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为下_26第二十五章 云涌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26第二十五章 云涌

绿野千鹤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沈连这个人,别的没什么优点,就是收了好处就给办事。内侍省这些年买官卖官,四品以下的官员想要巴结他的不在少数,金银珠宝、美妾娈童,无所不用其极。清河县令这一招更绝,直接给修个生祠当祖宗供起来。

“难怪沈连这般拼命了。”楼璟嗤笑,这清河县令当真是不怕死,敢拿修堤钱来修生祠。

“你且回田庄歇着吧。”萧承钧赏了云十六,让他先回去,脸上的凝重并没有因得到了真相而减少分毫。

云十六看了楼璟一眼,见主人同意,这才接了赏赐,行礼告退。

“你去内室歇会儿吧,我去写个折子。”萧承钧起身,拍了拍太子妃的脑袋,转身往书房走去。

楼璟看着太子的背影,若有所思地眯起了眼睛。

右相陈世昌走进御书房,看了看淳德帝面前散乱的两摞奏折,眸光微闪,什么也没说,直接跪地道:“皇上,泰山地震了!”

“你说什么?”淳德帝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怎么回事?”

泰山,自古以来都是储君的象征,泰山动荡而国本不稳,这是一种极为不好的天象。

“并非大震,但山顶封禅台有损,紫宸鼎倾倒,连同天柱香一同跌下了封禅台。”陈世昌将袖中的奏折呈了上去。

泰山在上古时是帝王禅位的地方,后来被人们看做国之储君的象征,山顶的封禅台便是上古所留的祭天台,历朝历代都会精心修缮。紫宸鼎乃是昱朝太祖亲手所放,被当作香炉,安置天柱香。

“这……”淳德帝眉头紧蹙,天降异象,究竟是何谕示呢?

“皇上,此事非同小可,不如让钦天监的人算算,究竟是何谕示,也好早作安排。”右相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

“不错,怀忠,”淳德帝冷静下来,“去叫钦天监监正来,朕有话要问。”

钦天监监正不明所以地被皇上叫到了御书房,开口就问泰山为什么地震,吓得那监正一哆嗦,噗通一声跪了下来。钦天监平日里也就推算个黄历节气,给皇家算个良辰吉时,最怕的就是遇到这种天降异象,因为天象往往与人事相连,说不好是要掉脑袋的。

泰山地震意味着什么,没有人比钦天监监正更明白了。你可以说这是因为太子无道,天降异象警醒世人;也可以说是因为皇上意图废太子,导致天怒人怨而泰山崩塌……

“这……臣骤然听闻,此时没有器具,无法推演……”监正俯身把头贴在地上,额头的汗水立时沾湿了地毯。这些天朝中风起云涌,钦天监一直置身事外,没料到这么快就被牵连其中。

“那要何时才能推演出?”淳德帝不耐道。

“臣……臣需夜观星象,最快……也要明日。”监正不敢抬头,尽量把时间往后推,好回去想办法。

“你去吧,明日早朝,定要算出来。”淳德帝摆了摆手,颇有些心神不宁。

“是。”钦天监监正忙叩首谢恩,出了御书房便逃也似的往钦天监而去。

右相陈世昌用余光瞥了一眼监正告退的身影,掩藏在长须中的唇角微微勾起,垂下双目,躬身告退。

萧承钧独自坐在书房里,提笔沾墨,却久久不能落笔。

桌上还放着楼璟送的玉笔洗,粉白的玉荷花亭亭而立,片片花瓣薄如蝉翼,晶莹剔透,美不胜收。水中玉最是润泽雅致,宛如楼璟那张昳丽的俊颜,美不胜收。

太子殿下闭了闭眼,在桌下的暗格里捧出一个甜白瓷小罐,从里面拿出了一颗乳白色的小糖块,缓缓放进了口中。

“殿下自小就喜欢那种糖,”东宫的太监总管常恩,听太子妃问起牛乳蜜糖的事,脸上那得体的笑容立时真实了几分,“奴婢以前给太子殿下随身带了个小糖袋子,里面装了窝丝糖和牛乳蜜糖,殿下每次都是先把牛乳糖吃完的。不过皇后娘娘不让多吃,殿下一个月也只能得那一袋子。”

楼璟闻言,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几分笑意,他记得小时候第一次见萧承钧,太子殿下就给了他一个窝丝糖,这般说来,小时候的太子殿下已经对他很大方了。

“启禀太子妃,宫外有人前来禀报,说平江候夫人与征南将军已到了城外了。”乐闲快步走了过来,满脸喜色道。

“当真!”楼璟立时站了起来,平江候夫人自然就是大舅母,征南将军则是二舅的封号,从他给大舅写信到现在还不足一个月,他们竟从岭南赶了过来,实在是莫大的惊喜。这般想来,便有些坐不住了,转身去书房寻自家太子夫君。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