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为下_19第十八章 射雁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行宫位于南山腰。

静怡山并不大,开凿出来的平地不足以建下整个行宫,因而行宫的宫殿皆依山而建,上下错落有致,别有意趣。

太子的居所名为甘泉殿,因依着一泓山泉泉眼而得名。殿前有一株高大的枫树,枝繁叶茂,遮天蔽日。树上的叶这时节已经全部变成了颜色,艳红中带着些许枯黄,随着山风瑟瑟而动。

为了赏景,行宫中秋日不扫落叶,红叶铺满了青石小径,一直蜿蜒到殿前。清澈的山泉从山石的缝隙里汩汩而出,自己汇成一道清溪,顺着山势流淌。枫叶落在水中,层层叠叠,清晰可见。

“人说枫树乃黄帝兵刃,斩蚩尤而红。”楼璟在落满红叶的青石小径上,接住一片落叶在手中把玩。

“蚩尤虽死,九黎不灭,百废待兴。”萧承钧站在他身边,望着高高的枫树,枫树之上,天高云阔,北雁南飞。

黄帝斩蚩尤,是上古时的传说,黄帝的部族与蚩尤的部族九黎激战,黄帝斩杀了蚩尤,他的兵刃染上了蚩尤的鲜血,化为枫树。萧承钧所言,是说蚩尤死了,九黎这个部族还在,天下依旧不安稳,要做的还有很多。

楼璟走过去,拉过太子殿下的手,将枫叶放到他的手心里,“偷得浮生半日闲,莫再想那些烦恼事。”

萧承钧低头看着掌中的红叶,微微地笑,“是我煞风景了。”

“可不是么,”楼璟笑着握住他的手,“北雁南飞,正是打野味的好时候,来来,咱们去找张弓。”

“打野味……”萧承钧无奈地任他拉着往外走,如此美景,这人竟想着射鸟吃肉,才真真是煞风景。

行宫里自然备着弓箭,楼璟兴致勃勃地拉着太子殿下去射大雁。

“你身上有伤,还是别乱动的好。”萧承钧看着太子妃手中的长弓,蹙起眉头。

“伤在腿上,不妨事。”楼璟登上一个巨石凿的高台,朝着天空振翅而过的群雁,轻松地拉开了手中的三钧弓。

三十斤为一钧,楼璟拉着三钧弓,竟似拉弹弓一般不费吹灰之力,萧承钧看着这一幕,终于明白那内家功法是何种厉害了。

捧着箭筒的乐闲也只得爬上了高台,将箭筒递到太子妃一伸手就能够到的地方,等着他一击不中再来抽取。

弯弓似满月,箭尖指苍穹,听着牛筋弓弦的紧绷之声,乐闲也跟着攥紧了手中的箭筒。“嗖”地一声,利箭离弦,化作一道黑光,直直地射向了雁群。

众人屏息看着云端,还未看清,空中已传来一声哀鸣,“人”字形的雁群,最末的一只直直地掉了下来。

“射中了,中了!”乐闲高兴地叫道。

“好箭法!”萧承钧也不禁赞叹了一声。

身后的侍卫立时朝大雁坠落的方向跑去,可谁料那只雁落到半空,又歪歪斜斜地扑棱起来,挣扎着朝行宫外坠去。

侍卫们只得骑上马去捡大雁,以免被上山的野兽叼了去。

“一会儿我来烤,殿下可尝尝我的手艺如何。”楼璟笑着把弓扔给乐闲,跳下石头揽住了太子殿下。

萧承钧静静地看着他,“太子妃的伤,看来已是大好了。”

楼璟一愣,暗道一声糟,方才得意忘形,竟直接从一丈高的石台上跳下来,让太子殿下看出他的伤好了,岂不是不能再抱着太子殿下骑马,晚上也不能以腿疼为由趴到太子殿下身上了?思及此,楼璟立时扒着太子夫君的肩膀,挂到了人家身上,“还未全好,不过已不妨碍行走了。”

太子瞥了挂在身上的家伙一眼,低声道:“快些站好,这么多人看着呢。”

还未等楼璟再说什么,前去捡大雁的侍卫骑着快马又奔了回来,“启禀太子,太子妃,那大雁落到了常春阁,小的不敢冒进。”

萧承钧闻言,唇边的笑意渐渐淡了。

“常春阁?那是何处?”楼璟依旧挂在太子身上,歪头问他。

萧承钧叹了口气,“罢了,吾与太子妃进去看看,尔等不必跟随。”

“是!”众人躬身应了。

“走吧。”萧承钧把身上的牛皮糖扯下来,拉着他朝大雁掉落的方向走去。

常春阁并不在行宫中,出了行宫西门,穿过一个小小的竹林,方看到一座院落,白墙灰瓦,恍若到了江南。

“本想明日再带你过来的。”萧承钧挥手让侍卫、太监都站在竹林外,只带着太子妃上前,缓缓叩响了大门。

不多时,黑漆大门吱呀一声开了个门缝,门中有一五十多岁的老头探出半边身子,待看清了门外的人,立时打开了大门,跪地行礼,“参见太子殿下。”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