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画咒_第五章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温妮莎的房间换了。

斯夸罗可以说是异常强硬地让她从原本破旧且充斥着奇怪气味——甚至连唯一的吊灯都失去了任何功效的房间,换到了巴利安干部们的居住区域。用那个自称王子的金发少年的话来说,这是巴利安干部等级的成员才拥有的待遇。

可温妮莎受到待遇的待遇越是优厚,她的心绪便越是混乱。

或许眼下唯一一件能够温妮莎感到欣喜的事情,便是她的新房间就在斯夸罗房间的隔壁——是的,就像他们小时候那样。

温妮莎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的尤其喜欢看哥特小说与恐怖电影,可这并不代表她真的不害怕小说与电影中的那些情节与出现的“人物”;更可怕的是她还喜欢发挥她丰富的想象力——简单来说就是喜欢胡思乱想。

所以在这个时候,温妮莎便只能抓上唯一能陪同她的人。

——斯夸罗。

就算是大白天一个人坐在屋内看小说,她也一定会选择坐在靠近落地窗的那个位置,因为这样一来她稍稍抬头就可以看见在院里练剑的斯夸罗,那因小说情节而悬着的心和油然而生的恐惧感随即便会消失。温妮莎不清楚斯夸罗究竟是否知道她这么做的原因,但可能是她这样的行为并不会影响到他练剑,所以最后他也默认了。

到了晚上斯夸罗不练剑了,她就会抓着他陪自己看恐怖片,每每当屏幕上出现那些足以让她一夜无眠的镜头时,她就会抓紧着斯夸罗的手臂、扭开头偷偷地仰视着他的侧颜。那时候斯夸罗便会开始念叨着,说着诸如“既然这么害怕那为什么还要看”之类的话,可他最终却还是没有推开她的手或者是将电视关掉——甚至是耐心全无地起身离开,他只是嘀咕着看似不耐烦的话语,最后陪她将片子看完。

——虽然其中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她仰视着他的侧颜中度过的。

看哥特小说与恐怖片的另一个后遗症便是晚上睡不着觉,这时候只比她大几个星期的斯夸罗就好像是一位年长她许多的兄长一样陪着她——即使他的脸色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好,甚至有时候依旧会对她念叨,抱怨她为什么总是那么喜欢看那些“鬼东西”——可他最后还是会坐在她的床边等待她睡着之后才关灯离开。

温妮莎想,如果她将这些过去说给斯夸罗现在的同僚们听的话,他们肯定以为会她还没睡醒在说胡话。

不过那些人就算是有兴趣听,她也不会告诉他们的。

因为这是只属于斯夸罗与她的过去。

也是她的珍宝。

似乎是因为回忆到了这些温暖而又甜蜜的过去,坐在床沿边上的温妮莎不禁露出了一个笑容,她抬起头再一次打量着自己的信访件,前阵子斯夸罗为她买来的各种颜料与画笔已经被她好好地整理了一番,现在全部都放在角落的橱里。

至于画架,她并没有收起,而是像之前在那个破旧的小屋子里时那样放在落地窗边,旁边放着一张矮桌,便于她画画时放颜料与画纸。

说实话,现在她在巴利安的生活不比她还生活在自己家或者是在校读书时差,与她流亡的那段时日相比更是要好上太多。

更何况这里是巴利安总部,那些正在捉她的人即使知道了她躲在这里,但看在彭格列的面子与巴利安在外的威名上也得掂量一下,毕竟稍微有点脑子的都知道,与巴利安为敌就是自寻死路。

可是温妮莎也知道,巴利安并没有要收容她的必要——即使她是斯夸罗的发小。

如果那些觊觎她的家族联手,就算是巴利安也不一定能够全身而退。

温妮莎打开橱窗拿出了画笔与一盒颜料,然后随手抽出几张画纸,接着在机械地做着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后坐到了画板前,开始了没有目的的绘画。

她现在心里乱得很,除了见到斯夸罗、听听他的声音外,也就只有画画能够让她暂时回复平静。

可她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再打扰到斯夸罗,所以就只能打开画纸拿起画笔。

温妮莎知道那个名为玛蒙的小婴儿最后让她留下是为了什么——与她素昧平生的他当时能够清楚地念出她的名字,就代表他知道了她的秘密。

那么让她留下,也定是因为她的秘密对于现在的巴利安有用。

温妮莎拿着笔刷蘸了些灰色的颜料,然后在被固定住的画纸上徐徐涂抹,神情专注落笔平稳就好像心无旁骛一样,

可是不是。

“如果是这样的话……”

温妮莎的动作一顿然后将拿着画笔的手收回,她看着画纸上那灰色的影子,最后将笔丢进了洗笔筒里。

她已经有了答案。

没有收拾画具,温妮莎直接起身向隔壁房间走去。她知道这个时间斯夸罗应该是在房间里擦拭保养他的剑——这是他从小的习惯。

如果在这些年里这个习惯并没有因为他装上义肢而改变的话。

“斯夸罗。”

她走到斯夸罗的房间门口却并没有立刻推门而入,而是抬手敲门,“是我。”

并没有让她等太久,也没有让她自己进来,斯夸罗几乎是在她话音刚落没一会儿就跑来开门,“什么事?”

“有些事情,我想对你说。”

“最好不是告诉我你还是决定要离开。”

斯夸罗嘀咕了一声,却还是侧开身让温妮莎进屋。

他们都没有站在房门口聊天的习惯。

温妮莎进屋时瞥了一眼斯夸罗的左手,发现装在义肢上的长剑已经被取下,而放在桌上的长剑与绸布证明她之前的猜想并没有错。

“说吧,你想说什么。”

给温妮莎倒了一杯水,斯夸罗将水放到她的面前然后坐到了她的对面,看似没好气地开口。

明白他是在担心自己可能还是决定要离开,所以温妮莎只是笑了笑,却并没有介意自己青梅竹马的这点“小脾气”。

“放心,我来找你并不是为了对你说我还是决定要离开。”

斯夸罗的表情因为温妮莎的话而变得有些古怪,似乎是送了一口气又像是在担心温妮莎会说出别的什么他不乐意听见的话。

在这样复杂的情绪之下,斯夸罗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只是选择静静等待温妮莎的答案。

他知道温妮莎也希望他这么做。

“相反的,我选择留下。”

温妮莎看着自己的青梅竹马,表面上看似没有波澜但只有她自己知道,此时此刻她的心情是有多么的忐忑与紧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