸爸!”

“别人喊你爸爸你不高兴?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当爸爸?你能当爸爸吗?”王莺莺一脸惊奇,逻辑清晰,发出灵魂三问。

刘十三不能服输,挥舞牙刷:“我为什么不能!”

王莺莺喝了口豆浆,冷笑:“那你有本事试试。”

球球啃了口包子,冷笑:“没本事就算了。”

一老一少吃饱喝足,齐齐冷笑,看起来真像一家子。

把王莺莺拖到竹椅上,用蒲扇给她扇风,刘十三严肃中透着谄媚:“你不要胡搅蛮缠,到底知不知道这小孩谁家的?不送回去,她会赖着,吃你的用你的,还告你拐卖儿童。”

王莺莺说:“那就这样吧。”

什么叫那就这样吧,王莺莺是不是老年痴呆!刘十三气得扔了扇子,呼哧带喘说不出话。球球贼头贼脑跟来,扯扯他衣袖:“爸爸,我不是白吃白用的,球球很能干,你有什么事,我都可以帮忙。”

刘十三说:“走开!你这个骗子!”

王莺莺嚓地点着一支烟:“哎?你不是卖保险的吗,带个小孩一块儿卖,人家心一软,说不定就答应了。”

刘十三看看王莺莺,又看看球球,突然怀疑她们其实早就认识,自己掉进了一场阴谋。

院门砰地推开,程霜风风火火闯进:“外婆早上好,外婆太美了,特别有气质。”

球球举起一个包子:“妈妈吃早饭。”

程霜接过来,怒目圆瞪刘十三:“你这个人,怎么婆婆妈妈的,一点小事都解决不了,简直不思进取。”

“我怎么了!”刘十三正在打理文件,整个人爆炸,放下公文包,准备还嘴。大家没给他反击的机会,王莺莺叼着烟开始盘货,程霜抓了包子油条,拔腿就走:“我去上课,放学再来,外婆再见。”

2

时隔多年,镇上除了一些家传的老门面,开起烤肉店、寿司店、奶茶店,甚至还有家独立设计师服装店,不知道是哪家孩子学成归来,脑子发昏开在这儿,带起一波败家的节奏。

王莺莺说,前几年镇上花了大代价,铺设下水道,家家户户用上抽水马桶,终于不再往沟渠排污,保住了河流。垂柳轻扬,小镇依然明亮清秀,越住越长寿。

这些刘十三感受不到,他并不是观光旅行的文艺青年,望着街边的灰墙黑瓦木门,心中嘀咕,能找到数量足够的乡亲,卖掉一千份保单吗?

刘十三和球球并排走路,一高一矮,球球奋力跟上脚步,说:“你找牛大田啊,现在九点半,他不会在赌场的。”刘十三将信将疑:“你知道他在哪儿?”

球球嗤笑一声:“不然你以为呢?难道我们的相遇是个偶然吗?”

这孩子电视剧看多了吧,说话这么文学。刘十三忐忑地问:“不是偶然吗?”

球球说:“就是个偶然。”

刘十三无言以对,随着球球掉头。

全镇人民陆续起床,上班的上班,游荡的游荡,年纪大些的捧着饭碗,看刘十三跟在小不点后面亦步亦趋,吃得津津有味。

小不点背着双手,老气横秋:“其实全镇最有钱的不是牛大田,是你们隔壁老李。别看他整天修修破表,柜子里一块就值好几千。胡瓦匠老婆生意做大了,看不上他,两人正在闹离婚。曾继媛厉害,全家都听她的。刘刚不声不响,偷偷把货车赌输了。狗品见人品,曹伟怡养的大黑狗那么凶,长大肯定嫁不出去……”

刘十三愣愣说:“你天天听八卦,不用上学吗?”

球球高深莫测:“我不喜欢上学。”

刘十三问:“十一的平方等于多少?”

球球一反常态,沉默不语,刘十三再问:“ABCD后面是什么?白日依山尽的下一句呢?”

球球恼羞成怒:“你要不要找牛大田了?不找我回去继续睡觉。”

刘十三乐不可支,小东西看起来无所不知,但一点文化都没有!可惜啊,就算知道胡瓦匠夫妻闹离婚,对以后找工作有什么帮助呢?还不是每三个月换一家单位度过试用期。

刘十三兴致勃勃,说:“别不好意思,等第一份保单成交,我送你个书包,最新款,你自己选。”

球球斜着眼,狐疑:“真的?”

