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为下_20第十九章 热闹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萧承锦从毯子中伸出一只苍白的手,攥住了太子的衣袖,“朝堂之中已然是‘龙蛇起陆’之境,兄长可看到杀机了?”

萧承钧沉默片刻,叹了口气道:“杀机处处皆是,父皇疑心渐重,当务之急乃是削减父皇的猜忌。”

“除非你痴了傻了……”萧承锦叹息般的说道,靠在大迎枕上,缓缓地闭上眼。

萧承钧把弟弟的手放进毯子里,默不作声。

楼璟看着这兄弟俩,莫明的有些心酸,若是二皇子身体康健,于太子来说,将会是一个极大的助益。

忽而,一阵婴孩的啼哭声打破了水榭中的沉默,萧承锦睁开眼,看向抱着婴孩而来的王妃。

小丫环得了王爷的令,便去水榭边的楼阁禀了张氏,张氏便亲自去抱了孩子过来。

“恰好醒了,刚吃过奶。”静王妃温婉地笑着,把孩子递到了萧承钧与楼璟面前。

三个月大的孩子已经褪了刚出生时的粉红,白白嫩嫩煞是可爱,只是被母亲强行带出来,有些不高兴,瘪着小嘴哭个不停。

楼璟好奇地凑过去看孩子,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碰了碰那吹弹可破的小脸。

“咕哇咕哇……哇……咕……咕……”孩子被手指碰到,竟张开五指攥住了楼璟的指尖,哭声也渐渐停了,攥着他的手指晃来晃去,一双水晶葡萄般的大眼睛湿漉漉地望着他。

“瑞儿这是喜欢嫂嫂呢。”张氏轻声细语地说道。

楼璟也忍不住笑起来,从腰间取下一个雕了蝙蝠的玉佩,“来的匆忙,不及备礼,便把这个送了瑞儿吧。”

张氏接过那羊脂玉雕的“福从天降”,抱着孩子稍稍蹲身道谢。

因为蹲身,孩子的手被带得远了些,可依旧紧紧攥着楼璟的手指,楼璟觉得有趣,又怕伤到孩子,只得跟着把手伸长。

“天色不早,我们该走了,”萧承钧起身,看着脸色苍白的弟弟,低声道,“改日再来看你。”

萧承锦轻轻点了点头,“你若是想铤而走险,便要让他觉得愧疚……咳咳……”说着说着又开始咳,苍白的手按在胸前,稍稍用力,便能看到那青色的筋脉。

楼璟闻言,不由得看向那兄弟俩,微微眯起眼。

“你好生歇着吧。”萧承钧不愿多谈,起身看了看张氏怀中的孩子,便抬脚踏上了石桥。

楼璟只得抽出手,向静王与王妃拱了拱手,“先告辞了。”而后快步追上先行离去的太子殿下,与他一同出了常春阁。

早有下人将大雁连同那支箭送到了竹林外的侍卫手中,管家将两人送至大门便驻足行礼,不再相送。

萧承钧缓步走在竹林里,忽而驻足,单手握拳撑在一根粗壮的竹子上,闭上眼深深地吸了口气。一双温暖的手从后面扶住他的双肩,不用想也知道是谁,萧承钧看着眼前郁郁葱葱的竹林,声音比以往还要低沉,“承锦自幼聪敏,三岁识字,五岁成诗,书、画、人、事皆过目不忘……”

楼璟听出了太子声音中压抑的悲恸,很是心疼,用力把人扳过来,抱进了怀里,“王爷他,得了什么病症?”

“他生下来便有些不足,父后想尽了办法,好不容易让他康健起来,却在六岁那年中了毒,人虽救了过来,却从此一病不起,受不得一点风寒……”萧承钧靠在自家太子妃的肩头,或许这些往事对于他来说太多疼痛,以至于在白天也没有推拒楼璟的亲密,“那糕点是送来给我的,我却让承锦先吃了……”

楼璟愣怔片刻,缓缓抱紧了怀中人,“承钧,罪不在你,罪在那个下毒的人。”

回到行宫,楼璟让人在甘泉殿的院子里支了火架,接过厨房收拾好的大雁,亲自上手架在火上烤。

行宫里的厨子站在一边,待太子妃烤好了,就接过来片好装盘。

楼璟端着盘子,挥退了所有人,拉着太子殿下在那棵高大的枫树底下席地而坐,“吃野味就要幕天席地才有趣。”

萧承钧看着太子妃把盘子放到地上,又不知从哪里摸来一坛酒,禁不住露出些许笑意。

“殿下,快尝尝,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楼璟指了指盘子里的肉,原本照他的意思是直接撕着吃便是,但考虑到太子殿下可能受不了那阵仗,这才作罢。

萧承钧拿起银箸,夹起一片,外焦里内,香脆可口,酱料刷得恰到好处,确实好吃,“你怎么还会做菜?”君子远庖厨,何况楼璟这种世子爷,应当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

“我也就会这个,”楼璟笑了笑,拍开了酒坛的泥封,倒了两碗,“在大漠的时候,只能吃干粮,为了解馋,有时候就会顺手打些野味。”

“那些兵将不会帮你吗?”萧承钧接过酒碗,与自家太子妃碰杯。

“哪能啊?”楼璟仰头干了,靠在树干上看向远处的山峦,“这都是偷偷摸摸弄的,要是被我爷爷发现了……”

“他会罚你吗?”左右没有别人,萧承钧也放松地靠在了树干上,他已经很久不曾这般随意过了。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