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而至夏_尾声:风从海上来 (下)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尾声:风从海上来 (下)

尼卡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她也微笑,在舷梯上多停了半秒。夏至安早伸出手来等着她了。她握住他的手,跨过来,站在甲板上。

夏至安看看她被风吹乱的头发,正要抬手给她拂开,听见钱老师在舷梯上大声说:“夏老师,倒是也拉我一把啊!”

欧阳灿笑着往旁边一闪,夏至安放开她的手,转身把钱星也拉上来,听他开着玩笑问是不是这一天提心吊胆的呢,笑道:“可不是嘛,你们路上正好赶上风暴。没想到比预计的还要快。”

“以老船长的经验,这点风暴不在话下。”钱星说着,招呼同事学生们去卸装备了。夏至安也要去,钱星推他一把,“你把欧医生安排好吧,这儿不用你。”

“等下我就过来。”夏至安留下来,回身看看欧阳灿。“来,跟我来。”

他从她肩上把背包接了过来,牵着她的手,拉开舱门,让她先进去。

与补给船比较起来,科考船可大太多了,里面的通道又宽敞又明亮。欧阳灿好奇地打量着,悄声说:“原来最近你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啊……看起来真不错。”

耳边虽有机器的嗡嗡声,可船几乎纹丝不动,走在舱里,如履平地。

偶尔遇到一两个年轻人,都笑着叫一声夏老师,看到她也很开心地打招呼,似乎也都要犹豫一下,才喊一声“欧医生”……连着遇到好几拨儿学生,欧阳灿都不认得,只好又悄悄问道:“他们怎么都认识我呀?”

“这船上哪个不知道夏老师的未婚妻今天要来啊?”夏至安带她上楼梯,毫不在意地回答。

“你可真是的。三两天才给我发一点点消息,还以为你没怎么盼我来呢。”欧阳灿说。

夏至安走到楼梯顶端,回身摸摸她的头发,说:“整天粘着你嘛,你又嫌烦。”

“哪有……”欧阳灿也走上来。夏至安左右看了看,没发现有人经过,迅速亲了她一下。“快,来看看你房间。”

他快步走在前面,走到一间舱门口,拧开门柄。欧阳灿站在他身后,却转过头去透过圆形的舷窗,看到了大海——此时夕阳西下,海面被红霞映的像是铺了红绸,极美……她轻叹,道:“真美啊。”

身后没有声音,她回了下头。夏至安倚着门,也在望着这边。见她回头,他微笑道:“终于能跟你一起看海上落日。”

她脸上露出笑容来。

夏至安伸手过来,理了理她凌乱的头发,手在她额头上停了片刻,才说:“进来看看……这边是女生宿舍。这次来的女生少,每个人都可以住单间。”

“你住在哪里?”欧阳灿探身进去看了看这整洁房间,里面有两张床,上下铺,她的包被放在下面那张床上。

“我住下面。没有这么亮堂,不过房间要大一点。”夏至安说。

欧阳灿点点头,问:“你是不是得去帮忙了?”

“这么快赶我走啊?好多天没见过,真的不想吗?”夏至安笑问。

“我觉得是你比较想我。”欧阳灿微笑道。

夏至安看着她,笑而不语。

“你去帮忙卸设备,最要紧是把咱们家的那个保温箱先找到——我妈做了好多好吃的,说带上来给大家分享的。”欧阳灿说。

“那我赶紧去。”夏至安说。他手指在她面颊上爬了爬,仔细看了看她。“进去休息下,等会儿我喊你上来吃饭——试下我们极其无比有营养又极其无比乏味的晚饭。”

欧阳灿微笑着点头。

夏至安走了,她站在那里,看了眼窗外——海面已经吞没了最后一线霞光,天黑了。

脸上的皮肤有点干痛,她回房间去洗了把脸。

看着镜子里浮肿的脸和眼泡,她发了会儿呆,把毛巾用冷水浸湿,冷敷了一会儿,并不见什么效果,也只得作罢。

她把随身物品从背包里取出来,整理好了,才在椅子上坐下来,抬起头来就看到舷窗下有一块很大的白板,上面密密麻麻地贴着不少图片表格,还有随手写的便利贴。想必是上一任住客在这里留下的痕迹。她没去看那上面的内容,坐了一会儿,拿了手机出来,搜索到无线网络,自动连接上,赶紧拍了几张照片发给父母,说明自己已经到了。父亲先回了消息,问她夏至安好不好。她说:“看着还不错,挺快活的……一来就看他跟萤火虫似的飞呀飞的,飞个不停。这会儿飞去帮忙卸装备了,等下见了面拍合影给你们看。”

