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画咒_第二章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这场断断续续下了快一个多星期的雨,终于在临近黄昏的时候停了。

遮天蔽日的乌云在雨停之后,似乎不再有任何留恋似的、快速地散去,露出了已经渐渐西去的夕阳,霞光在刹那间透过落地窗照亮了整个内室,在已经看不清花色的地毯上投上了浅浅的剪影。

然而这样的光亮并没有持续多久,才出现没多久的太阳很快西沉,原本还呈现出渐变色的天空也被黑暗所吞噬。

这是这座位于半山腰的古老建筑的一角,倒也不是说这个房间的采光有多好,只是透过没有拉上窗帘的落地窗向室外看去,便可以看见完整的一片天空、以及那位于建筑物下方的茂密森林,这是这栋建筑物内其他房间所看不见的景色——如果不是窗户太久没有被清理过的关系,窗外的景色或许会更好。

然而即使能够看见不一样的景色,却也难掩这间屋子的年代感。

这间曾经装修华丽的房间此时此刻所展现出的,是难掩的斑驳痕迹——泛黄的壁纸、支离破碎的吊灯、还有已经看不清花色的纯毛地毯,无一不是在陈述着这个房间、或者说是这栋建筑物的悠久历史。

与这样充满沧桑感的房间所相符的,是空气中散发出的灰尘气息以及霉味——和所有久未被人开启或使用过的房间一模一样。然而稍许有些不同的,可能就是那混杂在其中的松节油的气味,这使得原本就不怎么好闻的空气变得更加的刺鼻。

只是这朝暮的变化、恶劣的环境似乎都没有影响到那个一直拿着调色盘、坐在画板前的人。

她的视线从始至终都只是停留在自己面前的画布上,手上的笔刷时不时地从调色盘中蘸取更多的颜料,然后徐徐地涂抹在已经逐渐呈现出画面的白布上。

如果忽略她那虔诚的、仿佛是看待最重要的珍宝似的目光的话,任凭谁都会以为她的心思并不在这张画上。

蓦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到了这空旷而静谧的房间内,由远及近,原本模糊的声音也因为距离的缩短而变得愈发的清晰。

她拿着画笔的手终于停顿了一下,原本并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然后这笑意快速地淡去,仿佛从一开始就不曾出现过一般。

她依旧是凝视着自己面前的画布,只是这一次,她的注意力却也不是像最初那样、百分之百地停留在画布上了。

——能够在铺着地毯的走廊上发出这样清晰的脚步声的,或许也就只有他才能够做到了吧?

(也对……)

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借着月光细细地打量着自己的作品,眉眼之间也染上了几分温和。

(原本也就只有他才知道我在这里。)

那似乎近在咫尺的脚步声终于停下,随即传来的是紧闭着的木门被人重重推开的声音,年久失修的木门发出如同老者似的吱嘎声,像是在发泄着被人粗鲁对待的不满。

而与此同时,她正好弯腰将调色盘连带着画笔放到了地上,然后直起身体看向了门口。

或者说,是看向逆着光站在房门口的那个人。

他穿着这座建筑物内的人都统一身着的皮质制服,但是这样也难掩他修长的身材,与记忆中相比要长上许多的银发披散着,或许是因为之前运动过量的关系,他的头发显得有些凌乱。已经装上了义肢的左手上装着她陌生的剑,在灯光的照射下隐隐地散发出寒光和血腥气息,令人不寒而栗;倒是他的右手,拎着一个与他形象极为不符的纸袋。或许是因为纸袋内装着重物的关系,使得这个纸袋已经微微变形。

走廊上的灯光早在几个小时前就亮起,透过门缝传递到了室内,原本她也并没有怎么在意,只是当门被人打开后,她这才觉得这原本微弱的光芒其实是有多么的刺眼。

“晚上好,斯夸罗。”

她并没有起身,依旧是坐在位子上,带着浅浅笑意地看着站在门口的男人。

“别以为你把笔放到了地上我就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了。”

被她称作斯夸罗的男人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却难掩话语中的关心。他快速走进室内后又重重地将门合上,似乎不愿让走廊上的光线过多地映入室内,“知道是晚上怎么就不知道开个灯再画,别告诉我你连开灯的时间都没有了。”

这么说着,他拎着纸袋的右手抬起就向吊灯的开关拨去,然而回应他的,是依旧一片黑暗的房间。

——还有他借着月光看见的,她脸上的笑意。

即使依旧温和、不带任何的嘲讽,却还是让他不禁有些恼羞成怒,他只能慌忙地转了话题以掩饰自己的尴尬,“你要的颜料和画笔我都帮你带回来了,不过你就真的不考虑换个房间么。”

虽然他的语气有些生硬,却还是难掩其中的关怀。

——简直和她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别扭、高傲、还有些脾气暴躁,看起来不怎么合群的他,其实却意外地懂得照顾人。

“不了,”她笑着摇了摇头,“其实住在哪里对我而言都是一样的,再说我又不是你们巴利安的成员,能在这里占据这么一个房间,我已经很满足了。”

即使这个房间是如此的破旧。

她是知道巴利安的普通队员都是几个人住一个房间的,一个人一间那都是干部才有的待遇。但她不过是被斯夸罗捡回来的,寄人篱下还能有这么一个房间让她借宿她已经很满足了,不会也不能再贪求更多。

而且……她也没有奢望过自己能够在这里久留。

“喂,温妮莎!”

她的语气让斯夸罗皱紧了眉,像是想要再说服对方,却被对方笑着打断。

“东西就替我放在桌子上吧。”

温妮莎装作没有看见斯夸罗快要暴走的表情,变相地示意对方不要再继续劝说自己,“我呀……只要有这些东西就满足了。其余什么的,真的不用在意的。”

斯夸罗瞪了温妮莎许久,发现她真的心意已决无法再劝说后,只能按照她说的那样,将手中的纸袋放在了只铺着一块白布的方桌上,上面堆积着这些天他带来的其他颜料和画笔。

“你这家伙的性格还真是一点儿都没变。”

——还是只要有颜料和画笔就可以过得很满足的笨蛋。

温妮莎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任何改变,像是完全不在乎对方这句话中的褒贬,“你也一样,斯夸罗。”

依旧是和以前一样,只会别扭地担心别人,从来都不会直接地表达自己的关心。

斯夸罗像是听出了温妮莎平静回答后的、更深一层的含义,皱着眉想大声反驳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虽然他很早就知道她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人,却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然后再一次地扯开话题,“你就不想知道现在外面的情况么。”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