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番外四(1/2)

成为幽州节度使夫人后,神容便一直待在幽州,数年间没有回过长安,也没有回过洛阳。

今年却有了机会。

这一年,幽州金矿开采丰足后放缓,蓟州城的民生也有了起色,山宗得到圣人诏令,赴长安述职。

春日的长安骄阳明媚,风暖云微。

赵国公府大门早早敞开,一排仆从侍门而立。

为首的伸着头往大门前的青石板路上看,直至远远听见一阵车马辘辘声,忙调头回府报信。

只片刻,府门内就又出来两人。

长孙信一袭月白袍衫,风姿不减,身后是飒飒一身胡衣的山英。

只他们出府门的这点功夫,车马声已至面前,一列队伍齐齐停了下来。

左右众仆从登时齐齐躬身垂首。

长孙信刚要上前去,山英已抢在了前面,朗声唤:“大堂哥,等你们许久了,路上可顺利?”

他们可是一收到消息就从自己府上过来等着了。

山宗自马上下来,掸一掸胡服衣摆上的灰尘:“顺利。”说着看一眼长孙信。

后者哪顾得上他,已然自行上前去车旁了:“阿容,还有小平姬和镇儿呢,舅舅来接你们了。”

委实也有几年没见了。开始因为开矿的事,长孙信还能常常往返幽州与长安两地,出入都在节度使府上,山英也时常一并待着。

后来望蓟山里诸事稳定,长孙信便将事宜交由工部下属官员自行料理,返回了长安。

直至如今,圣人下令放缓开采,往后去的机会便更少了。

长孙信着实喜欢小平姬,后来又多了个镇儿,两个孩子还不会走路的时候没少被他抱过,有时候甚至连山宗这个做父亲的都抱不着。

当初走的时候他也是依依不舍,如同惜别自己的孩子一般。

以至于他真正出发的时候,山宗竟还特地送了他一程,仿佛希望他赶紧回长安一般……

赵国公和裴夫人都坐在厅中,虽坐着,却总看向厅门。

很快外面有了脚步声。

裴夫人立即站起来,瞧见长孙信和山英走了进来,便知人是到了。

随即就见后面跟着进门而来的身影,正是她朝思暮想的,忙快步上前:“阿容。”

赵国公也起身走了过来。

神容朝她屈膝,又向父亲屈膝,抬头时眼里带着笑:“母亲,父亲,别来无恙。”

裴夫人拉着她手细细打量,她身着青襦绯裙,腰系双垂绣带,臂挽轻纱披帛,步摇在发间轻晃。

数年光阴,不长不短,她眉目璀璨,倒好似更明艳了几分。

“看你过得还好,我便放心了。”

神容看父母面貌也没什么变化,笑了笑说:“我当然过得好。”说着往后看一眼。

山宗跟在后面进了门,一身胡衣武服,长身挺拔立于厅中:“岳父,岳母。”

裴夫人看去,在他身上停留了两眼,如今总算不似以往那般故意给以脸色了,那也是看在女儿过得好的份上。

直到听见身旁赵国公嗯了一声,她才也跟着应了:“嗯。”

山宗看一眼神容,她看过来时轻轻挑了下眉,仿佛在叫他忍着。

他嘴角提了一下,对裴夫人这反应丝毫不意外,毕竟他当初可是将她的宝贝女儿就此带去了幽州,而后转身,朝后招了下手:“进来。”

后面紫瑞领着两道小小的身影进了厅内。

裴夫人看见一左一右而来的两个孩子,脸色顿时就好了,松开神容亲自迎了上去。

小平姬和镇儿皆身着锦衣,颈上围着软软的护脖,衬得两张小脸粉白圆润,停在那儿,恭恭敬敬向她和赵国公拜见:“外祖父,外祖母。”

“快让我好好瞧瞧。”裴夫人早就想亲眼看看两个外孙,今日才算见到了,见他们如此明礼,忙一手一个亲自扶起来:“好孩子,这般乖巧。”

小平姬算来今年已有五岁,虽然还不大,但长高不少,小脸越长越像神容,尤其是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煞有其事道:“阿爹说了,在外祖父和外祖母跟前要乖巧。”

镇儿长得更快,都快与她一般高了,从眼睛到鼻子,甚至那薄薄的小嘴唇都像极了山宗,听了阿姊的话,眼珠动来动去,小脑袋点了点。

因着述职要务,这一行是直来的长安,中间未在洛阳停留,两个孩子自然也是第一回见到祖辈,虽被教导了要恭敬拜见,却还是止不住本性好奇,说话时还对着裴夫人和赵国公看来看去。

赵国公听了外孙女的话,难得竟笑了一声。

裴夫人不用说,早已是满眼的喜欢,再看一眼旁边的山宗,笑都还没收住,倒连带这个做了二度的女婿好似也更顺眼一点了。

山宗又看一眼神容,笑了一下。

神容悄悄冲他比划了个口型:狡猾。

就连长孙信都在旁边瞅了眼山宗,肯定是这浪荡子教两个孩子来讨人欢心的。

……

赵国公府上一下变得热闹许多,仆从们忙碌,皆知家中的小祖宗又回来了,这次还带来了两个小小祖宗。

就连国公和主母的笑脸都变多了。

正是午后暖阳照耀的闲暇时候,后园亭中,石桌上摆着一堆画卷,上面描绘着各式山川河流。

桌边围着几道小身影。

赵国公坐在亭中,指着画卷道:“你们看看,当初你们母亲像你这般大的时候,外祖父也是这般教她认这些的。”

