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82第八十二章 丁忧(1/2)

日上三竿,昨夜睡得晚的两人都没能起来,闽州官员们过了时辰见闽王没来,也就习以为常地各自散去了。

因为战事又起,萧承钧要处理的事务又多了起来。

“你再睡会儿吧,我得去书房了。”萧承钧撑着酸软的身体做起来,揉了揉发昏的额角。

楼璟打了个哈欠,蜷起身子把坐着的人圈起来,“我跟你去。”

简单地用了些早饭,楼璟率先坐到了书房的长椅上,拍了拍大腿示意萧承钧躺上来,“我先看一遍,把要紧的拣出来给你。”

闽州的这些官员能干的少,闽相之位,萧承钧到现在也没能找出一个满意的人选,因而所有的事情都要他亲力亲为,很是劳累。

左右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况且今日着实身子难受,萧承钧就没有多坚持,歪在椅子上,枕着楼璟的腿歇息。

楼璟一手翻文书,一手给心上人揉捏腰肢。

“可莫再偷偷藏起来了。”腰上的那只手轻重适当,很好地缓解了酸痛之感,萧承钧舒服地闭上眼睛,笑着说他。

“哼。”楼璟哼哼了一声,心道要是再有人提及纳妃的事,他就直接撕了。

要是能有个丞相就好了,萧承钧叹了口气,虽然楼璟能帮他,但也只能做些简单的分类,文官的那些东西,他终究不擅长。

南边来犯的倭寇,基本上被徐彻荡平了,萧承钧派人盯着那些人,查清楚他们受雇于谁,到时候杀一儆百。

京城中,左右丞相在酒楼的里的谈话无疾而终,赵端没有任何的表态,拖拖拉拉地跟陈世昌打太极。

“姓陈的老匹夫,连这种事都做得出来!”赵家五老爷气愤难当,他们赵家不过是钻空子做生意罢了,比起陈家那种发国难财的,根本算不得什么,“我们家是不对,他们家就干净了?”

“他手中有西北盐政吏给的证据。”赵端皱着眉头,长长地叹了口气。

原本西北盐政吏是赵端的门生,从晋州倒卖盐引到越州,一直是水到渠成的事,奈何前些年,被陈世昌坑害,用莫须有的罪名杀了晋州刺史王坚,又换了西北盐政吏,如今晋州一带的官员几乎都是右相的人。

按理说这门生意是做不得了,谁料想楼璟竟然有手段再次弄来盐引。

“大哥,去年太子妃那么快就弄来盐引,会不会是陈世昌做下的局呢?”赵家三老爷管着盐引生意,听了兄长与弟弟的话,忽然想起来,年前楼璟只花了几天时间就兑来了那么多盐引,这么好的生意,右相怎么不自己做,而把肥肉让出来呢?

显然,这是右相抛出的诱饵,就等着他们上钩,好搜集了证据,在关键的时候掐他们的喉咙。

“唉……”赵端叹了口气,他手中也有陈家的把柄,但现在火候不到,还不是拿出来的时候。奈何陈世昌已经狗急跳墙了,若是把盐引的事捅到淳德帝面前,他这左相之位怕是就不保了。

“楼璟也跟着我们做生意,那闽王殿下定然知晓,等闽王登基,也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赵熹坐在一边,听着伯父们的争论,一阵见血地指出来,他们说这么多,无非是犹豫先自保,还是保闽王,担心那个贤明的人登基,会翻旧账。

赵端看向自家侄儿,“你怎知闽王会因为安国公世子而不计较?”

“楼璟以后定然是要做皇后的。”赵熹胸有成竹地说,那两个人好得跟一个人似的,最后萧承钧会娶别人才怪了。这盐引的钱最后都给萧承钧招兵买马了,赵家也算是出了大力了。

从一开始,赵端就是看好萧承钧的,只是赵家家大业大,并不敢完全把注压在萧承钧身上,一直都是暗中联络,幸而萧承钧并不如何逼迫他,让赵端更是心生敬佩。只是,皇储之争,是绝不能脚踏两只船的,事情到了今天这种地步,赵家已经无路可退了。

他们必须站在闽王这一边,但是,如今萧承钧不在京中,一旦陈家发难,谁来替他们说话呢?倒卖盐引,乃是抄家灭族的大罪,这种事大家都做,只是没人拿出来说,要与陈家拼个鱼死网破,实在是太不划算了。

“老爷——”众人正商议着,家丁突然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

“怎么了?”看清来人,几人豁然站了起来,这人不是京中府里的人,而是越州老家的,天色已晚,还这般匆忙,定然是家里出了大事了。

那家丁哭丧着脸,跪在地上,“老太爷,老太爷去了……”

“什么?”众人禁不住惊呼出声。

赵家老太爷,也就是赵端的父亲,八十多岁的老寿星,一直身体康健,突然间去世了,让赵家人措手不及。

悲伤了一夜,赵端赤红着眼睛,头脑却异常清醒,他突然意识到,这也许是一个从京城泥沼中抽身的好机会。

“左相告丁忧,父皇想要夺情,但赵端坚持要走,再三上奏。”萧承钧拿着京城来的信件,若有所思。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乖,大神别闹![重生]一厘米的阳光问道红尘特警力量超级基因优化液国士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