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59.净化器争议(1/2)

喻争渡看着元清兴奋地打开文档开始记录新的开发思路, 整个人心情十分复杂。

看来小道长是真的要在实现修道成果工业化的道路上走到黑了,虽然这也不是什么坏事,但是道术和其他现代技术毕竟不一样,在民众间是有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的。

比如元清好不容易研发出来的阴气净化器, 即使是在信众众多的青莲观里, 大家也未必买账。

喻争渡一边思考着该怎么卖这些净化器,一边打开微信发信息。

突然一个身穿灰袍的中年道士急急忙忙地跑进来, 面色不善地看了他们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元清,你怎么还在这?外头出事了!”

“师叔你好。”元清恭恭敬敬地和他行了个礼, 问道, “外面发生什么了?”

来人正是穆道长的师弟, 也是青莲观的长老吴玉平, 他进入青莲观很早,辈分高,但悟道上的天赋普通,日常主要负责打理观里的俗务,对元清这样原本天赋不错却偏偏不务正业的行为极为不满。

“发生什么了?”吴玉平阴阳怪气地说道, “还不是你那些什么净化器惹的祸?”

“啊?净化器怎么了?”元清脸上有一丝茫然。

“还能怎么了?自然是买的人不满意,来闹事了。”吴玉平显然对元清的研究非常不满, 当着喻争渡他们的面也不假辞色, “你就是脑子不清不楚, 那么好的根骨不好好修道却跑去搞邪门歪道, 说什么让修道成果走进千家万户, 师兄也是拎不清,居然还纵容你胡来,这下好了,出事了吧……”

吴玉平是元清长辈,他要批评,元清也不敢回嘴,只耷拉着脑袋听着。

商阙却很不耐烦,漠然打断他道:“你会说重点吗?所以到底出了什么事?”

吴玉平冷不丁被噎了一下,剩下一大段斥责的话憋在胸口出不来,半晌才气呼呼指着元清道:“就你前两天卖给辜老太的那台阴气净化器,人家里过来闹着要退货,现在外面一堆香客,都在看笑话呢。”

元清脸上一垮:“不会吧?”他总共就卖出两台净化器,居然还有人来退货。

这已经不是一个惨字能形容的了。

一群人连忙急匆匆往前殿那边去,一路上元清显得很焦虑,喻争渡安慰他道:“你别太担心,我刚都看过了,东西没问题,别的事我们看着解决就行了。”

吴玉平跟在旁边,闻言很不客气地瞪了他和商阙一眼:“就是你们撺掇元清放弃修道,去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

元清连忙道:“不是的,是我自己想去做研究……”

“别再提你的研究了,我看就是个笑话。”吴玉平不等元清说完就不耐烦地打断他,语带嗤笑,“那玩意有人要吗?你是没听到那些信众怎么说的吧,什么高科技净化驱邪,收的就是智商税。”

元清清楚新产品推出遇冷的情况,被吴玉平一说,脸上也有些羞愧,但还是不甘心地辩解:“新事物在发展过程中遇到挫折和失误是难免的……”

吴玉平一听这话火更大了:“你别和我说你的社会主义修道观,简直不伦不类……”

“小道士说得很好。”商阙懒得给吴玉平眼神,倒是称赞了元清一句,作为一个学习过专业MBA课程的鬼王,他现在对市场规律也有了一定了解,说道,“市场是需要培养的,不必因一时的挫折而灰心。”

“少拿你们那套忽悠人。”吴玉平讥讽着抢过话头,“有能耐,你们先把库房里那些库存给清了,丑话说在前头,我们观里给元清卖了七天,就卖了两台,别说我故意刁难,你们要能卖个几十台也行……”

他话说到一半,就见喻争渡抬起头来,问道:“元清,你们这能发快递吧?”

元清不明所以,但还是点了点头:“可以的。”

“那我等下发个订单列表给你,你按上面的地址给客户发货吧。”喻争渡收起手机,道,“刚刚卖了两百多台净化器。”

吴玉平:“……”突然噎住。

元清眼睛也是一瞪:“这么多?”

“不多。”喻争渡笑道,他方才随手把新产品介绍发给了罗丰的VIP客户们,这群人经济宽裕,不说有没有效果,就是冲着罗丰的牌子也会毫不犹豫地下单,“这些是先试用的,有些客户说要是效果好的话,年底他们就采购一批回去送礼。”

他拍了拍元清的肩膀:“所以你别太担心,虽然不能大卖,但清库存压力不大的。”

元清这才振作了一点:“好的。”

吴玉平:“……”

他不甘不愿地哼了一声:“能卖出去不算本事,还得保证人家不退货不找茬才行,我看你们先把外面闹事的给解决了吧。”

吴玉平这话一出来,喻争渡连忙看了商阙一眼,下意识做好安抚的准备,按照商阙那么强的好胜心,这时候估计要当人面开嘲讽了。

却见商阙只是轻轻笑了一声,侧过头来低声和他说道:“他不服输的样子好好笑。”

喻争渡:“……”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这几天老板心情似乎莫名很好。

再就是……老板居然嘲笑别人不服输,真的很双标了。

一边的吴玉平:“……!!”虽然对方不是当面嘲笑的,但他听、到、了!