小平姬看了一眼就道:“山,我知道。”

赵国公点头:“只知道是山还不够,往后你阿娘还会教你更多。”

旁边挤过来镇儿的小脑袋,看着图说:“阿爹也有。”

赵国公笑一声:“你阿爹那个是打仗用的地图,与这不一样。”

镇儿不做声了,眼珠转了转,忽然小手往旁边一拽,又拽出个小家伙来。

那是个穿着湛蓝衣袍的小郎君,比镇儿要小一些,长得白白净净的像长孙信,眉眼却像山英。

是长孙信和山英的孩子,名唤长孙润。

“润儿,你也来认。”赵国公唤孙子。

小润儿跟着挤过去,三个小脑袋瓜渐渐挤在了一起。

远处廊上一角,长孙信朝那头观望着,感叹:“父亲多久没这般高兴过了,竟亲自教他们认山。”

旁边站着神容。

山宗入宫述职去了,她过来看孩子们,正好仔细看看她那白白净净的小侄子:“润儿比我想得还乖巧。”

长孙信立即道:“那自然是我教导得好,若是叫山英……”

一旁山英正好走过来:“我怎么了?”

长孙信瞄她一眼,故意道:“你说呢?”

他们这个孩子,来得可谓不易,成婚两年才到来。

来得也突然。山英起初就总记挂着自己营中那些事,时常奔波,以至于有孕了也不知道。

加之她本身也不曾有何反应,连吐都不曾吐过,骑马演武从不耽误,甚至中间还亲自领头在河东守城时挑了个贼窝。

直到某日返回长安府上,觉得小腹隐隐作痛,很不舒服,忙唤了大夫来瞧。

大夫告诉她大事不好,可能要保不住孩子了。

长孙信当日回去就见她在房中独坐流泪。

何曾见过她这样一个人流泪啊,他大惊失色,忙上前询问。

山英抹着眼一五一十告诉了他。

长孙信这才知道缘由,连要做父亲的惊喜都被冲淡了,又心疼又无奈,当即道:“此后都该由我看着你才好!”

山英当时流着泪点头:“若是孩子生下来了,也让你来看。”

后来孩子还真平平安安生下来了。

长孙信便也就亲自看到了现在,小长孙润完全就是他教出来的,一举手一投足都是个小小贵公子,与他一模一样。

山英一听他语气便知道他在说什么,忙上前来,抬手挡他前面:“不提了不提了,莫在神容跟前说我那些丢人事。”

尤其是她眼泪横流那事,实在不是她想哭的,她真刀真枪都不怕,何尝哭过。

长孙信拉下她手,还想说话,往旁边一看,哪里还有神容身影。

神容分明都已去前面好远一截了,还回头来朝他们笑了一下:“便不打扰哥哥嫂嫂了。”

长孙信顿时觉得自己刚才好似是在跟山英打情骂俏一般,才叫她忍不住走的了。

再一看,自己还抓着山英的手,可不是有那意思。

他刚要松开,山英又自己抓住了他的:“我记着你的功劳了,这天底下这么好的夫君怎就让我遇上了?二都中那么多贵女都不曾有我这等福气。”

她这个人就是这点好,说话直来直去的,从来不遮掩,便是这样的话也不会藏心里。

长孙信听到脸上便已要露笑了,却又板起脸:“你这一套全是跟山宗学的。”

山英也不否认,抓着他手道:“是真的就行了啊,那你下回便不要再提了吧。”

长孙信有意哼一声,早就接受了,反正也早习惯她这做派了。

远处,神容已走至廊底,出了园子。

她以为山宗还没回来,待进了自己当初居住的闺房里,却见男人身姿笔挺,已坐在她房中榻上,正在打量她这间房。

那身节度使的武服在他身上还未退下,玄衣在身,衣襟刺绣夺目,腰带赤金搭扣紧束,落落一身不羁清贵,全揉在他一人身上。

“看什么?”她问。

山宗在她进门时就已看了过来:“自然是看你住的地方,还是头一回来。”

“你原本早有机会可以来啊。”神容故意说。

山宗好笑,寻着机会便要戳他一下:“嗯,若是没和离,我早几年便坐在这屋里了。”

神容走过去,点头:“那是自然,也不用你教孩子们那些话来讨我父母欢心。”

山宗一把拽住她,就摁坐在了自己腿上:“夫人再翻旧账,我可要好好回敬了。”

神容坐在他腿上,一手自然而然就搭住了他肩:“是么?”

山宗被她语气弄笑了,一手揽在她腰后,忽然说:“我今日自宫中返回时,遇上了裴元岭,听他说了个消息。”

“什么?”

“裴少雍已自请外放为官了。”

神容眼神微动,已太久没提及裴家这位二表哥了。前几年她刚生下镇儿时,长孙信去幽州开矿,曾在她面前提过一次,说裴少雍已经由裴家做主娶妻,妻子是个温婉的大家闺秀,与他的秉性正相合。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绯闻恋人锦绣农女种田忙黎明之剑透视邪医混花都抗战之第十班蜜爱百分百:校草的专属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