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为下_55第五十四章 亏欠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55第五十四章 亏欠

绿野千鹤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作为即将去封地的藩王,萧承钧得到御批之后,已经不需要再去上朝。

楼璟吻了吻还在睡熟的人,给他盖好被子,轻手轻脚地起身离去。

“世子,用些早饭再去衙门吧。”常恩在外间悄声到。

“不了,今日衙门里事多,来不及了。”楼璟在外间由乐闲服侍着洗漱,穿戴整齐就要往衙门去。

昨晚有些放纵了,这会儿已经到了上衙的时候,三月初就要开始会试,羽林军被调去看守贡院,今日开始安排人手,楼璟作为左统领将军不能迟了。

“那也拿些点心路上吃,”常恩用白棉布包了两个热乎乎的肉饼,“王爷交代过,不许世子空着肚子去衙门。”

楼璟笑着接过来,把肉饼揣到怀里,交代常恩别让人扰了萧承钧睡觉,就翻墙出去了。

萧承钧从睡梦中醒来,腰股间很是酸软,那里还有些疼痛。昨夜在浴桶里没用脂膏,有些伤着了,想是楼璟给他清洗的时候又涂了药膏,并不要紧。闭着眼睛摸了摸身边的位置,空空的还带着余温,想必是刚离开。

睁开眼看了看天色,萧承钧微微蹙眉,翻身趴了一会儿,待腰间的酸软消去,才唤了安顺进来。

用罢早饭,萧承钧将那粗糙的杨木盒拿来,抽出那三十万两的银票,把木盒扔到铜炉里烧了。这钱是昨晚楼璟与沈连喝酒拿回来的修行宫的第一笔回本,盒子是沈连的,不可让人看到了。

把府里的事安排了一番,萧承钧只带着安顺,往静王府而去。

开春了,乍暖还寒,静王府中的地龙火依旧未停,只是炭火烧得没有冬日那般旺盛,免得人燥热。

萧承锦精神好了不少,在书房的窗前看书,窗台的花瓢里插着一支将开未开的桃花,生机勃勃,映着那张白皙的俊脸,很是赏心悦目。

“在看什么?”萧承钧看着瘦弱的弟弟,总忍不住放轻了声音。

“天下有道,圣人成焉,天下无道,圣人生焉。”萧承锦将手中的书递给哥哥,自己放松身体靠在背后的大迎枕上。

这句话源于庄子的《人世间》,意思是说天下有道,圣人就可得一番成就,天下无道,圣人也只能勉强活下去而已。

萧承钧接过那本书,并不去看,而是放到了炕桌上,“怎的读起《庄子》了?”

“晨起看到院中桃树开花,有感于世事无常,所幸我今年还活着。”萧承锦攥住哥哥的一角衣袖,微微地笑。

天下无道,圣人生焉。萧承锦自幼聪慧异常,以前也与兄长说过,若让他去做学问,定然能成为震铄古今的圣贤。而今说出这番庆幸存活的话语,可不就是在说,天下无道吗?

萧承钧看着眸光清亮的弟弟,沉默片刻,“终有一日,吾会让你达成。”

天下有道,首先要的,便是治国之道,为君之道,须得一明君在世方可。萧承锦微微颔首,“哥哥总是说到做到的。”

“三月初一便离京,有些事须得与你商量好。”萧承钧在桌上摊开一张纸,提笔往上面写了几个字。

读书人十年寒窗,盼的便是有朝一日金榜题名,会试三年一次,自然马虎不得。这次羽林军调两百人守贡院,凡有亲眷参加会试的均不得参与。羽林军都是武将世家出身的人,家中上下三辈都是大字不识几个,倒是很好挑。

庆阳伯有意重用楼璟,便想把这次的会试交予楼璟负责。

右统领瞥了一眼比他小了足有十岁的楼璟,暗叹一口气。自打楼璟提为左统领之后,凡事出风头好差事,基本上都归了那小子,可叹自己出身没有人家好,不得重用。

不止右统领,其余几位中郎将把目光集中到了楼璟身上。

“谢将军抬*,”楼璟躬身答谢,没有理会众位同僚或歆羡或嫉妒的目光,“然属下不能担此重任。”

