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133章 罗酆山这可要怎么通网啊?(1/2)

在以前的年代,人间对于鬼神、宗教的信仰比现在要强烈得多,但是那时候山长水远,辽阔的神州大地被丘陵沟壑分割开来,语言未能统一,任何一位神祇都无法在同一时间调动这么多的信众同时祈祷。

现代科技改变了这一切,互联网的出现让意志的传达在瞬息之间就能实现。

人类在上古鬼神的眼中如蝼蚁般渺小,但又足够顽强,人的信念足以跨过高山,越过大海,上达天际,下至深渊,人间,是连混沌境都无法愈合的一道伤疤。

极恶之鬼与幽冥大海在现代技术和人间信念的共同作用下,被拦在了浮城的上空。

血海翻腾,恶鬼的嘶吼震撼着阴阳两界。

但人间,尚且完好。

这一次,酆都大帝似乎一点都不意外了,甚至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来:“人类的信念,真的很强大。”

“嗯。”商阙应道,头上的笏板法阵碎去,黑色长剑自虚空中落下,刺向酆都大帝的眉心。

而后,又在咫尺之间停了下来。

“没必要了。”商阙手腕一翻,长剑飞回手中。

罗酆山鬼王站在绝境峰顶,如同远古战神,顶天立地,他转过身去,面对着人类城市的方向,玄色的铠甲反射着光泽,红色的披风在狂风中猎猎飞舞,他的眼珠是血的颜色,从不反射任何事物的瞳孔第一次流露出悲悯。

血色大海发出可怕的咆哮,海浪卷向天空,像是随时要淹没人间,血海之中伸出密密麻麻的鬼手,恐惧地试图向外挣扎。

巨大的极恶之鬼愤怒地向人间跺脚,他的脚掌比城市最高的大楼还要更大。

天空、海洋与大地都为之震颤。

罗丰员工群:

康晋:【啊啊啊啊啊,怎么办,系统一级警告,浮城末日!!!!!】

康晋:【我不要掉进幽冥大海里啊,我不会游泳!!!】

员工甲:【现在买救生圈来不来得及?】

瞿广照:【你真幽默,这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

员工甲:【你不也是,还有时间聊天呢!】

信念的屏障终究是到了强弩之末,溃散在即。

极恶之鬼发出张狂的大笑,双手高高地向上扬起,巨大的铁链沉沉地举了起来,火星四溅,滚向人间。

绝境峰顶,罗酆山鬼王的手一扬,黑色长剑凌空飞去,破开笼罩着人间的阴云,以排山倒海之势,刺向倒扣在浮城上空的幽冥大海。

长剑幻化出巨大的虚影,罗酆山之力荡开,海浪向两边翻涌,大海裂成两边,露出极恶之鬼的全身。

极恶之鬼惊恐地睁大了巨眼,高举的双手尚来不及放下就要转身逃走,但罗酆山鬼王的剑又岂是区区恶鬼所能抵挡的。

长剑穿心,恶鬼的吼叫响彻天际,巨大的影子向后仰倒,砸起的海浪遮蔽天空,而后又将恶鬼淹没。

浮城里的诡异红雨渐渐停歇,人们从屋檐下、窗户里探出头来,疑惑地看向天空,有人询问身边的朋友:“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朋友迷茫:“没有啊。”

“我好像听到了可怕的叫声……”

“幻听吧?”

罗丰员工群:

康晋:【啊啊啊啊啊,警报解除!!!】

瞿广照:【老板万岁!!】

员工甲:【啊,可是我已经下好游泳圈的单了……】

瞿广照:【你刚刚居然不是在开玩笑??】

“你既救得了人间……也救得了酆都鬼城。”酆都大帝的声音传来。

商阙转头,就看到酆都大帝的真身正盘腿坐在一开始罗万象坐的法座上,广场的地砖以他的法座为中心向四周展开画满了奇异的符号,而现在,这些符号隐隐荡开无名的力量。

商阙皱眉:“你要献祭自己?”

“这是最后的办法。”酆都大帝轻笑道,“也是我的底牌。”

将商阙打败献祭给混沌,从而侵占人间,这是一开始的计划,但如果失败……他还留了最后的机会,献祭自己。

“无论如何,一定要把酆都鬼城救回来。”这是他的执念。

商阙与他相望。

酆都大帝眼中带着悲悯:“就算只是在人间拥有一块小小的落足之地也好……商阙,我相信,你一定会管理好,这个时代的酆都鬼城。”

他看向人间,看向恶鬼众生,看向……高大的饿鬼道信号塔,感受着自己的消亡。

绝境峰顶,天空更黑,阴云形成的漩涡如兽口呼啸着吞没下来,整个山峰被包裹其中。

远方的城市里,人间传来此起彼落的惊呼声:“绝境山好黑啊!”

“我去,整座山都看不到了!”

“好吓人啊,好像黑洞!”

“不好。”商阙抬起头,看向那恐怖的漩涡,“天要塌了。”

“什么?”喻争渡惊叫。

“我尽力了。”酆都大帝脸色苍白,神色中有意外、有惊慌、有悲怜……还有无尽的悔恨,“混沌境破开了,但很抱歉,我撑不住了。”

混沌境之力诞生了三界,更远在三界之上,而酆都大帝毕竟已经不是千年前的酆都大帝,即便献祭了自己,也无法让混沌之力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

他惨然闭上眼睛:“看来,我终究无法复活酆都鬼城。”

“再试试看吧。”商阙伸出手掌,将坐在肩膀上的喻争渡托起,缓缓地放到地上。

喻争渡心中生出一丝不安,他问:“你要干什么?”

“要救这天下……以及我的城民。”商阙低下头,看着站在他脚边的,小小的喻争渡,“抱歉,大概不能继续陪你下去了。”

喻争渡意识到了什么,仰着头看他,眼睛控制不住地干涩酸胀:“你不是说要把你的寿命与我共享吗?”

在司岭的时候,商阙让喻争渡不要因为和他在一起而害怕,他将以自己的寿命与力量和喻争渡共享。

“人鬼殊途,这或许就是我强行与你在一起的天谴吧。”商阙轻轻笑道。

人鬼殊途,不仅仅是因为鬼与人是不同空间的人,鬼的阴气会侵蚀生人的寿命与运道,也是因为逆天而行,必遭天谴。

原本罗酆山鬼王准备以自己的岁寿和力量与喻争渡共享,但没想到,最终不能活下去的,却原来是他自己。

“我的臣民,也是你的臣民,请你……善待他们。”他用与喻争渡整个人一般大小的食指轻轻碰了碰喻争渡蓬松的发顶。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农家小福女大叔请克制我想与你共度余生黑子之最强球神一夜独宠:总裁太污太撩人快穿攻略之女配上位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