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10章 人间火烧云(1/2)

1

刘十三梦见了智哥。两人毕业前夕,坐在小饭馆,喝得面红耳赤。

智哥说:“我真正的音乐梦想是摇滚,摇出精气神,摇出对时代的呐喊。”

刘十三问:“摇滚高级,还是民谣高级?”

智哥说:“这个问题我至今没有想明白。语文老师告诉我们,天下职业不分贵贱,人人平等。过了几天家长会上又说,教师是神圣的,下边各行各业的家长纷纷点头。

“教书育人我同意比较神圣,那既然职业不分高低贵贱,大家都应该是神圣的啊,包括电梯里打着毛衣按楼层的大嫂。“后来发现,神圣的果然越来越多,医生农民科学家,一个比一个神圣。看奥运直播,解说员反复唠叨,神圣的奥林匹克精神。看篇稿子作者又提到,神圣的新闻职业道德,通篇金光四射,感觉像在祭坛上写的文章。电影绘画文学也神圣,写个评论义正词严歇斯底里,感觉手里握了面旗,鲜血染红的那种。

“我整个人开始大彻大悟,全人类都在神圣领域,就看你自个信不信。你要信了,那就是信仰。但从逻辑上只能你自个仰自个,毕竟大家都位列神班,你不能强迫房产经纪、网络营销、保险推广跪在你面前,他们一样拥有精神,就跟神圣的奥林匹克精神一样,你去问问他们的部门经理,他可以告诉你他们神圣的地方在哪儿。

“说实话,事到如今,我就赞同一件事,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你同不同意?”

刘十三点头:“我同意。”

智哥严肃地说:“好,既然你同意,那这顿饭大家AA吧,因为私有财产神圣不可请饭。”

做的梦比较辩证,容易昏沉。刘十三睡醒,天光大亮,手边耷拉着保险教材,笔早就滚落床底。最近球球选择跟他睡,动辄睡到他头顶,趴到他肚子,让他睡眠质量一天不如一天。

刘十三坐起身,球球双膝跪在写字台,小手撑着,聚精会神,贴窗往外看。

刘十三凑到边上,球球说:“嘘,动作轻点,知道什么叫听墙根吗?”

“啊?”

“没学过我教你,现在咱们就在听王莺莺的墙根。”

2

桃花树下站着一个老头,头发花白,白色短袖衬衣,一副金丝边眼镜,西裤熨得笔直。王莺莺扫地,示意他抬腿,老头往后退一步,恢复立正的姿势。

刘十三低声说:“老李头啊,你认识。”

球球咂咂嘴:“我镇大富翁,修表的。”

刘十三警惕地说:“老李头不会看上王莺莺了吧。”

球球摸摸下巴:“要是他想当你外公,那我过年也能多个红包。”

刘十三捏住她脸颊:“闭嘴!”

球球瞪大眼睛,小脸被捏得变形,依旧奋力辩驳:“老李头很有钱的,说不定能买你好多份保险。你想,多个有钱的外公,听起来没坏处。”

刘十三思索一下,松开手:“有道理。”

“嫂子,我得回去过中秋了。上次回去,我妹妹说,到了七十二岁那年,中秋一定要回去过。真快,五六年一转眼的,我就七十二了。”

王莺莺把笤帚往墙角一丢,拍拍围裙上的灰,蹲下来盘货,说:“应该的,飞机方便,你早该回去。”

老李头摘下眼镜,揉揉眼睛,说:“昨天睡得晚,一直想,都老成这样了,这次一走,可能就回不来内地了。”

老李头停顿一下:“要是没回来,那我就是死在对面了。”

王莺莺手里活停了下,继续拆箱子,拿出一包一包方便面,说:“我们有句老话,叶落归根,人一到岁数,逃不掉的。”“好多事情,昨儿一件一件想起来。我哥偷偷摸摸带你去看妈祖祭,把你弄丢了,全家找到天黑,结果你在海边睡着了。你们结婚那天,老家风俗是送花圈,把你吓的啊,怎么劝哭都止不住。”老李的声音有点哽咽,“我哥走得太早,答应他照顾你,你不肯。怎么像过去了没几天,没想到,其实一辈子过去了。”

王莺莺打断他,胡乱翻着东西:“哎,对了,你要不要拿点特产带回去,刀鱼我送不起,茶叶吧,你们家里人也爱喝茶。”

老李头拎起脚边布袋,掏出一个纸盒子,说:“老家寄来的,二十多年没吃过了吧,你尝尝。”

王莺莺呆了一会儿,镇定地接过去,手有些抖,迅速摆进货架。刘十三仔细看,盒子牛皮纸做的,淡黄色,扎了几道绳,写了三个字:凤梨酥。

老李头抬头,望望桃树,深深吸一口气,说:“走了。”

王莺莺说:“好。”

老李头转身,好像佝偻了些,走得老态龙钟,到门口回头:“有件事要麻烦你。”

王莺莺挥手:“好说好说,你讲。”

老李头说:“钟表铺带不走,只能麻烦你,帮我照管下。”

王莺莺点头:“这个小事情。”

老李头继续说:“房产证和赠予证明,我压在凤梨酥下面了,扎在一起。如果我回不来,送给你,卖掉也好,留着也好,你看着处理。嫂子,我走了。”

树叶被风吹得轻晃,阳光破碎,蝉声隐匿,像远方的潮水。有朵盛开的云,缓缓滑过山顶,随风飘向天边。刘十三以后才会明白,有些告别,就是最后一面。但这一刻,他听到的消息过于震撼,迅速问球球:“他的钟表铺值多少钱?”球球肯定地说:“大概值三个棋牌室。”棋牌室算多大的货币单位,她根本不懂,但三个似乎足以表达昂贵的程度。刘十三在屋内来回踱步,激动地说:“把铺子卖掉,我就能给全镇人民买保险啊!一千份保险,全搞定,没想到我的成功来得如此容易。”

球球跳下写字台,激动地说:“我们要发财了?”

