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为下_2第一章 逼婚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淳德十年,八月十七。

秋老虎未走,白日里依旧闷热。

张婆子坐在廊下的藤椅上,粗肥的手指捏着一颗瓜子,凑到嘴边,因着手指太粗,只得翘起嘴唇,露出两排参差不齐的牙,嘎嘣一声磕开来,噗地把瓜子壳吐得老远,这才斜眼看向站在两步开外的寻夏,“姑娘来得真不是时候,今早夫人不舒服,国公爷让人给炖了参汤,这会儿别说五十年的人参,就是三十年的参须都没有了。”

寻夏杏目圆睁,只差把那肥婆娘瞪出个窟窿来,冷笑一声道:“张妈妈莫不是说笑呢,国公府有多少人参,就是当萝卜嗑,一早上也吃不完。”

“姑娘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眼看着就要给世子爷备嫁妆了,就我们这些干粗活的,到时候怕是连萝卜都没得吃了。”张婆子说着,脸上却是笑成了一朵花,露出几颗泛黄的尖牙,特意高声慢腔的说出“备嫁妆”三个字。

“那妈妈可得多屯些萝卜了,若实在过不下去,到朱雀堂给世子磕个头,说不得还能赏妈妈口饭吃,”知道今日是要不来人参了,寻夏索性也不与她客气,掏出冰丝软绸的帕子优雅地点了点下颌的汗珠,转身边走边对身边的小丫环说,“人说恶毒妇人生鬼齿,此话还真是不假。”

“小贱妇,你说谁呢?”张婆子闻言,立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寻夏的步子依旧不紧不慢,鹅黄色的刻丝褙子在午后的阳光下熠熠生辉,咯咯地笑道:“妈妈说是谁便是谁呗。”

张婆子气得直哆嗦,却没敢追上去。几个来领东西的管事媳妇看得分明,都装作什么都没瞧见,领了东西扭头便走。

从上院出来,穿过一条九曲回廊,是安国公府的花园,花园另一边便是世子的居所——朱雀堂。

寻夏回到朱雀堂里,小丫环已经煮好了参汤,端着水盆的映秋走过来,看到她两手空空的不免叹气,“朱雀堂又不是没有人参,何苦去跟那群人置气?”

寻夏接过参汤端进了屋,看到床上昏迷不醒的人,止不住落下泪来,“这府里多得是落井下石的东西,我若不去敲打敲打他们,世子养伤的这些日子,我们……”

床上的人正是安国公府的世子楼璟,修长的身体趴伏在床榻上一动不动,雪缎的内衫被仔细地从后面剪开,露出了青紫交错的脊背,腰股间的伤更是严重,身下的床单沾了点点血迹,看上去斑驳错落,很是骇人。

“父亲,您把唯一的嫡子嫁给太子,安国公的爵位要交给谁?”

……

“混账东西,你祖父就是这么教你跟自己父亲说话的?”

……

“打!给我狠狠的打,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父为子纲!”

……

楼璟满头大汗地睁开眼,只觉得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痛。

“世子,您醒了!”轻灵活泼的声音,应当是他的大丫环寻夏。

汗水濡湿了睫毛,让他的视线有些模糊,寻夏忙拿了帕子给他擦汗。

楼璟眨了眨眼,眼前的景象才渐渐清晰了起来,“我睡了多久?”声音有些嘶哑,他试着动了动身子,虽然很痛,但腿还能动,应该没有伤到骨头。

“三个时辰而已。”寻夏看着楼璟惨白如纸的俊颜,忍不住又红了眼,背过身去擦了擦泪珠,接过映秋递过来的温茶,小心地服侍他喝下去。

楼璟喝了茶,觉得好受了些,“我昏过去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

“上院的事奴婢也不清楚,就见到国公爷让人把您抬回来,放下就走,也没请太医,高侍卫给您涂了伤药,奴婢给您喂了些参汤。”寻夏絮絮叨叨的说着,眼中闪过一抹怨色。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