这时候门被敲了两下,她说了声请进,见夏至安开门进来,忙招手让他过来,拉着他拍了张照片,说:“我发给爸妈看。”

“你也不让我准备一下。我看看你拍得好看么?”夏至安站在她身后,半蹲了身,下巴就搁在她肩膀上。

“你好不好看没关系的,我好看就行了。”欧阳灿逗他。

夏至安笑着亲了她一下,看她发出照片去,群里灿爸和灿妈还有奶奶都发言了,说小夏瘦了啊,快点回来,回来补补……他笑着,借欧阳灿的手发了句语音说我们很快就回的,可想你们了。现在我带小灿去吃晚饭,晚点儿跟你们聊天。

一串三个几乎一模一样的表情发了出来,欧阳灿看得好笑,问:“晚饭时间到了?”

“嗯,船上五点准时开饭,供应一小时,不等人的。晚了就只有夜宵。”

“保温箱找到了?”欧阳灿问。

“找到了……真的要分给大家吃吗?我们要不要偷偷留下一点?”夏至安笑问。

“还有几天就回家了。回去敞开了吃。这会儿变得这么小气,也不怕人笑话你呀?早上爸爸还嘱咐,说回家那天妈妈给做好吃的。”欧阳灿笑起来。

“那好吧。我都把箱子拎过来了。”

“那么沉!你也不嫌累。”

“哇,我在船上无聊,天天举铁,这个重量根本不成问题。”夏至安道。

欧阳灿看看时间,说:“快点,吃饭去。去晚了,他们都吃饱了怎么办。”

“吃饱了不是更好?剩下都是咱们的。”夏至安道。

欧阳灿瞪了他一眼,跟着起身拿了外套准备和他一起出门。夏至安把门边的保温箱拎起来,拉了欧阳灿的手。两人小声说着话,往下走了三层,都没遇到一个人。欧阳灿有点奇怪,问:“怎么不见人,饭点儿不该人人都急着往餐厅赶吗?”

“这又不是游轮,游客满坑满谷。船上人本来就不多,还得有轮班看着仪器的。”夏至安解释道。

“哦。”欧阳灿点头。她闻到了饭菜的味道,再往前一看果然就看到了标着餐厅标记的舱门。

夏至安伸手过去拉舱门,她一迈进去,就见正在餐桌边或站或坐的人一下子安静下来,停了大约一两秒钟,坐着的也站了起来,齐刷刷地喊了声“师母”。欧阳灿完全愣住了,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反应,忙看了眼夏至安。

夏至安笑吟吟地说:“我看你们是欠捶了。不是说了不准喊师母么!”

哄堂大笑。

学生们笑着跟欧阳灿打招呼,叫的还是师母,赶紧把早预备好的位子给他们让出来,请他们坐。大厨也笑着出来,说可以开饭了。欧阳灿等夏至安把学生们赶去取餐了,才松了口气。脸还是红的,可是没那么慌了。两个人把保温箱里准备好的食物拿出来摆在餐桌上,引得学生们一阵欢呼,马上就开开心心地吃起来。

欧阳灿和夏至安去取了点简单的饭菜回来,坐下来吃。

“很不错。”欧阳灿喝了口蘑菇汤,称赞道。

“那你多喝一碗。”夏至安笑着说。他看着狼吞虎咽的学生,笑笑,“还是你有先见之明,给钱老师留了一份,这些小家伙,跟狼似的。”

欧阳灿看着他那表情,很有点慈爱的意思,忍着笑,问:“钱老师怎么还没来吃饭?”

