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为下_9第八章 午觉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失节事小,饿死事大。楼璟捏起小勺子,将碗里的鱼肉舀起来,饥肠辘辘的身体终于得到了些许安慰。

“药效一会儿就过了,你且忍一忍。”萧承钧用布菜的筷子给他夹了些菜在碗里,又换自己的筷子慢条斯理地吃。

楼璟看了看碗里的菜,又看了看认真吃饭的太子殿下……萧承钧,竟然给他布菜!皇太子,会给别人布菜?

“不爱吃这个?”萧承钧看他对着碗里的青菜发愣,以为他不喜欢吃这个,便又换了筷子给他夹了些炒肉。

“我不挑食的。”楼璟忙摇了摇头,用勺子扒拉着把青菜和肉一起吃了,捧着饭碗,心中一时五味陈杂。看太子那生疏的样子,显然甚少做这些事,自从母亲去世,再没有人如此用心的照顾过他了。

萧承钧见他是真不挑食,便放下心来,自己吃几口,就给他夹些菜。

用过午饭,趴在还铺着艳红绸被的新床上,虽然有些累,楼璟却睡不着。萧承钧去了崇文馆,想必要跟东宫官商议早上的事。

太祖开国的时候封了不少公侯、异姓王,那时候边境动乱,前朝余孽未尽,太祖、太宗皆是英勇好战的君主,这般治国自然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可惜太宗英年早逝,留下年仅七岁的世宗,太后把持朝政,却又不会治国,以致朝纲大乱。

后来藩王入京,世宗是被一个老太监藏在米缸里才活下来的。因而世宗在恨极了女子干政的同时,十分念及太监的忠心,单设内侍省,准宦官参与部分朝政。经过这么多年,宦官借助其天子近臣的优势,内侍省的势力在不断的扩大,直至今日……

“世子,您怎么还没睡?”悄声进来添香的寻夏,看见床上的人还睁着眼,不由得问了一句,“可是伤处又疼了?”

“不疼。”这么一说楼璟才意识到,那三个时辰的麻药已经过了,身上却没觉得疼痛。

“要不奴婢给您看看?”寻夏把香料添进七彩琉璃的香炉里,走到了床前。

“也好。”楼璟慢慢坐起来,松开衣扣,露出一些脊背给寻夏看,从昨晚涂了那个药之后,他就觉得受伤的地方轻松了些,不像前几天那般紧绷了。

崇文馆是太子读书的地方,其中包括了太傅、侍讲教授课业的大馆,和萧承钧写字、批奏折的书房。

宽大的书房是一个套间,中央由一架多宝格隔成里外两部分。外侧藏书,黄花梨木雕的书架上,摆满了蓝皮整封的套书,内侧置书桌与文房四宝。

“殿下,沈连如此嚣张,再这样下去,朝中定然会乱起来的。”

“不,沈连如今是皇上身边的红人,我们现在与之作对可讨不得好!”

……

萧承钧沉默地坐在书桌后,听着三个谋士一句接一句地说话,不置一词。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一人摆手,不耐烦地打断了另外两人的喋喋不休,“沈连如何并非最紧要的,关键是右相今早为何要帮沈连说话,左相又为何不置一词?这件事之前定然是有人知道的,为何没人上折子阻止?”

话说的语气火急火燎,却字字句句直指要点,萧承钧抬头看了一眼说话之人,正是詹事府少詹事——蔡弈。

东宫官品级都不高,最高的也就是詹事府詹事,正三品衔,还是吏部尚书兼任的,基本上是个虚衔,因而正四品的蔡弈,在东宫算是官职最高的了。

萧承钧微微颔首,“不错。”沈连如何他倒是不在意,毕竟父皇宠信宦官也不是一天两天的,关键在于两个丞相的态度,右相陈世昌竟然在关键的时候替沈连解围,那么他们之间是不是有所勾结呢?若是沈连站到了陈家那一边,对于东宫就很是不利。左相又在这件事中演的什么角色呢?

从崇文馆出来,萧承钧还在想着这件事,面色沉静的走进八凤殿的内室,就听到一声清脆娇俏的惊呼声,“啊,颜色淡了不少呢!”

太子妃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已经睡着了吗?怎么会有女子的声音?

萧承钧不由得蹙眉,转过屏风,就看到自家太子妃衣衫半敞地露着后背,那个叫寻夏的宫女正要伸手去触碰他的肌肤。

“你们在干什么?”觉得这一幕看着很是刺眼,萧承钧的声音中有着他自己没有察觉到的冷冽。

寻夏吓了一跳,还没碰到的手顿时缩了回来,待看清了来人,顺势就跪了下去,“太子殿下万安。”

“殿下回来了,”楼璟回头看到面无表情的萧承钧,笑着把衣衫拢了上去,下床给他行礼,“我让寻夏给我看看背上的伤怎么样了。”

萧承钧摆手让寻夏出去,跟太子妃一起坐到了床上。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