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224章 二二七(1/2)

等快要到厨房门口的时候,秃鹰没有去看厨房内的情况,而是眼带期望的向着北极熊望了过去。

北极熊知道战友在渴望什么,他听到了他的心声,他希望他所猜想的一切都只是猜想而已,但这个希望自己给不了他……北极熊闭上眼睛撇开了头去。

看到他的反应,秃鹰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倒退了几步,他木木的转头看向近在咫尺的厨房拉门。

“海哥!”仙豆突然出声打断了秃鹰的情感延续,如果任由他心中的悲伤继续累积的话,当他看到那惨烈的一幕时,他恐怕会一时经受不住这样巨大的打击。

听到仙豆的声音,秃鹰反射性的回过头去,见到她宽容而坚定的神色,他扑通扑通乱跳的心忽然就定了下来。

“海哥,我陪你!”仙豆跑到秃鹰的身边,牵起了他的手,与他十指交缠,抬头坚定而深情的看着他说道,能抚平痛的可能就只有爱和时间了吧,这个时候,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她无法为他做太多,只能给他力量,让自己做他坚强的一面。

秃鹰握紧掌中的小手,就像是紧紧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他仰天深吸了口气,将气重重的吐出之后,方才抬脚走到了厨房的门口,垂目向里面望去。

只见厨房的地上、灶台上、菜板上皆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血肉横飞的场景,而一段露着白骨的腿骨上,还套着他送给父亲的那条军裤的裤腿。墙壁上的血渍已经变得有些发黑,显然二老已经遇害很长时间了。

秃鹰当时就崩溃了,他跪在地上捂脸痛哭,但张大的嘴却发不出声音,知道他哽咽了两个来回方才用沙哑的嗓子嘶鸣出声,“爸,妈,儿子来晚了呀!儿子对不起你们啊!”说完这两句,他仿佛再难克制心中的悲痛,脊背慢慢的弯曲,头叩在了地上,就这么颤抖着悲鸣了起来。

自认心理承受能力极为彪悍的仙豆也不忍的别过了脸去,厨房内的场景实在是太惨了,这简直比丧尸吃人还要令人齿寒。

她蹲□将秃鹰瘫软无助的身子拥入了自己的怀抱,像个母亲一样的将他的头抱在自己的怀里,耐心而轻柔的安慰着。

“TMD!老子毙了这几个禽肉不如的畜生!”北极熊见战友如此伤心,胸中怒火燃燃,端起枪冲着已经彻底瘫软成一团的杜宽三人就要给他们来一梭子,却被雷豹给摇头制止了,“大熊,秃鹰的仇让他自己报。”

看到秃鹰这么伤心,雷豹心中何尝不愤怒,何尝不痛心,他也恨不得让这三个畜生直接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但如果他们这么做了,那么秃鹰的悲痛又要如何纾解呢,所以,他要留着这三个人给秃鹰泄愤。

“哎!”北极熊憋气的叹了口气,转头一拳垂在了墙壁上,将秃鹰家的瓷砖都给锤裂了,可见他心中之愤恨有多强烈。

杜宽三人纷纷惊出了一身的冷汗,秃鹰的舅舅颤颤巍巍的爬到了秃鹰的脚步,跪在地上给他磕头道,“小海啊,都是舅舅对不起你爸妈啊!小海,你就饶了你表弟和舅妈吧,舅舅愿意给你赔命啊!”

他这一出口求饶,等于是承认了他们犯下的罪行,杀人食肉啊!那还是收留他们避难的近亲啊,他们怎么就下得去这个手!还有那养的膘肥体壮面色红润的女人,一想到她是吃了人肉才能有这样的气色,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都跟看食人的魔鬼一般。

秃鹰的情绪在仙豆的安慰下慢慢平缓了下来,但神色依旧木然,显然还未从这巨大的打击中清醒过来。

仙豆看向北极熊三人说道,“你们将他们给捆起来,把嘴都给我堵上。”人都死了,现在来这求饶,那人活着的时候做什么去了,再则,如果秃鹰不回来,他们是不是就这么心安理得的活下去了,所以这个求饶虽然凄惨,但在仙豆听来,却是异常的恶毒。

山狼听了仙豆的话,立马从装备袋中掏出了绳子,而北极熊则是看到了雷豹的点头后,才上前拖住秃鹰的舅舅,上前去和山狼回合的。

山狼和北极熊将杜宽三人捆了个五花大绑,让他们连一丝挣脱的可能也无,雷豹则负责在一旁戒备,防止他们在这个过程中暴起伤人或者逃跑。

而仙豆则在秃鹰的耳边,不断温声细语的对他说这话,时刻牵引着他的神智,以免他就此懵(三声)着,人在经受重大打击或者惊吓的时候,会出现失魂痴呆的现象,这个现象在民间就叫做懵着。

“江海,听着,你父母的事不是你的错。”仙豆见秃鹰不言不语,怕他真的失魂,连忙直戳他的痛处,希望能唤醒他的神智。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快穿:女配,冷静点捡了本天书野玫瑰奇怪的先生们百无禁忌域外天魔搞事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