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画咒_第十三章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正如玛蒙向温妮莎承诺的一样,这之后的几个星期里,那些正在参与追捕温妮莎计划的家族名单、以及这些家族的内部资料被一一地送到温妮莎的手中——甚至就连那些首领的长相体重身高血型连带着兴趣爱好都一个不落。

其实玛蒙和温妮莎的交易在巴利安高层中并不是秘密,就算温妮莎和玛蒙谁也没有公然地提过这件事,但是众人多多少少也能猜出一些来。

——否则玛蒙留温妮莎在巴利安是做什么。

同情心爆发么?

因为那个事件的缘故,巴利安被彭格列总部冷落了许久,也是直到近两年双方的关系才渐渐开始回暖——只是这所谓的回暖也只是相较于最初几年而言。

任务量相较于事件发生之前少了许多不说,所有需要巴利安出的任务都是由彭格列总部直接派人来下达的不说,有时候就连出任务的干部都是由总部直接决定,不容巴利安私自安排。

前些日子温妮莎闲得慌,一时兴起便和斯夸罗一起去上次的那个房间,同玛蒙他们一起喝下午茶聊天。

从他们的言语之中温妮莎也不难发现其实这些干部们都很清楚,清楚这些从各个方面都压制着巴利安气焰的馊主意全非是九代目本人的意思,真要说的话,倒更像是九代目身边那些早就一只脚踏进棺木的老东西的主意。

不过巴利安这些心高气傲的干部们最终却把这些都归在了彭格列总部仇恨的源头——九代目的身上。

从头听到尾的温妮莎表示九代目这是躺着也中枪。

不过也正是因为任务全都是由彭格列总部直接指派的,所以巴利安的情报部变得清闲了许多。

有时候温妮莎也在想,斯夸罗和玛蒙把找她仇家的这个活丢给了他们去做,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也是在磨刀,让他们别因为太悠闲了而变得没了用处。

然而巴利安众人很快就发现,情报部门在被斯夸罗敲打过后,效率变得甚至比当初还要好上几分,只是得到了资料之后的温妮莎却并没怎么急着下手。

每次像看小说连载一样把资料看完了之后,温妮莎就把这些资料分门别类地放在了不同的文件夹里。

因为斯夸罗事先的命令,温妮莎得到的资料都是情报部门在收集好了之后,先送去给顶头上司斯夸罗过了目,再由斯夸罗转交给她的。

这也就意味着资料上的内容斯夸罗都知道。

所以斯夸罗最初在看见温妮莎把那些资料给分了类时也有些好奇,不过当他随意地翻看了一部分之后,却发现被温妮莎分在一类中的资料没有任何的共同之处。

斯夸罗也不是没有问过温妮莎,但是最终得到的也就只有温妮莎带着几分神秘的笑容。

也就在斯夸罗询问了温妮莎这个问题之后没过几天,他就得到了某几个家族的首领因为各种原因离奇死亡的消息。

在短暂的惊讶过后,斯夸罗又回忆了一下,结果发现那些因为各种原因而死亡的家族首领……全都是之前被温妮莎放在标号为1号的文件夹里的。

——从此以后斯夸罗再也没问过温妮莎半句和分类有关的事情。

温妮莎是如何和那些家族算血债的,巴利安的几个干部也没有怎么多问。毕竟他们这些在巴利安的当干部的,谁身上没点故事,而那些不能亲手将过去给抹平的,就算是进入了巴利安也不能活得长久。

所以从另一个角度而言,他们甚至还有些欣赏温妮莎的作为。

当然,在欣赏的同时,他们也将注意力放到了那个让温妮莎足不出户就能报仇的能力上。

“嘻嘻嘻嘻,忽然就觉得有些火大。”

正在和其他人打牌的贝尔一抬头,然后看着在一旁画画温妮莎就这么说道。

这几个月足以让温妮莎和巴利安的高层们混熟,原本每天都窝在房间里喝茶画画看资料的温妮莎,也逐渐将休息室的一角作为了自己的画室。

贝尔等人倒也没有阻止,毕竟温妮莎的能力无论看多少次都让他们觉得神奇;玛蒙虽然同样也是天生异能者,但怎么也做不到像温妮莎这样连房门都不出,光是画画就能一边度过一个下午一边报仇的。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温妮莎的这一能力也让这些心高气傲的杀手们觉得有些郁闷。

