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画咒_第七章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在斯夸罗那里求抱求安慰平复了心情之后,温妮莎替自家的青梅竹马整理了一下他的外套——其实她做的也就只是捋平了斯夸罗大衣上的褶皱。

温妮莎在斯夸罗的配合下把他拖回到他之前坐的椅子边上,然后踮起了脚在他的双肩上一按,斯夸罗也非常配合地坐回到了椅子上。

“你房间的卫生间在哪里。”

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之后温妮莎却没有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而是这么问道,斯夸罗也没有觉得奇怪,只是抬手朝某个房间一指,温妮莎回了句“等我一会儿”之后便朝那里走去。

每次哭完后洗把脸是温妮莎多年前的习惯。

之所以说是多年前,那是因为自从斯夸罗去黑手党学校前一天晚上,她躺在自己床上抱着枕头大哭了一会之后,她无论人前人后就都没有再流过一滴眼泪。

直到今天。

温妮莎的习惯斯夸罗自然是知道的,他甚至拿了包他很少用的纸巾,在温妮莎顶着那张因为没有东西可以擦而湿漉漉的脸坐到他面前时递了上去。

“言归正传,”抽了两三张纸巾往脸上一抹,随后习惯性地将纸巾揉成一团的温妮莎看起来也精神了许多。

斯夸罗看着已经恢复了的温妮莎也稍稍松了口气,然后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

其实在刚才温妮莎去洗脸的时候,他就猜到温妮莎今天会来找他,肯定不止是单纯地要告诉他有关她的秘密——他们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温妮莎既然隐瞒了他那么久,那么不到万不得已肯定不会告诉他。

或许现在对于温妮莎而言,便是那个万不得已的时候。

再联想一下温妮莎刚刚进来时对他说的话,接下来温妮莎要提的内容斯夸罗大概也可以猜到了。

“我之前也说了,我不可能平白无故地留在巴利安,虽然你看在过去的情分上护着我,但是我也不想更不会让你在巴利安难做。”

对于斯夸罗将她带回巴利安这一举动她很感激,但是温妮莎同时也知道长此以往下去必定会出问题。

除非她离开。

又或者她有足够的筹码让她得以继续留在巴利安。

哪怕这只是暂时的。

“其实我……”

斯夸罗皱了皱眉刚想说什么,就被温妮莎抬手打断。

“请让我说完,斯夸罗。”

对于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斯夸罗,温妮莎鲜少用敬语,斯夸罗本人亦不是在意这些细节的人。但是斯夸罗却很清楚,一旦温妮莎对自己用敬语了,就代表她是认真的。

这时候他最好顺着她、认认真真的听她把话说完。

——否则他的后果不堪设想。

见斯夸罗是真的安静下来了,温妮莎停顿了片刻后再一次开口,“我知道你想护我,但是如果将这当作是一场交易,在巴利安庇护我的这段时间里,我也用自己的能力为巴利安做些什么。只有这样,我才可以将你的保护接受得更心安理得一点。”

斯夸罗细细地看了温妮莎好一会儿,知道温妮莎并不是在开玩笑——事实上他也明白,温妮莎从来不在任何正事上开玩笑。

“你知道用你的能力为巴利安做事意味着什么吗?”

沉默了好一会儿,他看着温妮莎突然开口说道,其实他知道聪明如温妮莎肯定已经想到了这一点,但他还是不死心地想要再加以确认。

就算他的剑上早已沾了不知道多少人的鲜血,就算他是杀手、是巴利安的一员,但这也并不等于他会乐意看到从小到大都想要保护的温妮莎的双手也如同他一样罪孽无数。

她只需要像他记忆中的那样,或者捧着一本书、佐以茶点享受一个下午;或者满手颜料拿着画笔对着画板上的画纸涂涂抹抹就可以了。

就算发生了什么事也都由他来解决就可以了。

她实在没必要闯进这个世界。

“斯夸罗,自从我的秘密被曝光、被那些黑手党们追捕开始,我就已经逃不出这个世界了,”温妮莎自然也知道斯夸罗问这个问题的用意,更清楚斯夸罗并不想让她的双手沾上颜料之外的东西。