“哦?为何?”庆阳伯皱了皱眉,想想楼璟家里也没有适龄的读书人,而且三月也没有其他的什么差事。

“属下的至交好友,赵熹赵既明,今年也要会试,”楼璟恭敬道,“京中人皆知我二人交好,属下自当避嫌。”

庆阳伯点头,倒是把这个给忘了,楼璟与赵熹自小就玩在一起,京中的勋贵皆是知晓的,若是把楼璟派了去,少不得要落人闲话,连带着也耽搁了左相侄儿的仕途,着实不好,“既如此,便交予右统领吧。”

“属下定不辱命。”右统领很是惊喜,抱拳领命,转头看向楼璟,就见那人冲他眨了眨眼,不由得轻笑,这安国公世子年纪轻轻,为人处世却滴水不漏,送人情送得恰到好处。直至此时,右统领才算生出了几分认真结识楼璟的心思。

楼璟将众人的反应看得分明,不再多言。不论赵熹会不会参加,这趟差事他都是要推掉的,顺水人情而已,自然要做得漂亮些。

从衙门里出来,楼璟骑马,去了城西的幽云庄。

幽云十六卫,除了云八出去查消息,其余十五人都在庄中,高云将人都叫过来,问楼璟有何差遣。

“闽王三月初一就藩,我要尔等贴身护送。”楼璟坐在水榭上,看着跪在地上的十五个黑衣侍卫道。

“是。”十五人齐齐应是,幽云十六卫只听主人的命令,基本上不会提出质疑。

倒是高义觉得有些不妥,“世子,十六卫都派出去,您怎么办?”如今楼璟使唤十六卫已经习惯了,特别是云八,若是都跟着萧承钧去东南的,楼璟有很多事都不好办了。

“京城至闽州,少说有三千里,那些个普通的侍卫,我不放心。”楼璟摆了摆手,生死之外无大事,他身边的事可以找别的人手,但萧承钧的安危,却是丝毫马虎不得。

以淳德帝的性子估计不会给派多少卫兵护送,京中的局势会越来越乱,怕只怕到时候有人狗急跳墙,普通的侍卫哪有幽云十六骑来的放心?

“若是没有十六卫,世子要得殿下的消息,怕是也不容易,”高云心思向来缜密,还是忍不住劝道,“十六卫原本就是两套,如今刚好派上用场,给殿下八个,您自己留八个,两下都不耽误。”

楼璟沉吟片刻,他是恨不得把好东西都塞给萧承钧的,只是骤然把十六卫都送出去,那人怕是不肯要的,一人一半倒是个好主意,“也罢,待我与闽王商量了再说,云一和云九随我入城。”

“是。”云一和云九出列,他们两个分别统领前后八卫,要商量事宜带上这两人便可。

另一边,静王府中,萧承锦单指点在桌上的纸张上,微微蹙着眉头,半晌方道,“如此,值得吗?”

“自是值得的,”萧承钧沉声道,神情很是端肃,“他为我付出良多,我自不会辜负他。”

萧承锦叹了口气,微微颔首,把手中的纸折成细条,投进了熏炉中。雪白的纸张在炉中慢慢点燃,热气撩开纸卷,只显出了半个“瑞”字,很快就被黑色吞没。

“你莫太过操劳,点到即止便可,朝中我自有安排。”萧承钧拍了拍弟弟瘦削的手背。

“我有分寸,”萧承锦抬眼看着哥哥,静静地盯了半晌,缓缓露出了笑意,“哥哥既信我,我也不会辜负哥哥的。”

萧承钧见他那自己的话调侃回来,忍不住伸手,弹了弹弟弟的额头,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他已经很多年不敢弹弟弟脑袋了,如今动起手来,仿佛又回到了儿时,心中很是愉悦。

“呵呵……”萧承锦揉了揉被弹红的地方,望着哥哥颈侧的一抹嫣红,但笑不语。

晚间,楼璟将云一和云九带去闽王府,萧承钧果然不肯带走十六卫。

“皇上给你多少人?”楼璟拉住萧承钧的手问。

原本亲王就藩,至少要给一百人的卫队护送的,萧承钧自己上书要从简,毕竟他一个废太子,不愿太过招摇,要的人多了,淳德帝怕是也会不高兴。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