……

几人赶到前殿,就见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坐在屋里,脸上气呼呼的,脚边放着一台阴气净化器,一旁还有个道童给他倒水。

而殿外围了一群人,正在探头探脑地往里面看。

那道童一见他们,连忙跑过来,小声把情况说了一遍。

这个男子叫辜海,家里就住在青莲观附近,他母亲辜老太是个很虔诚的香客,平时经常到青莲观里请符,也是目前唯二买了阴气净化器的人。

辜海本人不太相信这些,但以前老太太请符花不了几个钱,他也就睁只眼闭着眼,不想这次辜老太变本加厉,居然花了几千块买了个号称“阴气净化器”的东西回去,辜海一下子坐不住了,在他看来,这跟那些忽悠老人家买保健品的行为没什么区别,于是等一放假,就拿着这台净化器上青莲观来了。

好巧不巧,正好赶上穆道长讲经,观里人潮涌动,他上门一闹,一下子引来众多关注,虽然道童及时把他请到了殿内,但事情已经传开了,这事今日要是不能处理好,估计青莲观的名声都要被拖累。

元清没想到卖一台阴气净化器会引来那么多事情,连忙进了殿内,朝辜海一拜,问道:“这位居士,我是阴气净化器的开发者元清,听说你对净化器不满意,请问是什么情况?”

辜海刚刚已经发过一轮脾气了,现在倒是冷静了下来,只冷冷道:“没什么,想退货。”

这就是不配合的意思了。

元清有些无奈,退货倒是小事,但现在外面那么多人等着看结果,如果不把原因说清楚了,传出去,人家只会认为是青莲观的东西有问题。

倒是喻争渡已经能淡定应对各种客户问题了,当即上前笑道:“这位先生,退货不是问题,不过你总得给一个原因吧,这样我们也好改进。”

辜海突然看到一个穿着卫衣,风格与青莲观格格不入的青年过来,有些不解问:“你是谁?”

“我是惊鹭未来的员工。”喻争渡递过去一张名片,“净化器是我们公司和青莲观联名出品的。”

辜海接过名片一看,当即冷笑道:“我说青莲观怎么突然出这种东西,原来是跟骗子公司合作了。”

喻争渡这种情况见多了,那叫一个淡定,连微笑的弧度都没有变,不卑不亢地说道:“这位先生,你要是有疑问的话,我可以给你讲解净化器的原理,还请不要这么主观地下结论。”

“用不着你和我讲什么原理。”辜海一副熟知套路的样子,踢了地下的净化器一脚,道,“你们的手段我都门儿清,随便给机器搞几个数值就说是阴气浓度,过阵子把数据调小了,就说是净化成功了呗。”

他站了起来,语带嘲讽:“不过你们想用这个赚钱,好歹也把产品做得像样一点,最起码把上面的数据指数做逼真一些,过了质检再拿出来卖,别跟卖给我妈这台一样,显示的数值都超出说明书设定的净化范围了。”

辜海这话一出,元清就是一懵,下意识道:“不可能啊,卖给辜老太的这台净化器是我亲自检查过的,功能都是正常的。”

因为净化器总共就卖了两台,元清特别珍惜这两位来之不易的客户,出货前还特地检查了一遍,确保没有任何质量问题。

“少装蒜了。”辜海嗤笑,“这机器可不止一个数据没设置好的问题,你们不是号称这东西能净化阴气吗?怎么在我们家摆了几天,那个浓度指数一点都没降下来,连我妈都看得出来你们这东西有问题,真是笑死人了。”

辜海本来想着退了钱就走了,结果一看到元清辩解,顿时又来气了,这段话故意提高了声音,这下那些在殿外徘徊的人也都听到了。

元清一看,外面有不少人指指点点,也不知道听了多少,他倒是想解释,但一时也闹不清是哪里出了问题,只能干着急。

吴玉平气得一甩袖子,又怕事情越闹越大,连忙上前来,陪着笑脸道:“辜先生,你看这样吧,我们这就给你退货……”

就听喻争渡突然说道:“辜先生,你这个情况不一定是我们机器的问题啊。”

辜海冷笑:“那还能是什么问题?”

喻争渡看着他,笑道:“说不定是你撞鬼了呢。”

辜海:“……”

其他人:“……”

说这种话的时候态度能不能不要这么轻松!

辜海差点就要发飙了,转念一想,又笑出了声,故意走到门边去,吸引了大批群众围过来,这才提高声音道:“你们这个道观也未免太可笑了,先是骗老人家买这种没用的东西,现在被拆穿了不好好夹起尾巴,反倒编出我撞鬼的借口,你信不信我去消费者保护协会投诉你们?”

他这话一出,周围顿时一片窃窃私语,有早前看到过前半段剧情的群众热心地给旁边的人科普情况,结合辜海的话,大家的态度一下子都有了倾向,虽然都是青莲观的香客,但也不能惯着道士胡乱敛财,一时间大家看元清他们的眼神都有些异样。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农家小福女大叔请克制我想与你共度余生黑子之最强球神一夜独宠:总裁太污太撩人快穿攻略之女配上位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