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画咒_第三章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这是温妮莎被斯夸罗捡回来的第十天,这些日子里她除了睡眠之外,其余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这架位于落地窗边上的画架前度过的。

画板上的画早已不是几日前的那副,而她在这些日子里画的画,基本上最终都被放在那张之前被斯夸罗摆放颜料的桌上。至于那些温妮莎嘱咐斯夸罗买来的各式颜料和其他绘图用的工具,则是被懒得来回走动的温妮莎堆放在靠近落地窗一侧,方便她随时拿取与替换。

自从那一夜与斯夸罗对话之后,温妮莎已经连着有三天没有见到他了。

并不能说不想念他,事实上当几年前斯夸罗突然就从那所黑手党学校毕业之后,温妮莎就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这位好友。

只有每年定时会在四月一日送到她家的生日礼物,和一张用潦草的字迹写着“生日快乐”的纸条,无言诉说着她的故友还活着的事实。

温妮莎不知道这些年来斯夸罗这些年来过得究竟好不好、有没有受伤、那暴躁不懂得退让的脾气有没有让他吃亏;或者有其他的女性也读懂了他那笨拙的温柔,进而和她一样,傻傻地喜欢上了这个不懂得爱情为何物、一心只知道练剑的笨蛋。

又或者,他其实也有了自己喜欢的人。

——这比知道也有人喜欢上了他更让温妮莎感到不舒服。

但她说到底和斯夸罗也只是童年的玩伴这样微薄而脆弱的关系,不可能在她都有了自己的朋友圈之后,斯夸罗的身边却连一个异性都没有。

只是如此一来,她和斯夸罗原本就不是太深厚的关系可能就会变得更淡了。

说不定一直到最后,他们仅仅只是“认识的人”这样的关系。

这是温妮莎一直以来的顾虑,这些年里她也曾想过是否要抛弃这段一厢情愿、甚至永远都不可能有回应的感情——毕竟她与斯夸罗只是年少时的友人——说不定在斯夸罗的心中,他们连友人都算不上。

随着年龄的增长,心智愈发地成熟不说,交际圈也越来越广,她的身边也不乏追求者,她完全不需要吊死在斯夸罗这棵无望的大树上。

但最终她还是不舍。

心中的这抹银色光芒无论如何也无法褪去其光芒,而她对斯夸罗的思念在这些年来更是伴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愈积愈深。

相较之下,这三天的不见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只是温妮莎从未想过,一场飞来横祸会让他们再聚首,她也只能说这是造化弄人吧。

不过她只要知道对方过得很好,原本发梢微微上翘的短发这些年已经蓄长,整个人看上去也很精神;虽然是断去了左手,可从他装在义肢上面的剑来看,对方应该是得到了他想要的,这样就足够了。

虽说在她如此思念的人提出让她留下之际,却表示自己要离开的确是有些不识抬举——她应该要答应他的,既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也可以一直见到他、不用再忍受思念之苦。

但是温妮莎却怎么都不想将自己身上的血债与仇恨、还有那些无尽的琐事追加在他身上。

可是温妮莎却发现,自己一旦见到他,就怎么都不想离开了。

“这该怎么办。”

温妮莎看着眼前一片空白的画布然后重重地吁了一声气,接着她又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画笔上早已染上了调色盘中调好已久的颜色。她轻轻地摇了摇头,像是想将那些杂乱的思绪全部甩出脑袋,最后她重新恢复了最初平静,抬手在这张白色的画布上落下第一笔。

艳丽的红色颜料与作为背景的白色画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只是随着一朵栩栩如生的红色茶花在画纸上的形成,温妮莎的表情却越来越难看。

——这是她已故的双亲最喜欢的花。

虽说这几天她除了那几张和斯夸罗有关的画之外,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画花卉,甚至画的花卉都可以编辑成册当成花卉图鉴了,但是她却尽力避免画茶花。

父亲为了保护她而亡,可她空有这一身招罪的能力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在斯夸罗的庇佑下坐在这里画着一张又一张的、不能为父亲报仇的图画。

她痛恨这样软弱无力的自己。

看着嫣红的茶花,温妮莎脑中却只有父亲浴血的模样。

这是她至死不能放下的恨。

“‘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以赛亚1:18。”

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一开始就什么都没有。

没有这绘画的天赋,也没有那招罪的能力。如果她从一开始就什么都没有的话,那么事情也就不会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了。

“至少如果我能够知道那些罪魁祸首的长相和名字就好了。”

她轻叹着。

可如果她能够知道这两点的话,那么她现在也就不会在这里坐以待毙了。

温妮莎握在手中的画笔没有放下,倒是调色盘却已经被她搁置到了一旁的矮凳上,她原本弯下的身体刚刚直起,忽然就像是察觉到什么,立刻向门口望去。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