“说是先上去看数据。他是一点都不经饿的人,一会儿准下来。”夏至安微笑道。

欧阳灿点点头,默不作声地吃着饭。同桌坐的学生们一点都不拘谨,偶尔还要跟她攀谈,有人还记得哼哼,忙着问哼哼怎么样了,说夏老师最近的账号什么都不晒,好久没看到哼哼了。欧阳灿笑着掏出手机来,给他们看哼哼现在的照片……听着他们七嘴八舌地说着“哎呀长大这么多”“这么帅呀”“难怪夏老师不晒照了,这是怕我们去偷吧”,她就笑。夏至安也只是笑,趁他们凑一起看照片,抓紧时间吃两口。见欧阳灿也已经吃完了,他拉起她来,一把把手机捞回来,指了指桌上,说:“留给钱老师的不要动,剩下的全部吃光。我们先走。”

“夏老师,外面风大,要看星星的话,羽绒被要的。”正在埋头大吃的一个男生回过头来大声说。

又是一阵大笑。

夏至安在那男生后脑勺上轻轻弹了个榧子,“多事。”

他笑着跟大厨打了个招呼,带欧阳灿走出餐厅。

隔着舱门,还能听见他们在里面笑,欧阳灿说:“做学生真好。”

“是啊。你看在座的有几位比你我年纪都大,可聚在一起一点小事就能很开心。”夏至安笑着把手机还给她。“你等我下……要不跟我一起吧?我回房间拿点东西?”

“你本来是不打算让我看看你的房间的吗?”欧阳灿眨眨眼。

“不是,现在天刚黑,我不是怕你介意吗。”

“我介意什么?”欧阳灿好奇。

“介意别人怎么看你跟我这么早就进房间……”

“哎,夏至安,你……”

“要避嫌不是?”夏至安笑得厉害。

“那我偏要去了。”

“巴不得。”夏至安说着,指指通道的另一头。“从那边上去。”

两人手牵着手,笑着走在通道里。欧阳灿问:“我都没注意,你最近事不怎么晒照了哦?”

“哦?你才发现哦?”夏至安笑着反问。

“你整天在我眼前嘛……我又没空刷那些。”欧阳灿说。

“我也是因为你整天在我眼前,想晒的都是你,怕他们说我撒狗粮。”夏至安微笑道。

欧阳灿看看他,笑笑。

两人走上去,经过两扇门,就是夏至安的宿舍。欧阳灿进了门,发现这间宿舍是很宽敞的单人间。虽然是一个人住,里面还是像他的每一个住处一样,永远是整齐干净的。她走进去,忍不住啧啧两声,打量着宿舍里的摆设,“你真的是……不管住在哪里,都会弄成自己的style啊。”

“坐。”夏至安打开柜子,从里面拖出一个大袋子来,放到床上。

欧阳灿问:“这是什么?”

“睡袋。来之前想想就还是带上了,万一你要是真的有空来呢?这个季节,在甲板上坐久了,太冷。”夏至安把睡袋拿出来。“人钻进去,再坐下,就好多了。”

“要不要这样夸张……难道咱们要蹦着上甲板吗?”欧阳灿好笑地问。

“当然是上去再钻呀。”夏至安笑道。

欧阳灿看他忙着整理,那很认真的样子,像是在做了不起的大事。待整理好睡袋,他又去泡了一壶热茶、拿上一点零食,塞到背包里。

“等下可以吃。”夏至安说。

欧阳灿慢悠悠地说:“也可以看过星星,下来再吃。”

“你是不是没有看过流星雨?哪有流星雨一会儿就没有了的?”夏至安笑着给她倒了杯水,放在手边。

欧阳灿拍拍椅子对面的床沿,他坐下来,手臂撑在腿上,这距离,跟她几乎脸对脸了,能看清彼此脸上任何一点细微之处。欧阳灿细细看着他的面孔,伸手摸摸他的腮,说:“你晒黑了呀,怎么都没涂防晒霜吗?按说不会的呀。”

“最近经常忘。”夏至安笑笑,道。

欧阳灿眉一抬。

“老婆都要骗到手了,脸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脸皮也厚了是吗?”欧阳灿捏捏他的腮。

夏至安大笑,“刚刚他们乱喊,我还真有点紧张。怕你生气。”

“我还是分得清是不是开玩笑的。”欧阳灿微笑。

“小灿。”夏至安看着她的眼睛。

“嗯?”

“你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转正的事了?”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