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为下_第四十六章盐引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不过转而一想,沈连都能进太庙司礼了,收个见面礼而已,只要找个好理由去宫里哄劝一番,淳德帝肯定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

事情果真如楼璟所料,这进京费收得如火如荼,京中的勋贵们放债放得也很是顺手,淳德帝自始至终不置一词,一时间皆大欢喜,只是那些借债的官员们就并非人人欢喜了。

不过,再怎么闹腾,这些都跟楼璟无关,放债的事他是分毫也没有参与的,只是让云八去查清楚都有什么官员借了债,特别是向安国公府借债的那些,全都记录下来。

转眼到了腊月十三,沈连的“见面礼”收得也差不多了,回京述职的官员家近的就赶着回去,家远的便只能在京中过年,总算各自忙完,开始安心准备年货。

“你怎的不去做那生意?”萧承钧问楼璟,以他的性子,这种赚钱的事自然要掺一脚的。

“没钱。”楼璟嘟哝着,把脸埋到闽王殿下胸前。

没钱?萧承钧奇道:“你是不刚从沈连那里赚了一大笔吗?怎的没钱了?”

外面大雪纷飞,坐着太冷,两人用过晚饭就钻进了被窝里,萧承钧靠在床头看书,楼璟就自动自觉的偎进了人家的怀里。

“大半都舀去换仓钞了。”楼璟伸手慢慢描绘闽王内衫上的暗纹。

仓钞是富贾纳粮换取的,民间叫做“白条”,是用来换盐引的东西,官价里,一两仓钞兑一引盐,一引盐值半两银。

萧承钧皱了皱眉,“你要做盐引生意?”

“冬日里支不出盐来,多数人又着急过年,仓钞已经便宜到一钱银子换一两了。”楼璟在那龙形暗纹上蹭了蹭,心想着若是以后换上明*的内衫,上面绣了五色龙纹,描画起来定然更加有趣。

也就是说,楼璟用一钱银子,换了原本值五钱银子的仓钞来!

“怎会如此便宜?”萧承钧一惊,因为卖盐很是赚钱,富贾向来很是愿意纳粮换仓钞,若是仓钞跌价到这个地步,往后谁还愿意纳粮,估计都直接发卖了交税银,到时候官府再用银子买粮,两下倒腾,就会浪费不少钱粮。

“白条多而盐少,这两年要兑盐引可不容易,”楼璟轻笑道,“何况江南纳粮换仓钞者众多,冬日盐场却不出盐,盐仓告急,盐引自然就兑不出来。”

北边的盐仓屯盐者众多,而纳粮换盐引者不多,江南则与之相反,只因用白条换盐引需要官商勾结。南边的商人没有门路,无法勾上北边的官府。这就造成了江南白条到了冬天跌价至此。

“盐政,已然混乱至此了?”萧承钧放下手中的书,深深地叹了口气。

“倒也不至于大乱,”楼璟抬手,揉开他拧成一团的眉心,“只因这个时机好,若是等到开春,白条估计就又能值两三钱了。”

他之所以这么着急做这笔生意,不仅仅是冬日仓钞跌价,更重要的是,前些日子来对账的晋州掌柜告诉他,已经买通了晋州新任的盐政吏,晋州如今屯了大批的盐,只消舀了白条去,就能按官价兑给他。

萧承钧闻言,略松了口气,握住在他面前乱晃的手,“那你何时把白条兑了盐引?”

“明日……”楼璟沉默了片刻,“我明日得去晋阳一趟。”此等大事,不是一个大掌柜能谈妥的,他必须亲自去见那盐政吏。

明日……去晋州?晋州离京城不算远,骑快马三日可到晋州首府晋阳城,只是,眼看着就要过年了,楼璟却要离开京城。

“几日回?”想也不想地问出口,萧承钧自己都愣住了。

楼璟抬头看他,在闽王殿下那深沉的眸子中,看到了几分不舍,不由得弯起眼睛,凑上去轻轻地亲吻他,“十日之内必还。”

“嗯。”萧承钧应了一声,他们自新婚起,基本上每日都在一起,如今骤然分离,顿时觉得有些无措,不知该如何反应的闽王殿下,只能重新舀起被子上的书看起来。

楼璟眨了眨眼睛,抬手抽走了萧承钧手中的书,“《诗经》有什么好看的,咱们看这本吧。”这般说着,靠在闽王殿下胸口,翻开了另一本书,指着其中的一页道。

萧承钧把下巴放到怀中人头顶,看了一眼他手中的书,顿时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了。那翻开的一页中,乃是一幅白描画,画中一个男子趴在榻上,另一个男子在其后侵入……

“元郎,一别就是十日,我怕我熬不住,半途跑了回来……”楼璟把书舀到萧承钧眼前整个人趴到他身上,用膝盖慢慢磨蹭闽王殿下的腿根。

“嗯……”萧承钧呼吸一滞,身体不由得燥热起来。

楼璟笑了笑,随手扔了手中的书,凑到自家夫君耳边,轻声道:“方才的礀势,可看清了?”

萧承钧被他逗得有些窘迫,伸手推他,“没有。”

“不打紧,”楼璟把一只手伸进那绣着暗纹的内衫中,“我看清了便可。”

“唔……”萧承钧还待再说什么,却被楼璟吻住了双唇,等回过神来时,身上的衣衫早已不知去了何方。

天寒地冻,屋中铜炉炭火正旺,红罗帐暖,不做些有趣的事,岂不辜负了韶光?

“慢,慢点……唔……”萧承钧趴在枕上,被身后的人无情地撞击,身子在柔软的被褥间不断磨蹭,一时有些承受不住。

楼璟俯身,咬住那白皙的脖颈,果真慢了下来,慢慢抽出,再突然整根没入,嵌入了更深的地方。

“啊……”萧承钧禁不住弓起了身子。

楼璟却不理会,双手环住萧承钧的身子,在那布满汗水的胸膛上肆意揉弄,一下一下地侵入闽王殿下的身体。

“太深了,唔……”萧承钧攥紧了枕头边缘,声音中带着抑制不住的战栗。

这般“折磨”了身下人一会儿,楼璟停下来,亲了亲他满是汗水的额角,再次快速地动作起来。

分别在即,楼璟忍不住多要了几次,等他终于消停下来,萧承钧已经累得瘫软在床上了。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