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为下_31第三十章 不离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此言一出,屏风后面的人不由得齐齐看向魏氏,魏氏脸色一白,这账她确实动过手脚。是为了明年开春分家准备的,但是程修儒是怎么知道前年的账目的?

“世子的嫁妆就花了四万两,没到年底,庄子、铺子的收益还没交上来,自然就少了。”魏氏深吸了一口气,冷声道。

程修儒拿出了二婶给的账本,“这账上记的也是秋天的账。”

魏氏听闻楼璟手中有前年的账,立时明白了这定是二婶动的手脚,不由得狠狠瞪过去。

“夫人莫不是把银子算到自己的嫁妆里了吧?”二婶被分薄了家产本就不高兴,如今听闻魏氏私自扣了这么多银两,不由得更加恼怒,毫不示弱地瞪回去。

“你……”魏氏最恨别人拿她的嫁妆说事,永宁伯府到这一代早已没落,她的嫁妆甚至比不上楼璟母亲的一成多,这两个妯娌就是因此才看不起她,时不时的冷嘲热讽。

二叔和三叔也露出了几分不满,二叔楼见樟皱着眉头道:“大哥,我们是亲兄弟,你是嫡子,本就能得两份家产,怎的还贪我们的?”

“可真是阎王爷不嫌鬼瘦!”三叔跟着嘟囔道。

楼见榆觉得很是丢脸,当即让他的账房与程修儒就在这里对账,“就在这里对,我倒要看看是谁昧了公中的钱。”

话音刚落,就听到屏风后面传出一声丫环的尖叫,“夫人!”魏氏忽然昏了过去,身边的管事妈妈赶紧把人扶住,使劲地掐人中。

“国公爷,夫人昏过去了!”小丫环哭喊道。

大舅母站起身来,看了看魏氏的脸色,“姑爷,赶紧请个太医来吧。”

“嗯哼哼……”魏氏哼哼着醒了过来。

“把夫人扶回房里歇着。”楼见榆这般说道,丝毫没有请太医的意思。魏氏有身孕,若是太医把脉,岂不是一下就看出来了?

众人闻言,对于继夫人在国公爷心中的地位有了个新的认识。

这会儿对账只对总账就行,所以程修儒很快就把账目对出来了。的确是因为给楼璟置办嫁妆花费了四万两银子,但是那缺的两万两,有一大部分是一些被下了册的小田庄和铺面,楼见榆脸上有些挂不住,当即摔了手中的账册。

公账补全,这下可以开始分家产了。

程修儒早就把所有的东西准备好了,除却祭田、祖产,哪些庄子收成好、哪些铺子赚钱,他都查得一清二楚。

“属下算过了,这些虽不够三成,但都在京城附近……”程修儒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册子,递给楼璟过目。

楼见榆看着这两人的架势,明显是有备而来,早就算好了要公中的三成家产,气得直哆嗦,“分家,自然是由父亲说了算,哪由得你挑三拣四?”

“父亲此言差矣,”楼璟笑着把手中的小册子递给楼见榆看,“儿子让程先生挑的这些,都不是收成最好的,只因儿子久居深宫,不便管那些个远的。”

御书房里,淳德帝与左相还在探讨封号一事。

亲王的封号,往往与封地有关,比如晋王就封在晋州,蜀王就封于蜀地。当然也有像二皇子萧承锦这样,因为身体不好封王出宫,长居静怡山就给了静王的封号。

那么,如果废了太子之位,萧承钧的封号就决定了他的封地在何处。

“靖南候下月归京,东南便无人看守了,以臣之见,”赵端看着淳德帝的脸色,见并无不妥,便试着说道,“不如封闽王。”

淳德帝一愣,缓缓皱起了眉头。他当初收缴靖南候的兵权,便是为了削弱皇后的母家,遏制太子的势力,既然如今要废太子,这般作为就没有意义了,反倒是东南常年倭寇肆虐,没人看守容易出大事。如今把萧承钧封在东南,最合适不过。

“东南偏僻,地贫人稀……”淳德帝此时觉得越发对不起太子。

“地贫,把封地划大一些便是。”赵端垂目道。

淳德帝叹了口气,缓缓点了点头。

“皇上这就拟旨吗?”赵端不紧不慢地问道,藏在袖中的手却一层一层地冒汗。此事拖不得,他十分了解这位君王,只要过了今晚,没准又会被什么人说动而改主意。特别是如今淳德帝独宠陈贵妃,晚间去了鸾仪宫还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

“拟旨!”淳德帝难得果决一回,挥手让左相就在御书房里把旨意写好。

安国公府中,因为楼见榆在商铺、田产上与楼璟起了分歧,众人商讨到午时,才算定了下来,管家按时摆了饭,楼见榆根本没有胃口,楼璟却是吃得津津有味,甚至还多添了一碗饭。

“岭南有荔枝,泡茶、酿酒味道都很好,”用过午饭,众人坐着喝茶,等程修儒他们把账目抄下来,大舅母便说起了岭南的事来,“每年荔枝熟的时候,侯府就常拿那个做菜,新鲜的荔枝炒肉,最是好吃。”

“我也听说过,岭南的荔枝好吃,只可惜那种东西摘下来就得吃,过了夜就坏了,我们在这京城中,怕是一辈子也吃不到。”二婶出身不低,还是有些见识的。

“倒不至于,放在水里镇着,也能放两天的。”大舅母微微地笑,又说起岭南的山水花木,二婶和三婶都露出歆羡的目光,她们这些京中妇人,一辈子也出不了远门,平江候夫人却是随夫征战,从京城一路到岭南,比她们有见识多了。

“舅舅,不是说给我带了荔枝酒吗?”楼璟听到屏风后妇人们的谈话,便笑着问身边的二舅。

“昨日忘记了,”徐彻看着又开始耍赖讨要东西的外甥,忍不住笑了起来,“知你喜欢,我特带了两大坛来,你记得给皇后娘娘送些去。”

“二舅何时也知道这些礼节了?”楼璟笑嘻嘻地问,二舅一把年纪了也不成亲,天天出去打南蛮、擒山贼,竟然也知道这些?

“我是想着,皇后自小长在东南,应当也会喜欢喝荔枝酒。”二舅垂目,低声嘟哝道。

楼璟挑眉,想想确实是,靖南候驻守东南,那么纪酌年轻的时候应当是在东南长大的,拿荔枝酒去讨好父后倒真是个好主意。

今日要做的,就是把楼璟要的那部分家产划出来,让三老太爷看着做个见证,至于详细的对账、交割,接下来几日由程修儒来办就行。

待抄好了名录,在安国公府写好了文书,楼璟让乐闲亲自跑一趟京都衙门,把文书过了官印。知府听说是太子妃的事,二话不说就给办了,不出两个时辰,乐闲就拿着盖好了大印的文书回来了。

偌大的家业,只用了一天时间便分好了,楼璟的雷霆手段被楼家众人看在眼里,再看楼璟时,不由得多了几分忌惮。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