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128章 鬼迷航基建不能白搞了(1/2)

随便在商场里找了家餐馆吃了午饭,喻争渡和商阙带着傩面具回家。

透过面具看到的景象虽然有些模糊不清,但记忆带来的那种颤栗感和不安感依然萦绕在喻争渡的心头,让他时不时产生脱力的感觉。

“啊,好累。”喻争渡瘫在沙发上,身体一歪,倒进商阙的怀里。

两人的腿横在沙发上,交叠在一起,喻争渡用脚尖蹭了蹭商阙的小腿,“给我按一下肩膀吧。”

于是堂堂鬼王当真给他按起了肩膀。

喻争渡手上还把玩着那个面具,止不住疑惑:“我为什么会看到那些东西?”

商阙动作微微一顿,似乎也想不明白:“是有些奇怪。”

就算傩面具因为傩舞仪式在特定的情况下短暂获得过神力,但也不是一般的肉眼凡胎所能看到的,就好像跳加官的那个青年演员,面具其实是他的,但是他却根本没有看到任何异常的东西。

在正式的傩仪之中,也只有代表着神的人,或是被神选中的人,才能拥有看到异象的能力。

商阙接过那个面具细细看了一会,依然没有看出任何异常之处。

如果面具只是普通的面具,那么只能是看的人本身不普通。

商阙心中闪过许多念头,但最终没有说出来,只伸出手,轻轻抚摸喻争渡的脸颊。

喻争渡脑袋一歪,挨得更紧,问道:“怎么了?”

商阙认真道:“突然产生了强烈的讲故事的冲动。”

喻争渡想了一下,吐槽,“我看一点也不突然吧!”

商阙“嗯”了一声,把头埋在他脖子里蹭了蹭,喻争渡转过头与他接吻,整个人懒洋洋的,“我不想动了,就在沙发上吧。”

……

虽然商阙说鬼帝一人无法复活酆都鬼城,但喻争渡内心依然感到隐隐的不安,尤其透过傩面具看到的景象带来的战栗感一直挥之不去。

于是到了祈福法会前一天晚上,喻争渡再三思考,还是决定再和商阙商量一下,就算不和鬼帝联手,最好也能到绝境山现场看一下。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倒是商阙先找了他,神色淡淡:“我们明天去绝境山吧。”

喻争渡看他,最终什么都没有问。

他想去绝境山是担心鬼帝另有所图,但商阙……就算他表现得再怎么无所谓,终究还是想知道,酆都鬼城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吧。

绝境山在浮城和乐都两市交界处,从商阙小区出发去绝境山只要一个多小时车程,因此两人都没有着急,打算隔天一早再动身。

但还没有等到天亮,喻争渡突然接到明沛然的电话:“喻总,你和商总现在有时间吗?”

喻争渡睡得迷迷糊糊的:“什么事?”

明沛然声音有些着急:“怒海港有艘船轮突然不见了,救援队伍怀疑是非自然事件……”

喻争渡一激灵清醒了一点,“怎么说?”

明沛然连忙三两句把事情说了个大概。

怒海港是怒海市的港口,怒海市是个沿海城市,与浮城、乐都两市相邻,形成三角,因为有良好的泊位水深和气象条件,怒海港一直是临近几个省最重要的综合性港口和对外贸易口岸,每年吞吐量巨大,万吨以上的巨轮络绎不绝。

明沛然说的出事的是一艘巨型货轮,原本应该在凌晨的时候靠岸,一路航行也很顺利,没想到在距离港口二十多海里的地方突然失去了踪迹。

喻争渡眉头皱了起来:“突然失去了踪迹?”

