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九章(1/2)

“等等,玛蒙。”

虽然玛蒙只是说让温妮莎去找个人,甚至都没有说那个人究竟是谁,但在场的巴利安高层的平均智商毕竟也不低——即使有人拖了后退,可其余的却都是聪明人,所以众人很快就反应过来玛蒙指的究竟是谁。

而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斯夸罗则是立刻瞪向了自己的同僚。

让温妮莎去找Xanxus的行踪其实并不失为一个好主意,且不提巴利安的干部们都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到时候要“核对答案”也是再方便不过的了;关键是“想尽一切办法将首领救出”,就是巴利安这些特立独行的干部们这七年来没有变成一滩散沙的最主要的原因。

“斯夸罗,你应该是最清楚这件事情的重要性的人了。”

玛蒙完全无惧于斯夸罗铁青的脸色,始终淡漠的语气就仿佛是一盆冰水一样浇在了斯夸罗的身上,让本想要护着温妮莎的斯夸罗一时之间说不出任何话,最终只能将头撇开。

其实干部们都很清楚,当年的那次事件之后彭格列总部之所以只是冷处理了巴利安,还是因为从巴利安建立开始就是彭格列最后的一把枪,如果真的毁了巴利安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而削弱近年来逐渐变得不受控制的巴利安的实力与势力,说不定是彭格列总部长久以来都想做的事,只是碍于没有机会。

那一次的事件不过是送给彭格列一个现成的藉口罢了。

成王败寇,以失去首领为代价的动乱对于巴利安而言是一个重创,就算让斯夸罗就任临时首领也无法抹平这个创伤,昔日意气风发的暗杀部队蛰伏了七年便是在等待着首领回归这一日,为了这天的到来他们不惜付出一切代价。

是的,这些斯夸罗都懂。

他甚至比巴利安的任何一个干部都明白、也更加迫切地渴望着那一天的到来。

可他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将温妮莎也扯进了这滩浑水中。

如果今天站在这里的是任何一个人他都不会插手分毫,说不定还会冷眼旁观玛蒙等人的刁难,再时不时地补上一句“垃圾”以示不屑,但他却完全无法接受那个被刁难的人换成了温妮莎。

其实从首领被关一直到温妮莎出现之前,巴利安并不是完全没有吸收过“新鲜血液”;只是撇开那些底层人员,那些或自动申请加入或被分配进入巴利安的、据说是有能力的黑手党,最后几乎全部成为了路斯利亚的收藏品。

这也就是巴利安的高层一直维持在首领离开时的数目的原因。

是的,七年来没有一个人通过了巴利安干部们的刁难。

就算是那些为了不引起彭格列总部的注意,而被迫收纳进巴利安的、据说是精英的人,最后也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人间蒸发。彭格列总部最初还会因为面子上过不去而训斥几句,但是巴利安总是能说出点理由来辩驳,而内容基本上也是换汤不换药,归根究底也就那么一句话:你们送来的人太菜了,随便出个任务就会死能怪我们?

时间久了,彭格列的这些高层在明白了巴利安的确是顽劣难改之后,也就放弃了往巴利安塞人、逐渐替换巴利安干部、最后重新接管巴利安的想法。

不过在看见那些或巴利安主动寻找,或自己上投名状的精英在进入巴利安总部之后的下场基本上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彭格列那些早就对巴利安心怀不满的高层们最终也只能闭上嘴。

斯夸罗完全无法想象如果温妮莎无法通过这场考验之后,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到时候就算有他护着,温妮莎接下来的日子也不一定会好过。

温妮莎自然是察觉到了身边人的情绪开始变得不稳定,她大概也能猜到玛蒙要她去找的那个人并不简单——说不定就是那日玛蒙留她下来的理由。温妮莎思索了片刻,随后抬起头看向了自己的青梅竹马。

“难不成,斯夸罗你是不相信我?”

“我……”

斯夸罗闻言立刻扭头看向温妮莎,但是温妮莎却已经移开了视线。

“如果只是想要找人的话,那么只需要有对方的容貌和名字就可以了。”

温妮莎一把抓住了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斯夸罗的手,对着玛蒙说道,接着再一次地看着自己的青梅竹马,“我刚才只准备了符纸,你陪我回房间拿一些东西吧,斯夸罗。”

这么说着,她回头看向了玛蒙,“可以么。”

——你都这么说了我能说不行么。

玛蒙在心中小小地吐槽了一声之后,便点头让温妮莎拖着斯夸罗离开了。

“玛蒙,你就这么放心斯夸罗不会告诉她么,”看见门被人再一次合上,贝尔凑到玛蒙身边问道,事实上他也没有想到玛蒙会出这个题目。

而斯夸罗的反应也是出乎意外的有意思。

“斯夸罗他不会。”