刘十三虽然美滋滋,可良心怦怦跳动:“哎呀哎呀,总不能白拿人东西吧?”

球球一头栽进钱眼里,根本不想出来:“给乡亲们买保险有什么不好的!你就当为老李头做慈善!他会理解你的!”

3

院门带上,老李头走远了。王莺莺发了会儿呆,扭头看到刘十三和球球,一大一小,鬼鬼祟祟,扭扭捏捏。

她“哧”了声,一反常态,没有操起武器揍外孙。

刘十三箭步上去,给她捏肩膀:“外婆,李爷爷送你好东西了吧?拿出来分分。”

王莺莺没好气地打开他的手:“分什么分,别人的东西。”

球球眼神充满鼓励,刘十三继续谄媚:“我听到了,赠予证明都有,就是你的东西。”

王莺莺说:“我会帮他照看铺子,钱人人都要,但白拿的话,死都不会安心的。”

她这么一说,刘十三和球球发财的快乐一扫而空。幸好一个白痴,一个幼稚,王莺莺端上秧草河蚌汤、花菜炖肉,两人立刻就没什么不满了。

4

刘十三的日常生活已经固定,收集全镇居民资料,进行评估,挑出推销保险成功性比较高的,展开地毯式轰炸。球球和王莺莺提供资料,程霜分析,刘十三行动。几天下来,工作成绩还没看到显著提升,但他再次熟悉了云边镇。

童年的长辈,都两鬓染白。年轻人大部分去了异地,剩下的给茶园打工,少数继承祖业,绕着小小的店铺生活。

千禧年以前,越剧团来是件大事,在电影院演出,人山人海。那时放电影,除了学校包场,基本坐不满。因为收益差,影院老板平时直接改成录像厅,台上摆个电视机,门口箱子里一堆VCD碟片,两块一张票,自己挑碟子进去。逃课少年和无业青年,常常拎袋瓜子,一待一下午。

千禧年以后镇上多了网吧和KTV,电影院越来越正规,剧团来得少了。那些声名显赫的旦角名字,逐渐模糊,逐渐消失,刘十三只记得她们女扮男装,一袭长衫,苦读中状元,一回首神采飞扬。

周末广场前人潮汹涌,完全出乎刘十三意料。听闻是浙江省著名剧团,一票难求,云边镇人民爆发出了可怕的热情。

5

黄昏盖满山间,云边镇电影院内传出“磬哐磬哐”的锣鼓声,人们陆续进场,检票老头一张张撕下票根,偶尔看眼外面,那姑娘不是银行的秦小贞吗?外面站半小时,在等人吧。

槐树下,秦小贞抬抬手腕,六点半。她往东边张望,那方向有服装一条街,五金副食店,再远点还有浴室和茶楼。夏天太阳落山晚,这会儿露着紫红色的天际线,天空蓝墨水似的,她看的地方都亮起碎金般的灯光,亮成一串一串,等的人没来。

那就是不来了吧?秦小贞想着,凉鞋踩踩地面,画一个圈,那怎么办?总不能自己进去吧?两张票浪费一张,心里难过。

她轻叹口气,不远处有脚步声,惊喜地一抬头,眼睛里的光瞬间暗了暗,不是她要等的人,但确实是找她的。

“小贞,你怎么还没进去?”

问话的是秦小贞妈妈,新烫的头,挥着蒲扇赶蚊子。秦小贞爸爸看女儿不吭声,立刻目光四周扫扫,没发现可疑人士。

秦爸爸哼了声:“走吧走吧,一块儿。”

秦小贞偷偷往那个方向再瞄一眼,不情不愿:“里面闷,我等一会儿进。”

秦妈妈眯着眼看墙上海报,第一场《五女拜寿》,第二场《醉打金枝》,第三场《珍珠塔》,随口说:“你小姨刚刚打电话,要来看,没票,正好碰到你,你不是发了两张吗,给她一张吧。”

秦爸爸说:“还有一张票呢,拿出来,我打电话喊她。”

秦小贞咬着嘴唇想借口,多疑的秦爸爸板着脸,问:“票呢?”

“丢了。”

“丢了?一个信封里的怎么丢,昨天还看你放茶几上的。”秦妈妈皱眉。

“丢了就是丢了,只有一张票,小姨要的话,拿我这个好了。”秦小贞开始发急,之前期待某人快来,这会儿反而希望他别来。秦爸爸是退休工程师,预判能力极为出色,一看秦小贞的神情,推测真相:“你给那个牛大田了?”

秦妈妈后知后觉,才发现女儿今天穿一件白色雪纺连衣裙,以前她嫌容易弄脏,不怎么穿。今天秦小贞不光穿裙,还细细画了眉,淡淡涂一层唇彩。秦妈妈跟着猜到真相,痛心疾首:“小贞啊,你这是不学好,牛大田没出息的啊!算了,不看戏了,回家,我们回家好吧?”

秦妈妈拉她的手,秦小贞一言不发,寸步不移,低着头。

6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雪鹰领主天眼人生灾厄纪元赖个兽人当饭票(BL)大海贼克洛克达尔他从火光中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