“咧着嘴笑着说自己火大的,也就只有你了吧。”

正在看自己存款的玛蒙瞥了他一眼,随后又将视线移回到了手中的银行存折上。

“难道不是么,”贝尔又看了看温妮莎然后打出了两张牌,“同样都是杀人……”

后面的话贝尔也没有来得及说完,坐在他正对面的斯夸罗就跟着甩出了两张牌,同时还不咸不淡地睨了他一眼。斯夸罗的眼神虽然也算不上是警告,但是警觉如贝尔却还是立刻就发现了,随之又是一阵意义不明的笑声。

而作为话题中心的温妮莎对此却置若罔闻,依旧专心致志地照着搁在一旁的照片在画纸上涂抹着。

“斯夸罗,”玛蒙再一次停下了自己的动作,“你有发现什么了么?”

被玛蒙点名的斯夸罗看了眼似乎是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温妮莎,接着对玛蒙摇了摇头。

玛蒙问的是最近大量地使用了能力之后的温妮莎是否有什么副作用,才和温妮莎熟悉起来的他们不一定能够发现,但是玛蒙相信如果是斯夸罗的话,说不定可以。

之所以是“说不定”而不是“肯定”,还是因为玛蒙考虑到温妮莎说不定真能瞒过斯夸罗。

这段日子和温妮莎相处下来,玛蒙只觉得这姑娘真不愧和他——或者说和许多天生能力者一样,完全就不能从她的表面来评估她的实力。

虽然看起来弱不经风,但是本质上……不说也罢。

不过玛蒙原以为温妮莎在短时间里大量地……甚至可以说肆无忌惮地使用能力,指不定会有什么副作用。但现在看来不是他想太多了,就是温妮莎太能隐藏了。

——如果真的是前者的话,玛蒙倒也能体会一下贝尔刚才所说的“火大”的感觉了。

“问斯夸罗倒不如来问我。”

用符纸将刚才辛辛苦苦画了半个小时的画烧成了灰的温妮莎走到了斯夸罗身边坐下,刚打出手中最后一张牌的斯夸罗随即递上了一杯茶,体贴得直让边上的几个同僚觉得牙酸。

“问你你会说么?”

虽然玛蒙一双眼睛都被帽兜给遮住,但语气里却充满了“我才不信你会这么配合”的意思,这让刚放下茶杯的温妮莎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确实不会。”

温妮莎斩钉截铁的回答弄得玛蒙一阵郁闷,但是看了看温妮莎身边的斯夸罗,原本想说的话却又全都咽了回去。

就连和她青梅竹马的斯夸罗温妮莎都没说,又怎么可能会告诉他?换句话说,如果今天温妮莎真的告诉了他,玛蒙反倒会怀疑其中有鬼。

“解决得怎么样了?”

斯夸罗也没在意温妮莎和玛蒙的对话,或许是早就才料到了温妮莎的回答,所以他不动声色地换了一个话题,然后对左侧正要给自己发牌的路斯利亚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再继续了。

路斯利亚见状正要把牌收回去,就看见一只白皙的手伸到了他的面前,接着一抬头就对上了温妮莎似笑非笑的表情。

“还是老样子。”

从路斯利亚的手中接过了原本应该发给斯夸罗的牌之后,温妮莎让斯夸罗起身,然后坐到了斯夸罗原本的位置上;而让出了自己位置的斯夸罗则是坐到了温妮莎刚才坐着的沙发的扶手上。

由于刚才那轮是斯夸罗赢了,所以这一轮便是由代替他的温妮莎先发牌。

这还是温妮莎来到巴利安之后第一次加入牌局,所以巴利安的人也都不知道温妮莎的牌技如何,所以温妮莎先发牌在他们眼中倒也不失为一个评估的机会。

说起来巴利安众人的牌技都差不多,真要比的话还属玛蒙最佳列维最次。

其实巴利安的人也不指望温妮莎能打得有多好——如果她牌技好的话输钱的还是他们;但是也不希望她连列维都不如,这样一来赢得太没成就感不说,说不定还会惹得她背后的斯夸罗给她撑腰。

倒也不是他们怕斯夸罗,只是她们也不知道斯夸罗究竟会为温妮莎做到什么程度。

用列维的某天的吐槽来说,就是如果有一天斯夸罗真的和温妮莎结婚了,那他一定是妻奴。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