刘十三说:“我骗小孩子干什么。”

球球立刻要求拉钩,刘十三伸出手,球球认真地用自己小手指钩住,又费力地让大拇指跟刘十三的对上,努力摁了个印。

刘十三看她那么虔诚,突然想,她不会真的没上过学,也没买过书包吧?那双大眼睛里的渴望,比看昨晚那碗面更加强烈。

球球美滋滋:“说好买书包,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变。”

刘十三表示同意:“好,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变。”

球球一挥小手:“行了,现在保险单这个事啊,包我身上,出发。”

3

储蓄银行门口,球球拉住刘十三,做了个“嘘”的口型,两人藏在树后面。这里以前是供销社,童年刘十三放学后,跑到供销社营业部,趴在地面,用长尺搜刮柜台和地面的一条缝,平均两三天能刮出来几块钱。

供销社推平,储蓄银行建立,可惜里面存的钱没有一分是自己的。刘十三正在感慨,球球说:“来了。”

一个女孩身穿银行职工的衬衣,脖子系着丝巾,短发,白皮鞋,拎着袋子,从街道另一头走来。刘十三刚想问这是谁,发现女孩身后不远处,有人畏畏缩缩跟着。

球球努努嘴:“喏,牛大田,妈的胆小鬼。”

刘十三犯了嘀咕,牛大田昨天不可一世,按照他的作风,喜欢一个姑娘,应该直接强抢民女,怎么扭扭捏捏的?

球球尽职地解说:“走在前面的叫秦小贞,本镇大学生,估计和你一样,学校一般,城里混不下去,回来了,在银行做柜员。牛大田这个狗贼,好像暗恋她。”

刘十三点头,果然是暗恋,暗恋只能跟踪。此刻他太好奇了,把保险单忘到九霄云外,问:“秦小贞呢?她喜欢牛大田吗?”球球叹口气:“你们男人啊,难道看不出来?”

刘十三愤怒:“放屁,我肯定能看出来。”

他看了一会儿,秦小贞面色平静,走进银行,一次头也没回过。刘十三大惊:“我真的看不出来!”

他问球球:“那你们女人能看出来吗?”

球球微笑回答:“我是女孩,不是女人。”

刘十三死了跟她对话的心,牛大田走到银行门口,停步,躲在另一棵树后面。

行人不多,街边一丛丛栀子花,矮矮的,清香扑鼻。刘十三盯了半晌,快忍不住说话,牛大田行动了,迈出一大步,停顿,似乎在擦汗,接着猛地冲向银行。

银行门口出现人影,秦小贞走了出来,依然拎着袋子。说时迟那时快,冲向银行的牛大田一个急转身,人体漂移,踉踉跄跄踩空,滚倒在地。

秦小贞喊了声:“喂。”

牛大田翻身跳起,站得笔直,若无其事:“没事没事,你好你好。”

秦小贞手一伸:“拿着。”

牛大田下意识接过去:“什么?”

秦小贞说:“周末去看越剧吧。”

牛大田说:“啊?”

秦小贞说:“戏院贴了海报,茅式唱腔的,《五女拜寿》,一起去看。”

牛大田指着自己鼻子:“我吗?”

秦小贞说:“票都给你了。”

牛大田面色如常,说:“好的。”说完转身就走,没走几步,腿软了一下,赶紧去扶树干,喘了几口气,腿又一软,彻底瘫倒。

秦小贞还想说几句,结果牛大田已经瘫在路对面,她笑了笑,拎着袋子,转身进了银行。

4

秦家茶楼人声鼎沸,吃早茶的济济一堂,屋檐挂着几个鸟笼,摊子摆到街边。山货堆满墙角,卖菜的卸下扁担,也不吆喝,随手盖上菜篮,也进去点份豆浆油条。

刘十三挑张干净桌子坐下,把文件包放好,牛大田魂不守舍,说:“我有喜了。”

“你不是有喜,是有毛病吧。”

牛大田擦擦脸,再说一遍,同桌的一大一小才听明白:“我有戏了!”

刘十三倒杯茶,说:“恭喜你,要不要考虑为爱情买份保险?”

牛大田略带困惑:“爱情还能有保险?”

刘十三说:“你想,等你们结了婚,把重疾保险、财产保险、人身意外险什么的全部买齐,那么,无论你破产、车祸、得癌,秦小贞都能成为富婆,也算是爱情的一种证明。”

以前他跟客户这么说过一次,被追打出门,牛大田听完却没发火,反而很沮丧:“不可能,不是说我不可能破产、车祸、得癌,我是说小贞的爸妈不可能答应我们结婚。”

刘十三说:“有道理。”

牛大田充满希冀地望着他:“十三,如果你的保险,如果啊,保证我娶到秦小贞,多少钱我都买。”

刘十三刚想说没有,球球直接插嘴:“我觉得吧,个人看法,各退一步,你买全险,我们帮你追到秦小贞。”

牛大田一拍桌子:“成交!”