“对,凭空消失了。”明沛然语气有些凝重,据他所说,那艘船上的人员本来还在跟港口方联系,突然之间就整艘不见了,救援队伍已经出发将货轮行经的海域都搜查了一遍,但完全没有找到那艘船的任何踪迹,“包括雷达信号全部消失,也联系不到船上的任何人……就好像根本没有这艘船一样。”

因为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太不可思议,货运公司和港口方全都懵了,要不是此前有多方人员都和货船联系过,并确认过轮船的经行路线,这事被认为是个人幻觉都说不定。

这么大一艘巨轮,如果是出什么意外的话,肯定不会无声无息,尤其船本来都快进港口了,前一秒还在跟工作人员联系,下一秒就完全没了信息,这种情况,让救援队伍不得不往其他方面联想。

救援队伍高层中有专门和特殊部门联系的人,明沛然很快得到了消息,原本按照一般流程应该由特殊部门这边安排高人大师前去参加救援,但不巧的是,这时候几乎所有和特殊部门有合作的修行者全部齐聚在绝境山准备明天的祈福法会。

明沛然虽然没有明说,但从他隐约透露出的信息不难看出,相关部门对祈福法会的重视程度远远超过其他事情,是不可能让大师们在这个时候离开绝境山去别处的,所以明沛然才不得不转而求助罗丰。

也不知道鬼帝到底看到了什么,又和他们说了什么,竟是让所有相关人员重视到这个程度。

喻争渡心中嘀咕,差点就脱口而出揭发鬼帝了。

不过他到底是忍住了,只转头去询问商阙的意见。

商阙看了看时间,神色淡然:“先去怒海港。”

喻争渡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打算,距离法会开始还有一段时间,他们先去怒海港再去绝境山也来得及,两个城市距离不远,以商阙的能力,完全可以瞬间抵达。

喻争渡点点头,和明沛然说道:“明队,你把地址发过来吧,我和商阙现在过去。”

电话那头明沛然却是愣了愣,答非所问:“你和商总住在一起啊?”

他原本还以为得一个个问呢。

喻争渡笑了笑:“他是我男朋友。”

明沛然:“……啊?”你倒是先给点心理准备啊!

不过明沛然也是见多识广的,同性恋在他眼里并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喻争渡和商阙在司岭表现出的实力十分不俗,倒是让他觉得说不定请他们过去处理还更加高效。

明沛然很快把地址和一个电话号码发了过来,附言:【这是救援队队长的电话,你们过去直接联系她就行,她叫曾馨。】

喻争渡和商阙换了衣服,拿好笔记本电脑等常用工具,商阙一手揽住喻争渡,一手手掌微微举起,作出施法的动作。

“等一下。”喻争渡突然开口,目光落在桌子上的傩面具上,面具带给他的恐惧尚未完全消退,他潜意识觉得那或许并不是偶然,他们这次去了怒海港之后将直接从怒海港前往绝境山,也许应该把面具一起带上。

商阙不置可否,等他拿了面具,确定没有其他事情了,便让他闭上眼睛,自己的手随着在半空中虚虚一点。

等喻争渡再睁开眼时,他们已经站在怒海港的码头上,面前对着的正是黑夜中暗流涌动的大海,海风猎猎,吹得他的眼睛几乎睁不开。

喻争渡拿出手机给救援队的队长曾馨打电话,曾馨没想到他们来得那么快,还被吓了一跳,不过此时救援要紧,她也没工夫在细枝末节上浪费时间,只通知了码头的工作人员来接他们,并用快艇把他们送到货轮消失的地方。

货轮消失的地方距离港口大约两百多快三十海里,快艇马力开到最大,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地方,那里有艘小型客轮正在海面逡巡,四周隐约可以看到其他搜救的快艇,空中还有“嗒嗒嗒嗒”的直升机机翼声,搜索灯的灯光不断在海面扫过。

快艇靠近那艘小型客轮,喻争渡和商阙登上甲板,一个高挑飒爽的女性迎了上来,与他们打招呼:“你们好,我是救援队的队长曾馨。”

“曾队你好。”喻争渡客气回应,然后单刀直入,“情况怎么样了?”

