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为下_25第二十四章 真相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25第二十四章 真相

绿野千鹤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太子儿时喜欢吃糖,时常会在身上带几颗,”纪酌笑着摇了摇头,倒真的跟楼璟说起了太子的喜好,“他最喜欢吃的是一种牛乳蜜糖。”

“牛乳蜜糖?”楼璟眼前一亮,牛乳蜜糖是牛奶熬成糊,而后裹上蜜糖制成的,那么太子殿下身上的奶香味是不是偷偷吃糖吃出来的?

“是啊,不过那都是他儿时的喜好了,”皇后眼中现出几分怀念,“那孩子这些年越发的寡言,我也不知他如今喜欢吃什么了。”

楼璟暗自记下,准备回去问问常恩。

“他不好丝竹,更不喜歌舞,至于乳名……”纪皇后眼中显出几分犹豫,“幼时抱他过来的时候,曾听淑妃唤他元郎。”

清河决堤,损毁良田无数,数千百姓流离失所,从八月到现在,情况非但没有得到缓解,反而愈演愈烈。

萧承钧跪在地上,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折子,藏在袖中的手渐渐握紧。他之前负责赈灾事宜,已然让户部调拨了银两。中原常年风调雨顺,青阳郡下有八个县,都还算得上富庶,只要新任郡守兢兢业业的,安置好清河县的百姓不成问题。

“数百难民围于青阳城外……”

“难民冲入周围各县,打砸哄抢……”

“青阳粮仓遇袭,难民哄抢,死伤八十七人……”

大婚之前,萧承钧已将赈灾事宜处理了八成,若非有人故意捣乱,绝不会出这么大的岔子。

今日都奏报难民之苦,明日废太子的奏折就会接踵而至。

闭了闭眼,萧承钧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疲惫,这样的朝堂,处在太子位上,纵然他有太祖太宗的文成武德,也救不了百姓之苦。

阖上手中的奏折,萧承钧缓缓伏地叩头,“儿臣十二岁随父皇临朝听政,日夜苦读不辍,然资质愚钝,于政事上始难有所建树,如今清河赈灾不利,实愧对父皇。儿臣……”太子缓缓抬起头来,通红的眼中盈满了泪水,“但请父皇,废了儿臣太子之位,择贤另立。”

淳德帝一愣,万万没有料到太子会说出这番话来,“……皇储废立,岂是儿戏?你且回去,此事明日再议。”

萧承钧不再多言,叩首告退,心中泛起阵阵寒意,父皇若非早已打算好要废了他,绝不会是这般说法。

从御书房到东宫,有很长的一段要走,萧承钧挥退了车辇,自己慢慢地走回去。

长长的宫道上寂寥无人,偶有路过的侍卫、宫女,皆会停下来行礼,待太子过去方继续向前。人道宫墙万仞高,其实只有一丈三尺,萧承钧单手抚上厚厚的墙壁,看着飞鸟从高墙之上掠过。对于被困于其中的人来说,哪怕只有三寸高,也如万仞一般难以越过。

“午时快过了,殿下怎的还不回去?”一双温暖的手忽然从后面伸过来,搂住了太子殿下的腰身。

楼璟从凤仪宫出来,听说太子还没回东宫,就想着来接他回去用饭,谁料就看到太子殿下自己扶着宫墙一步一步往前走,心中泛起一阵酸疼,自家太子夫君定然是在朝堂上受委屈了,连忙上去把人抱住。

萧承钧原本冷寂的心,因着这个暖暖的怀抱,忽而又泛起了暖意,“眼睛红着,怕人看到。”

“我看看。”楼璟把人扳过来,果然看到太子殿下一双美目都红红的,不仅眼睛里面红,眼圈也泛着一层粉色,好,好美,好想亲亲!这般想着,楼璟也就这么做了。

微凉的薄唇贴到了有些发热的眼睛上,很是舒服,萧承钧在楼璟凑近时下意识地闭上了眼,就被他得逞了。连忙伸手把人推开,太子殿下左右看了看,幸而无人经过,跟在后面的安顺和乐闲,一个看天一个看地,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走吧,”萧承钧轻咳一声,拉着太子妃回东宫去,“你怎么还没回去?”

楼璟任由太子拉着,拖着步子向后错了半步,盯着太子殿下微红的耳朵尖看,“父后拉着我练剑,因而耽搁了时辰。”

“你跟父后比剑了?”萧承钧停住脚步,回头望着他上下看了看,“可伤着哪里了吗?”

“那倒没有,”楼璟笑着扒住太子殿下的肩膀,“就是有些累了。”

萧承钧无奈地看着又挂到他身上的狗皮膏药,“安顺,去叫辇车来。”

朝堂上连着几日的风起云涌,终于在太子归朝这一天爆发了,午时过后,弹劾太子的折子如同雪花一样送进了御书房。

淳德帝看着手中的折子,忍不住叹气,“朕觉得有些对不住太子。”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