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52.中元节园游会(1/2)

由于科技峰会带来的关注度, 惊鹭未来的产品销量又迎来了一个新的高峰,除了网友粉丝贡献的部分销量之外,最主要的销量增长,却是来自科技圈的高层人群, 尤其是焦山岚和赵若拉等人的交际圈, 大家都很好奇,拥有一个备受焦山岚推崇的singer, 还吸引了赵若拉前去任职的公司的产品,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

而这些人又大都经济宽裕,买起东西来不计成本, 许多都是干脆利落地整套买回去的。

看着节节攀升的营业额, 整个罗丰最近一段时间都喜气洋洋的, 只有在MBA课程和财务知识学习上进步飞快的商阙无法尽情欢笑。

公司是赚得多了, 但是相应的,开销也越来越大,尤其是赵若拉加入之后,且不提她惊人的工资,光是她算出来的运营成本, 就让商阙堂堂一个鬼王心头沉甸甸的,无法安心做鬼。

最主要的是, 如今商阙能够分析出, 赵若拉的算法是对的。

他们的整个框架是奔着长远去做的, 许多东西不止不能将就, 还要做得比大厂更好, 这就注定了,这笔费用是绝对降不下来的。

在这种欣欣向荣下暗潮涌动的氛围中,时间迈入到农历七月,然后罗丰三个活人员工发现,原来喜气洋洋的鬼同事们,似乎在一夜之间,情绪都低落了下来。

喻争渡在罗丰上班也有一段时间了,跟这些鬼同事关系还不错,见状便偷偷去找康晋了解情况。

康晋也是唉声叹气的,还四处看了看,确定商阙不在视线范围内后,就顺手把假发拿下来,一边扇风一边和喻争渡解释:“这不是中元节快到了嘛……”

喻争渡面无表情地抢过他的假发套了回去:“这不是你伤害我的眼睛的理由。”

正好赵若拉从旁边经过,见状大吃一惊,一副被欺骗感情的样子道:“不是说好我们公司没有秃头的人吗?”

喻争渡淡定回答:“他不是人。”

赵若拉:“……你说得对。”

康晋紧张地连忙比“嘘”的手势:“小声点,老板警告过我,不准被他看到我脱掉假发的样子。”

赵若拉点点头,捂住自己的眼睛一路飘走:“最好也不要再被我看到。”

康晋心酸地正了正自己的假发,问喻争渡:“我们什么时候能开发出阴间的植发技术啊……”

喻争渡没理会他,问道:“中元节怎么了?”

中元节,又叫地官节、施孤节等,佛教称之为“盂兰盆节”,不过在民间,它还有一个流传更广泛的名字——鬼节。

相传这一天是地官赦罪之日,阴曹地府会打开地狱之门,鬼魂离开冥界接受考校,百鬼夜行,尚有亲人在世的鬼魂回家团聚,无主孤魂则在人间游荡。

无论怎么看,这对阴魂来说都是一个值得庆贺的大喜节日,不应该让同事们这么低落才对啊。

康晋一拍大腿,愤愤道:“古代的鬼我就不说了,就说我们这些社会主义好鬼吧,平时都好好遵守阴间规范,不敢随便到阳间社会游荡,好不容易过个节,可以光明正大地在阳间过一天,但你看看阳间人的态度,躲我们就跟躲鬼差不多……”

喻争渡没忍住辩驳道:“确实是躲鬼没错啊……”

康晋秃噜了一下,讪讪地修正:“我是说跟躲恶鬼,坏鬼似的,对我们这种遵纪守法的好鬼,真的太不友好了。”

“我们一年难得就这一天可以光明正大地上街,就想再感受一下活着的时候的快乐,但是一到鬼节,商店早早关门,路人也早早回家,一到晚上,路上来来去去晃荡的还是只有我们这些死鬼,跟阴间也没什么区别……”

康晋越说越委屈,颇有一种被阳世排挤的心酸感。

不过喻争渡总算是听明白了,这就是阴间和阳间两界沟通不畅造成的思想差异。

阴间鬼魂都曾经是阳世生活的人,对阳世尤其是尚在人间的亲人存有眷念,简单来说,有思乡情结,因此逢年过节,尤其是这种阴间大节,自然便希望重回故土,与“乡亲”叙旧,重新感受故里的生活。

但对于没有前世记忆的阳间人来说,阴间象征着死亡、阴森以及魑魅魍魉,加上文化熏陶,生人对于另一个世界有天然的恐惧,因此一到鬼节这天,为避免冲撞,大家便习惯早早回家,加上现在民间祭祀氛围越来越淡,尤其是浮城这样的大城市,很多年轻人根本不知道中元节有什么传统习俗。

渐渐的,鬼节就成了民间最冷清的一个节日了。

喻争渡倒也能理解这种情况,毕竟在入职罗丰之前,他也是那些鬼节不在外逗留的年轻人之一……

他安慰康晋道:“你不用这么伤心,做人的也不是故意排挤你们,主要还是平时交流少,对你们不了解啊,你们民间形象又不太好,大家一提起来难免有点害怕……”

康晋也知道这不是人间的错,只好转而去骂那些平时危害社会的害群之鬼:“要不是因为他们,我们在阳间的名声也不会那么差!”

喻争渡与他同仇敌忾,也把那些坏鬼骂了一顿,完了康晋心情倒是好点了,但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办公室乃至整个阴间的低落情绪并没有得到缓解。

到了晚上下班的时候,喻争渡还在思考这件事,正好商阙牵着佩琪来找他,说道:“过两天就中元节了,一起去给佩琪买几套新衣服吧。”

佩琪快乐地转圈圈:“逛街街啦。”

喻争渡一见佩琪便弯起眼睛去牵她另一边的手:“走,这次多买几套。”

赵若拉加入罗丰之后,生死簿原来存在的一些问题的修正速度明显加快了,按照目前的进度,估计要不了多久,佩琪的投胎结果就可以计算出来了。

一想到她下一世很大可能要投胎成某种小动物,喻争渡现在只想抓紧时间多给她买几条小裙子。

不过佩琪听了他的话,却没有表现出欣喜若狂的样子,而是拽着他的手指仰着脖子问道:“哥哥,我只要一条裙子就够了,剩下的能不能送给我的朋友乔治?”

喻争渡“噗”了一声:“你朋友叫乔治?”

佩琪点头:“他没有名字,这是我给他起的。”

喻争渡:“……”

他前段时间特别忙,好久没时间和佩琪交流,见她已经交上了不少朋友,还愿意跟朋友分享东西,心里也很是感慨,便蹲下来,问道:“为什么想送给乔治呢?”

佩琪道:“他是孤儿,没有人给他烧衣服了,他很羡慕我有衣服穿,所以我想……”

喻争渡点点头:“没问题,那我们就多买一些,你可以多条几条裙子,乔治也有。”

佩琪开心地拍手:“太好了。”

如今佩琪已经不是一个只看过小猪佩奇的小女孩,而是一个博览各大动画片的小女孩了,选的小衣服都是儿童间最流行的款式,等她选完,喻争渡付了钱,就让纸扎店现场化了。

在化纸的间隙,佩琪按耐不住兴奋,拉着喻争渡讲她的节日计划:“哥哥,我和乔治还有其他小朋友约好了,等中元节那天,我们要一起去游乐园玩……”

她说完又有点扫兴的样子:“不过乔治说,中元节的时候,游乐场很早就会关门,我们最多只能玩到九点。”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农家小福女大叔请克制我想与你共度余生黑子之最强球神一夜独宠:总裁太污太撩人快穿攻略之女配上位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