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为下_66第六十五章围山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66第六十五章围山

绿野千鹤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军营中战时是不许饮酒的,平日里也只有大将宴请之时方能敞开了喝,此言一出,众人紧绷的心弦顿时轻松不少,甚至生出了几分期待。是非分明、张弛有度,才是大将所为。

楼璟来之前,已经让云九在九昌城采买了一整车的美酒,两箩筐的卤肉,在天黑之前运到了军营之中。

男人们,尤其是军营里的汉子,只要喝一顿酒,就能从充满敌意变成称兄道弟。

“将军年少有为,末将钦佩不已。”张绕端着酒碗,率先走到楼璟面前。

楼璟但笑不语,举起酒碗与他相碰,一口饮尽。

众人见将军如此好说话,纷纷跃跃欲试,按着品级地位,挨个过去敬了一番。

“将,将军,我,我叫李大牛,是个伙夫……”杂役营的统管有些口吃,见大家都敬了一番,不好不去,只得磕磕巴巴地说了一番,一张憨厚的脸涨得通红。

楼璟耐心地听他说完,笑着把酒喝了,“粮草于军中很是重要,伙夫做得好,一样可以做将军。”

“真,真的吗?”李大牛看着镇南将军那温柔可亲的笑容,憨憨地笑。

“当然是真的了,回头封你做个烧饼大将军!”张绕笑着拐住那憨牛的脖子,把他拉到一边去了,省得在大将军面前继续丢人。

给军中人喝的酒自然不能是那甘甜绵长的桃花酿之类,全是辛辣的烈酒,众人喝得很是过瘾,而楼璟就坐在主位上,来者不拒地一碗一碗地干,酒水顺着唇角不断地流出来,顺着脖颈没入衣襟之中,很快就把前襟打湿了一片。

萧承钧晃了晃手中的酒盅,在宫中常喝的都是淡酒,如今尝着这甘醇的烈酒,别有一番滋味,只是他周身气息淡漠清冷,带着些不怒自威的严厉,让众人不敢造次。

“元先生,咱也喝一杯!”喝高了的张绕晃晃悠悠地走到萧承钧面前,递给他一碗酒。

萧承钧看了看眼前的粗陶碗,放下手中的白玉杯,干脆地接过来,“请。”

粗陶碗配上廉价的烈酒,一口闷了,顿时被浓烈的酒气从舌尖烧到胸腹,辛辣之余,却也有一股难掩的爽快,萧承钧从没有这样喝过酒,突然觉得这般畅饮当真是一种快事。

“军师,好酒量,跟我以前见过的读书人都不一样。”张绕原本是存着几分戏耍之心的,谁料这大将军的军师也不是个软柿子。

“我也算不得读书人。”萧承钧微微一笑,抬头去看楼璟,那一双美目因着烈酒而变得醺醺然,正一瞬不瞬地看着他,满目柔情。

宴饮到了子时方歇,众人歪歪扭扭地倒在中帐,萧承钧扶着喝得脚软的大将军,往他的营帐中去。

出得中帐,微凉的夜风吹走了几分醉意,楼璟抬头看看天上一勾新月,“四月了。”

萧承钧仰头看了看,月牙如一条金线,呈上弦之势勾于深沉的夜空,“是啊……”转眼已经离京一个月了。

“从这里到闽州,三日便可,”楼璟趴在自家夫君肩上,一步一步地跟着往前走,“再陪我两日,我就跟你走。”

萧承钧摸了摸他热乎乎的脑袋,“若你以后长驻此地,我可以在交界处修个行宫。”他这藩王也不知也做几年,幸而楼璟离得不远。

“好啊,我就在行宫隔壁修个镇南将军府。”楼璟笑呵呵地说,眼皮却沉得快睁不开了。

萧承钧拖着他走了一会儿,看看左右无人,干脆把喝大了的镇南将军打横抱起来,那人毫不反抗并且自觉的窝进他的怀里,乖乖地靠在颈窝蹭蹭,寻了个舒服的地方睡了。惹得萧承钧轻笑出声,低头在他脸上亲了亲。

京城里的勋贵们甚少能喝过楼璟,所以这还是头一次看见他喝醉的样子,没想到竟然变得这么乖。就像一只牙尖嘴利的猫,平日里动不动就打滚耍赖挠人衣角,这会儿却软绵绵地缩起爪子任他揉捏。

次日清晨,楼璟醒来,看到完完整整穿着内衫,把他抱在怀里睡得安稳的闽王殿下,顿时觉得……后悔万分!

昨天就不该逞英雄,喝那么多酒,连装醉占便宜的力气都没有,直接睡过去了!

“唔……”楼璟不满地张口,一下一下咬着萧承钧的下巴。

萧承钧无奈地睁开眼,揉了揉楼璟的脑袋,“这么早就饿了?”

楼璟翻身,把闽王殿下压在身下,看着那张英俊的面容,俊逸的五官在晨光中变得深邃起来,觉得呼吸一紧,用清晨会变得精神抖擞的地方,互相打了个招呼,“这里饿了!”

“嗯……”萧承钧被蹭得轻哼一声,忙扶住他,“别闹了,你不是还要去点兵吗?”

“你都没有诚心诚意跟我道歉。”楼璟不满道,说好了昨晚补偿他的,结果……

“你自己睡过去了,我有什么办法?”萧承钧轻笑,把骑在他身上的家伙扒拉下去,翻身继续睡。

楼璟扁了扁嘴,起身穿上盔甲,出帐前还不忘给萧承钧掖了掖被角,这才满心哀怨地出了营帐,去操练他新接手的军队。

杨家小姐不能在山寨久留,所以楼璟上午练过兵,大致了解了营中兵力,便点了两千步兵,并一百骑兵,用过午饭就拔营出寨,直往九昌郡而去。

“胳膊疼不疼?”萧承钧看着独自骑马的楼璟,总有些不放心。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