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为下_第四十七章横财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唔……”动静太大,把萧承钧弄醒了,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睡吧,没事。”楼璟在他唇上亲了亲,伸手轻轻拍着他的脊背哄着。

方才还梦见楼璟回来了,半梦半醒间,萧承钧有些分不清楚,只半睁着眼睛看了一眼,便又合上了双目,身边的温度很是宜人,让他忍不住往那边靠了靠,柔滑的内衫,带着一丝冰雪融化的清气。

化雪的气息把梦境带到了辽阔的北地,萧承钧没有去过北地,只听楼璟提起过,大漠无垠,纵马千里,若有一日能与楼璟策马,从江南一路奔到大漠,也算不枉此生。萧承钧在睡梦中微微地笑,觉得这个梦实在是好,有些不愿醒了。

还有几天就要过年,朝中没什么大事,但是琐碎的事都要在这几天收尾,淳德帝这般怕麻烦的人,也不得不将尚书省与中书省的高官聚在御书房里,从清晨一直忙到掌灯,早朝都改为三日一朝,好让官员们赶紧将年终的事在衙门里处置妥当。

这一日是腊月二十二,不必上朝,安顺也就没有来叫门,由着萧承钧睡到晨光微曦。主人未起身,主院里的下人自然不敢过来打扫庭院扰人清梦。

雪后初情,日光照在窗外厚厚的积雪上,越发的明亮。

萧承钧缓缓睁开眼,冬日屋中烧着炭火气闷,床前的帐幔就没有尽数拉上,微微眯了眯眼,待适应了眼前的亮光,才完全张开,这才发现,自己没有睡在枕头上,而是睡在一条结实的胳膊上!

这不是在做梦!萧承钧看着眼前这张毫无瑕疵的俊颜,顿时明白了市井中人出门捡到金元宝的感觉,当真是眉眼都跟着笑开了。原想着明日才能回来的,原想着今日还要自己在府中呆着的……

闽王殿下缓缓抬手,轻轻抚着他眼底的青影,天寒地冻中不分昼夜的赶路,着实累着了楼璟,这般的触碰,也没能把他弄醒。萧承钧轻叹一声,有些心疼,凑过去,在他唇上落下一个轻吻。

薄唇之人确实薄情,只因情太少,便只能给了一人,其他的再入不得眼。萧承钧慢慢描画那双轻薄的唇,心中有着难以言喻的满足。

楼璟被那美好的触感唤醒,也不睁眼,直接按住那偷亲的脑袋,加深了这个吻。

“唔……”萧承钧吓了一跳,旋即平静下来,专心地与他亲热。

唇舌相抵,只是简单的勾缠,却比平日里的欢好还要缠绵,不需言语,只是这般触碰、轻吮,便可尽诉了连日的相思。

长长的一吻结束,两人都有些微喘,楼璟用额头抵着萧承钧的眉心,缓缓磨蹭,“可想我了?”

“你怎的这般早就回来了?”萧承钧不答,反问道。

“外面天寒地冻,那里都比不上殿下的被窝暖和,”楼璟状似无奈地说,“害得我几夜睡不好,只得早些回来。”

萧承钧闻言,忍不住抿唇轻笑。这话虽好听,却不能多听,否则楼璟定又要说出什么让人难为情的话来。闽王殿下这般想着,便从那胳膊上挪下来,问起了别的,“仓钞可都尽数换了?”

楼璟买仓钞时,用的是一钱银子换一两仓钞的价钱,只有官价的两成,到晋州去换盐引,却用官价换,要做成这种买卖,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都换了,”楼璟知道殿下面皮薄,见好就收,凑近些与萧承钧枕在一个枕头上,“一两仓钞一引盐,本就是定制,改不得。”

这是律法上定了的,那盐政吏不可能在这上面压价,左右他手中的盐都是要发派了盐引的,与谁换都一样,端看谁给的礼重、谁的面子大罢了。楼家在晋州的势力几乎无人能敌,况且该送的礼,楼璟向来是毫不含糊,自然把那盐政吏哄得高高兴兴,将他几万两银子买来的三十多万两仓钞尽数兑了盐引。

“你这一兑,岂不把晋州的盐仓给兑完了。”萧承钧微微蹙眉,这种翻手就赚钱的买卖,定然有不少人盯着,那些敢做官盐生意的,哪个不是有权有势的人,楼璟这般作为,怕是会召来祸患。

“哪能啊,”楼璟轻笑,向下缩了缩身子,把脸埋到闽王殿下的胸膛,“那晋州盐政官,如今统管着西北三边的盐政,他手里的盐仓可不止晋阳那一个,三十多万盐引,兑不完的。”

萧承钧微微颔首,摸了摸在他胸口乱蹭的脑袋,他自小学的帝王之术,对于这种耍手段赚黑钱的事知之甚少,但也知富贵险中求,这种生意要冒很大的险。

不过既然楼璟说不打紧,那便不必多想了。

楼璟提前归来,其他人都不知道,因而这一日可以偷闲,生意、衙门都不必理会,恰好萧承钧也不必上朝,两人就这般窝在床上闲聊。

“我小时候跟祖父一起玩雪,他团了雪球,总照我屁股砸,一砸一个准,劲头还足,常常能把我砸趴下。”楼璟扁着嘴,想起爷爷那年扔过来那个海碗大的雪球,还觉得心有余悸。

“哈哈哈,”萧承钧忍不住笑出声来,“也不怕把你砸坏了。”

“他才不怕呢,”楼璟哼哼着,“我砸不中,就趁爷爷不备,往他领子里塞雪,雪不能捏实成,否则一掏就出来了,得抓一把散雪,进去就化。”

“皇爷爷在世的时候,也曾带我去看雪,”萧承钧笑眼弯弯地听他讲,忆起自己小时候的事,“那时皇爷爷来抽检功课,恰我读书熬了一夜,精神不济,皇爷爷没有责罚,反而准了一日假,带着我去御花园看雪。”

萧承钧至今仍清楚地记得睿宗皇帝的话,他说,你看这梅上雪有三指厚,若是一夜的大雪,定然会压折了梅枝,只有小雪积少成多,方能长久。

窗外天寒地冻,屋中暖意融融,所谓情投意合,便是哪怕只说些闲话,也觉得满足。

两人在府中躲懒,午后用过饭,趁着暖和,在院子里玩起了雪。

楼璟团了两个大雪球,拍出了一只胖胖的雪兔子,抿着两只长耳朵一脸茫然的样子,“母亲过年的时候,常给我蒸兔子馒头,面里加了牛乳,最是好吃。”

萧承钧看着那个圆滚滚的兔子,不由得莞尔,“今年让府里给你蒸一笼。”闽王府的厨子是宫中的御厨,什么点心都能做,何况一个馒头。

“那我就在这里过年,不回去了。”楼璟闻言,眼睛顿时变得亮亮的。

次日,楼璟去了左丞相府。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