其实她也不想。

但是从父亲死亡那一刻开始,她即使是不想也不可能了。

杀父之仇必须得报,有家不能回的痛苦她也必须要让那些人同她一样饱尝一番。

如果他们从未心生歹念,那么她与他们便是老死不相往来的陌生人,她过完她平淡的一声,他们依旧是风光的黑手党大佬;可如今他们害她至此,那么她温妮莎·柯拉罗即使当初是良善也不会就此罢休的。

“而且我的性格你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若对她友善,她与人无害;若漠然置之,她视你为无物。但是一旦加害于她甚至触及逆鳞,她就算是拼个鱼死网破也要百倍偿之。

“斯夸罗,这个仇,我必须要报。”

而且是要亲自报。

虽然温妮莎的语气依旧平静,甚至脸上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但斯夸罗却从那似是轻描淡写的话中听出了几分杀戮的意思在——即使他从她的身上完全感受不到半分的杀气。

“我知道了。”

斯夸罗从小就犟不过温妮莎,更何况这一次还牵扯到了温妮莎敬爱的父亲——虽然斯夸罗大部分时间就视人为垃圾废物杂鱼,但是对于这个从小就照顾他的长辈,他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敬重的。

即使对方对剑术一窍不通。

总而言之,温妮莎的心情与现在的决心他多多少少也有些理解和可以感受。

“如果可以的话,带我去见一下他们吧,”温妮莎指的是自然斯夸罗的同僚——巴利安的其他高层,“就算你这里说通了你也可以做主,但不和他们沟通好今后也会问题不断。”

斯夸罗想了想,也同意了。

如果他就这么自己决定了——虽然就像温妮莎说的那样,现在身为代理首领的他的确可以——但如果现在不和那些麻烦的家伙把话说清楚,谁知道他下回出任务的时候那些家伙会不会又把温妮莎带走。

不如趁着今天他和其他人都在,直接把话给讲清楚。

他也可以争取多给温妮莎谋点福利。

自然,是从玛蒙那里。

想了想这个时间点里其他人应该会在哪里做些什么,斯夸罗才起身准备把人叫齐开会就被温妮莎一把抓住。

“怎么了?”

他看着拽着他往她屋子里走的温妮莎,忽然有些不明白温妮莎的用意。

温妮莎从她带来的为数不多的行李中捣鼓了一会儿,一边拿出了几张黄色的纸条一边说道,“自然是给等会儿的才艺展示做准备。”

这话换做是旁人铁定不明白温妮莎在说什么,但斯夸罗却奇迹般地理解了。

“你等会儿要演示你的能力?在他们面前?”

连和温妮莎从小就相识还一起长大他,也还是到了今天才知道温妮莎拥有这样的能力,至于她能力究竟是什么,他就算听她亲自阐述却也还是有些迷茫。

但巴利安的其他人迄今为止才和温妮莎见过一次,温妮莎甚至连他们叫什么都不一定知道就要在他们面前演示自己的能力,这让他怎么气得过——即使他们是他的同僚,斯夸罗却还是有些不满。

“不去露一手怎么能够让他们接受我。”

拿出了之前拜托斯夸罗去特意去弄的毛笔、朱砂和墨水,温妮莎将这些材料揣进了兜里,然后将黄纸贴身存放,爱惜程度显然不在一个等级之上。

“怎么,斯夸罗你吃醋了?”

同斯夸罗一同离开了房间,温妮莎在关门的时候随口问了一句,而这时恰巧有一名巴利安的成员路过,还没来得及向斯夸罗打招呼就听见温妮莎的这句问话,立刻吓得脚都软了。

斯夸罗趁着温妮莎还没来得及转身,狠狠地瞪了眼那个只是单纯路过的巴利安成员,一边下意识地移了一步挡住了那个巴利安成员看着温妮莎的视线,眼神之凶恶足以让那个可怜的巴利安成员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担心自己是不是会被报复。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