玛蒙的语调依旧和之前一样,但是内容却是异常的自信,贝尔见自己问不出什么,只能无趣地坐到了沙发上,等待着接下来的好戏。

另一边,斯夸罗沉默地陪着温妮莎回到了她的房间,不过这一次温妮莎却没有像之前那样翻箱倒柜地去找东西,而是非常有效率地拿起了之前被自己搁在一边的画纸,又拿了放着炭笔的盒子就和斯夸罗向干部们所在的房间折回。

斯夸罗从始至终的沉默温妮莎自然是看在眼里——她很清楚,斯夸罗这是在闹别扭。

见对方的确没有再开口的意思,温妮莎最终只能选择由自己先出声。

炸毛的鲨鱼是需要爱抚的。

“偶尔也试着信任我一次吧,就和刚才一样,斯夸罗。”

她说。

“而且,我可不是只会给你惹麻烦啊。”

“你明知道……”

他们是在故意为难你。

玛蒙等人说到底毕竟也是他的同僚,斯夸罗后面半句话卡在喉咙里也不知道是该宣之于口,还是选择再一次咽回去。

然后他看见了温妮莎的眼神。

即使由于围巾的缘故让他看不清温妮莎现在的表情,但是那双眼睛里却已经写满了她的答案。

“我当然知道,”她说道,“但是斯夸罗,如果要让他们认可我的能力从而让我留下,那么我只能按照他们说的去做。”

温妮莎的话句句在理,斯夸罗也知道他的那些同僚们的确各个不是省油的灯,温妮莎就算展示了她的能力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也不一定认同她,如果她刚才推辞了……

“还是觉得不爽啊。”

就算这些利害关系斯夸罗都知道,但是看见有人当着他的面欺负温妮莎,他怎么都觉得忍不下去。

——即使对方是他多年的同伴。

“可是斯夸罗,我不可能总是躲在你的保护伞之下,”巴利安要找的人究竟是谁,温妮莎心中早就和明镜似的,现在只等玛蒙接下来把对方的名字说出来给她核实了。

如果事实真的和她想的一样,那么她也必须早点给自己做好打算。

“你这是什么话,你认为你的那点烂摊子难道我还收拾不好么。”

小时候他给她收拾的烂摊子还少么,就算是现在温妮莎的这身能力引来的麻烦他都可以收拾干净——虽然麻烦了点,但只要温妮莎开口他绝对可以把这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

事实上他现在就想把那些觊觎他的温妮莎的垃圾全部解决干净了,只可惜如果他这么做的话,温妮莎绝对会和他闹别扭。

“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温妮莎轻叹了一声,“虽然现在被这些麻烦给缠着,我也不能因为自己的私事去连累旁人……”

如果不是机缘巧合她真的连斯夸罗都不想麻烦。

“但我今后总还是要结婚的,斯夸罗,我可不想成为伊丽莎白一世。”

斯夸罗并不擅长历史,这些文化课黑手党学校虽然也有上,但并不全是必修课——就算是必修课也留不住斯夸罗,所以他对温妮莎说最后一句话的用意并不是很清楚。

但这并不妨碍他对前面那句话的理解。

事实上,他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清楚温妮莎对婚姻的理想的人了。

温妮莎一直都在说要在自己三十岁之前就把自己嫁出去,并且生一对可爱的女儿或者一对兄妹。如果是兄妹的话最好是双胞胎,如果运气不好的话,那么哥哥一定要比妹妹大五岁,这样才可以照顾妹妹。

类似的话温妮莎从小到大说了无数次,听得斯夸罗耳朵都快起茧子不说,甚至温妮莎提了个头他就可以直接背下去。

却没有想到阔别多年之后,温妮莎还会提起这样的愿望。

而斯夸罗,他虽然早就清楚有这么回事——甚至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但如今再一次听见,心里却总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斯夸罗不知道应该将这种异样的情绪称之为什么,但他却知道自己并不喜欢现在这样的感觉。

就仿佛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温妮莎,马上就要成为别的男人的所有物一样——他甚至无法想象温妮莎牵着别的男人的手走进教堂的画面。

而说出这番话的温妮莎偷偷地看了眼脸色沉重的青梅竹马,她大半张脸被包裹在围巾之下,只剩下那双浅绿色的眼睛露出,深深地映着斯夸罗的侧颜。

最后,她沉默地将视线转向了正前方。

前方是一片深红,巴利安的走廊上似乎都是铺着这个颜色的地毯,温妮莎一晃神就觉得自己现在似乎正置身于一条血路上,前后都是血红一片,迷了眼也迷了方向。

从她决定走上这条路开始,就没有了回头的可能。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疯狂出租漫威之特殊后勤人员萝莉养成记柯南之军火女王你能保守秘密吗?席卷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