刘十三连连摇头:“小孩的话你也信,我做不到。”

牛大田冷笑:“本来就没指望你做到,我比较相信球球的本事。”

刘十三看向球球,这孩子究竟谁啊,黑白通吃。

既然大家想法一致了,行动需要计划,闲着也是闲着,这就开始聊吧。刘十三建议,看越剧当天,买通团长,《五女拜寿》高潮部分,不拜寿了,牛大田突然上场,掀开贺礼,不是寿桃,九朵玫瑰花,想必秦小贞无法抗拒。

球球呸呸吐瓜子皮:“土。”

刘十三:“那掀开贺礼,不是寿桃,九十九朵玫瑰花。”

牛大田说:“土。”

刘十三一口喝掉茶水,把茶杯啪地敲在桌上,大声说:“你们想,你们厉害,来来来,表现给我看啊!”

球球莫名其妙,问牛大田:“他生什么气?”

牛大田摸摸后脑勺:“生自己的气吧。”

球球嗑着瓜子,问:“牛大田,你喜欢她,她知道吗?”

牛大田一愣,结结巴巴地说:“大概……知道吧……”

球球点头:“嗯,每天上班你都跟踪。她生病,你往她家院子里丢药,被她家狗咬了。她生日你在河滩放烟火,放那么高,她看得到。所以我想,个人看法,她一定知道,你很喜欢很喜欢她。”

刘十三震惊,牛大田还有这些手段,比大学生强多了。

两个大人眼巴巴望着球球,她捏紧小拳头,砰地一砸桌子,斩钉截铁地说:“这一次,你就告诉她,你能为她做一切。首先,关掉赌场。越剧有什么好看的,年轻人要浪漫,说是看越剧,当天你放一把火,把赌场烧掉,烧出你对爱情的承诺,烧出你对爱情的狂热。”

全场沉默,刘十三冷汗涔涔,球球毕竟年幼,无知的话说起来一套一套的。你让牛大田烧光全部身家?你咋不让他投案自首,重新做人,来年高考,成为镇上一代知识分子呢?

牛大田不吭声。

球球继续嗑瓜子,无法无天的童年真是叫人羡慕啊,她继续说:“谁家女儿愿意嫁给没文化的流氓?要改变她父母对你的印象,必须烧掉赌场,重新做人,来年高考,成为镇上一代知识分子。”

牛大田直勾勾看球球,艰难地开口:“只能这样吗?”

球球跳下凳子:“口口声声说为爱付出一切,结果又嫌代价太大。刘十三,走,我们的保险不卖给他。”

刘十三发现球球只是虚张声势,拼命嗑着瓜子,其实为了缓解压力。

牛大田皱眉,球球咔咔咔连嗑三粒,她自己都没觉察,嗑瓜子的速度越来越快。她的小短腿抖得厉害,比以前刘十三自己等客户反应的时候,还要紧张。

刘十三想,她真的很在乎这笔订单。

牛大田思考很久,刘十三陪着发呆,球球瓜子皮嗑了一地。

无论如何,这份订单都是刘十三最成功的一笔了。因为他做那么多推销,客户听他讲完开场白,就会赶他离开。像牛大田这样陷入思索和纠结,他从未做到。

口口声声说,愿意为目标牺牲一切,其实呢,你究竟愿意付出多大代价?

一笔订单提成五百,你是否会用十天去了解他,用十天去接近他,用十天去说服他?

刘十三有些恍惚,想起牡丹,想起两年冬至之间,可以问她夜晚去哪里,可以学会吉他为她唱歌,可以发现她并不爱他的事实,可他用尽力气,其实都只是在重复等待。

等待而已,也叫努力?

是在等别人离开,还是在等自己放弃?

刘十三千头万绪,牛大田千头万绪,球球趁机要了屉小笼包。

5

小学翻新过三次,加建过两次,茶田围绕操场,郁郁葱葱。暑期补习,参与课程的是四年级以上的学生,校内人数不多,从校长办公室传来气急败坏的咆哮。

罗老师已成罗校长,教学的气势终于超过打麻将的气势,吼得眼镜都快掉下来了:

“迟到第几次了?昨天割猪草今天要喂牛,你家开了个动物园啊?还点头,那我晚上去家访,要不要收门票?”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雪鹰领主天眼人生灾厄纪元赖个兽人当饭票(BL)大海贼克洛克达尔他从火光中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