曾馨摇了摇头,无奈哂笑:“聊胜于无吧。”

根据曾馨的说法,救援队已经把能试的方法都试了,但整片海域都没有哪怕一丁点的踪迹。

喻争渡对他们的搜救方式并不太了解,不过找他们过来,也不是因为他们有更科学先进的手段,喻争渡略一了解之后,便把目光看向商阙。

商阙站在甲板边缘,目光看着远处。

黑夜中的大海显得幽深而恐怖,海风怒号,卷起巨大的海浪,小型客轮吃水不深,随着浪声不住摇晃,偶尔一阵狂风吹过,几乎叫不怎么坐船的喻争渡有些站不稳。

商阙却连晃都没有晃一下,就好像站在坚实的陆地上一样,狂风也无法吹动他分毫,唯有发梢与衣摆在风中翻动。

曾馨看得惊讶不已:“商总也站得太稳了吧。”

喻争渡只笑笑,并没有接话。

客轮沿着计划的路线慢慢行驶,黑色的海面上搜索灯仍在不停扫过,但一无所获。

商阙一手抬起,朝着海面虚虚一指。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曾馨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自海风中荡开,叫她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她下意识抚了把脸,却又什么都没有。

片刻后,商阙转过身来,眉头微微蹙起:“没有找到。”

曾馨愣了愣:“什么情况?”

喻争渡和她解释:“我们也没有找到那艘船。”

曾馨沉默了一下:“我是说,你们这就找完了?”

喻争渡反应过来,他们这是速度太快,又缺乏仪式,估计曾馨都没明白过来。

果然,曾馨接着问道:“你们不用做法吗?烧香啊,撒黄纸什么的?”

“呃,不用。”喻争渡汗了一下,他哪会做法啊,至于商阙,那都是被别人做法请的对象,不过跟曾馨也不好解释,只能含糊道,“我们是科技公司,也是用gps定位找人的。”

曾馨:“……明队逗我呢?”

他们救援队就有最新的搜救技术,要都是用的gps,那还需要专门找救兵啊?

喻争渡拿出面对客户的淡定:“技术原理不太一样。”

曾馨再一次沉默了,眼神中明显透露着不信任,这也不怪她,她做搜救那么多年,gps用的也不少,还能有什么原理是她不知道的?

这时商阙走了回来,神色难得有些奇异:“应该是鬼迷航的……”

“鬼迷航?”曾馨不解,“那是什么?”

商阙“嗯”了一声,视线却看向喻争渡:“鬼打墙的一种。”

鬼打墙很多人都听说过,人在夜晚或郊外行走的时候,会突然陷入意识模糊,分不清方向,不停原地转圈,这种情况就叫做“鬼打墙”。

大部分所谓的鬼打墙其实只是正常的自然现象,因为生物运动的本质是圆周运动,需要靠标志物修正方向,而在夜晚和郊外的时候标志物容易造成假象,就会出现不断转圈的现象。

但有些鬼打墙则是真真正正的被邪祟阴物迷了眼,失去了意识和判断能力。

不过很多人不知道,其实海上的船,尤其是夜航船也是会遇到鬼打墙的,这就叫鬼迷航。

商阙和喻争渡解释道,这种巨型货轮在自然情况下是不可能一下子消失的,唯一的解释只能是鬼迷航了。

深海中有无数的怪物与幽魂,足以凝结成让巨轮迷航的幻象,如果幻象足够强大,同样也能屏障住踏入这片海域的其他人的眼睛,并干扰所有自然的信号。

如果是这种情况,他完全有能力搜索到那艘货轮。

但现在的情况是,他也找不到那艘船,这是不合理的。

商阙关于鬼迷航的解释让曾馨对他们的信任稍稍恢复了一点,但听到他们也无法找到,又着急了起来,她也知道这事没法勉强,只深吸了口气:“实在不行的话,我再申请加强搜救力度吧。”

喻争渡陷入深思,过了一会才抬头看商阙:“如果这艘船还在这片海域,有什么情况,是连你都找不到的?”

商阙眸色一沉:“去了另一个世界。”

“另一个世界?”喻争渡不解。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农家小福女大叔请克制我想与你共度余生黑子之最强球神一夜独宠:总裁太污太撩人快穿攻略之女配上位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