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为下_30第二十九章 争执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30第二十九章 争执

绿野千鹤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这是祖父给的,父亲若是不信,大可以去问爷爷。”楼璟示意乐闲把地上的文书捡起来,连同锦盒里的,一同递给三老太爷过目。

“嗯,这些的确是私产。”三老太爷捋了一把雪白的胡子,一张一张地看过来,每一张都写得清清楚楚,房屋、土地、铺面,甚至包括晋州宅子里仆从的卖身契,都是楼璟的私产。老头子暗自在心中感叹,自家堂兄还真是偏向孙子,单晋州一条街八十三间铺面,就抵得上楼家在京中的所有铺子了。

“既如此,便请夫人把公账拿来吧,趁着午时之前分清了,免得耽搁开席。”楼璟语气诚恳道。

魏氏一口气卡在了胸口,都闹到这地步了,竟然还想着吃饭!

大舅母抿了抿唇,差点没忍住笑。

按照律法上规定,如果等到明年开春再分家,就是楼见榆兄弟三个分家。祭田、祖产归楼见榆,然后公中的财产一分为四,继承人得两份,他的两个兄弟各得一份,但如今兄弟三个的孝期未过,不能分家,楼璟却嫁出去了。

“濯玉是大哥的子嗣,那家产自然要从大哥那里出。”二叔立时回过神来,这般说着,还用手肘捅了一□边的三叔。

三叔愣了一下,也跟着点头,旋即皱起眉头,“濯玉是嫡长子,大哥如今也没有别的儿子,这要怎么分?”

唯一的儿子,要分家就只有老子死了之后继承他爹的全部财产,可如今楼见榆办了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嫁了唯一的嫡子,要怎么分就值得商榷了。

“不对,还没有分家,出嫁子的家产自然要从公中出!”屏风后的魏氏闻言,立时高声说道,楼璟可是嫡长子,如今的楼见榆还没有别的子嗣,她肚子里的这个又万万不能说出来,若是单从他们这一房分,怕是要分一半以上给楼璟了。

“夫人说的是,父亲和两位叔父的孝期未过,不能谈分家,自然是该从公中分。”楼璟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二婶与三婶听得脸色大变,她们当初说把前年的账目给楼璟,也是因为忘记了出嫁子是要分家产的!楼璟是嫡长子、嫡长孙,嫁出去的时候是安国公世子,也是继承人,若要从公中分,那么楼家的家产就得分成六份,二叔、三叔各一份,楼见榆和楼璟各两份!

“不行,大伯把儿子嫁出去了,凭什么要分薄我们两房的家产!”二婶尖声道。

“当初商量婚事的时候,你们可不是这么说的!”魏氏冷笑,这些妯娌之前可是惟命是从的,如今见楼璟压过了他父亲去,就妄想讨好太子妃,想得倒美,吩咐身边的管事妈妈,“去,拿公账来。”

大舅母只是静静地喝茶,不再插言。楼家人自己吵起来了,她与自家二叔只要保证外甥不吃亏就行,至于楼家怎么分,就不关他们的事了。

御书房里如今只剩下淳德帝和左相赵端两个人,连怀忠也被支使出去守门了。

“朕要废了太子。”淳德帝劈头盖脸就是这么一句。

赵端一惊,赶紧跪了下来,“皇上!”

“朝中从八月就开始不太平,闹到今日这个地步,朕实在是烦了。”淳德帝皱着眉头,原本是想找右相陈世昌来商量的,因为他觉得陈世昌肯定不会反对,但是这几日右相一来就有更烦心的事,导致淳德帝看到右相就烦心,因而找了左相来商量。

“不能为圣上分忧,臣有罪,”左相赵端叩首,“太子虽愚钝,然宽厚纯孝,皇上要以何缘由废太子呢?”

淳德帝闻言,不由得微微颔首,太子回宫之前赵端就跟他说过太子愚钝,心机少,今日看来着实如此,就知道把错往自己身上揽,是个实诚孩子,“便以太子愚钝,不堪撑大昱之栋梁为由吧。”

赵端闻言,暗自松了口气,以愚钝为由废太子,还可以封亲王,若以其他的罪名废太子,就危险了,“皇上仁德,实乃天下之幸!”

淳德帝闻言,脸色总算好看了些,想起那日萧承钧在御书房黯然垂泪的样子,心里就一阵愧疚,不过事情闹到了这个地步,总得给百官、给天下一个交代。

“皇上要把太子降为亲王,封号定什么呢?”赵端自然关注着淳德帝的一举一动,他伺候了这位十年,自然了解他的一举一动,如今趁热打铁把事情定下来是正经。

废太子的诏书,是要把太子废了之后的处置一并写上的,是降为皇子还是贬为庶人。若是要另外加封亲王,则是另一份旨意了。

淳德帝一愣,并没有听出赵端言语中下的套,顺口就问,“你觉得呢?”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