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画咒_第二十九章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日本的暑假并不算长,前前后后加起来也不过一个月的时间,这让从小在意大利长大的温妮莎不禁感叹日本的暑假让她感觉才开始没几天,就已经结束了。

正坐在温妮莎对面狂补暑假作业的未来的彭格列十代目表示也是这么觉得的。

温妮莎呡了口红茶,在不动声色地瞥了眼一旁盯着沢田纲吉的Reborn之后,又将自己的视线移回到了手中的书上。

这是Reborn向沢田家女主人提出的建议,说是她也在并盛中教书,说不定也能帮上沢田些许。虽然这理由实在蹩脚得很,但她现在怎么说也是在沢田家借宿的,当沢田家的女主人眼中带着期待的问她是否同意后,温妮莎无论如何也无法说出一个“不”字来。

其实温妮莎明白,Reborn之所以会这么提议,最主要还是怕她在暗地里做什么小动作。与其真的让她得手,还不如一开始就把她放在眼皮子底下。

温妮莎自然知道Reborn对自己戒心严重的理由,但她也无意去改变Reborn对自己的看法——说实话,若是她刻意去做些什么的话,反倒会让这位世界第一杀手更加觉得她接近沢田纲吉的动机不纯。

Reborn既不是斯夸罗也不是Xanxus,她没有任何理由要在他身上多费心思。

只不过……她觉得刚才Reborn的表情,似乎是有什么预料之外的事情要发生的样子。

她怎么说都是学画的,学会观察对于她而言异常必要,再加上她本身就细心,之前又为了避祸在巴利安住了大半年——为了让巴利安的那些人暂时性的接纳她、不会在斯夸罗离开的时候除去她,她可是费了好一番功夫去观察他们的言行举止。

刚才那一瞬Reborn的表情显然是遇上了什么糟心事的样子。

看样子是要发生什么大事件了,向来她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会过得非常轻松——温妮莎想。

事实证明温妮莎的推断是正确的,接下来的一段时间Reborn全然不似之前那般警惕着她的一言一行,反而一副忙碌的样子。

这样的Reborn让温妮莎想起了斯夸罗——斯夸罗在任务前夕忙着收集情报部署作战时,就是这个样子。

温妮莎一开始不是没有想过是不是巴利安开始行动了,这样想着的她也用能力去探查了一番,结果发现巴利安的众人这几天一直都在巴利安总部,于是也就把巴利安划到了名单之外。

既然和巴利安没有关系,温妮莎也就不再去关注最近并盛是否有什么异常。不过事实证明,就算她不去关注,消息也会自己传到她的耳中。

那日当她才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却听见同一办公室的一位女老师忽然这么问道:

“你们有没有听说最近并盛发生的事情?”

“什么事情?”

“有有有,是不是我们学校那几个风纪委员被袭击,还被犯人拔掉牙的事情吧。”

“要我说这事情一点都不奇怪,我们学校的风纪委员会嚣张了那么久,会被人盯上太正常了。”

“说不定这次就是针对云雀来的。”

“没准还真的被你给说中了,我就说我们学校的风纪委员会早晚要出事。”

温妮莎虽然没有参与进他们的讨论,但是却也留心听着。尽管她才来并盛一年不到,可对于云雀恭弥这个名字她却一点儿都不陌生。就眼下来说,他是并盛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风纪委员长,但是温妮莎却也明白,云雀恭弥指不准哪一天就会被Reborn拉进沢田纲吉的阵营里去。

温妮莎虽说不擅长战斗,但是她怎么说都是斯夸罗的发小,与Xanxus也是在儿时起就相识的,这两人在云雀恭弥这般大的时候,她也亲眼目睹过他们的战斗。

与那时的那两人相比,如今的云雀恭弥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可以说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更难得的是他还是在日本,在并盛这个相对安详的地方长大的。

Reborn若是会放过如此彪悍的一个战斗力,她怎么都不会相信。

只是没有想到最近在并盛町发生的事情会是和云雀恭弥有关,温妮莎忽然联想到日前Reborn的行为,就是不知道这次的事件是针对沢田纲吉而来,云雀恭弥只是被牵连的;还是针对云雀恭弥,但是会对沢田纲吉产生威胁。

不过无论如何,只要和沢田纲吉有关,Reborn那个腹黑小婴儿就都不会置之不理。

或许是因为畏惧会被这起事件的幕后黑手盯上,今日并盛中的出勤率低得吓人,无奈之下学校也只能宣布今日只上半天课,让学生们在上完上午的课之后就早早回家。

温妮莎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好上完了今日上午的最后一节课,在向同一办公室的老师们打了声招呼后,她便收拾了一下离开了学校。

奇怪的是她在回到沢田家之后并没有看见沢田纲吉的身影,原以为对方还没离开学校。但是当她从沢田奈奈的口中得知沢田其实已经回过一趟家,然后又同Reborn、碧洋琪等人匆匆离开之后,随即便明白了这些人的去向。

——不用猜也知道是去处理这次的事件去了。

温妮莎无意插手少年们的事情,再说有Reborn在,沢田纲吉这个所谓的彭格列十代目候选人之一肯定不会有什么事。

就算她想去,也派不上任何的用处,最后也只不过是徒增麻烦罢了。

正如同温妮莎所想的,沢田纲吉和其他几个少年最后还是平安回来了,虽然多多少少都受了些伤,但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大碍。

比起进入重症监护室的云雀恭弥来说,他们受的伤甚至可以说算不上什么。

对于云雀恭弥的情况,其实温妮莎本没有去打听的意思,可有人的地方总少不了八卦,尤其是一直以来被云雀恭弥所“统治”的并盛中。

在少了可怕的风纪委员长、而几个风纪委员又都住院的情况下,有关于他们的消息充斥在教室、走廊、甚至教职员办公室。

关于这次的事件,她在沢田家也听沢田纲吉提及过好几回,内容中除去Reborn一早就拉进家族的山本、狱寺外,还有云雀、风太、碧洋琪——以及六道骸。

从Reborn在听见沢田提及这个名字后的回应来看,温妮莎不难得知他就是这次事件的发起人。

——用Reborn对沢田的话来说,就是一个需要提防着的人。

因为之前让斯夸罗收集彭格列指环照片的缘故,温妮莎借着这个机会也得到了一部分有关彭格列守护者的资料;再加上她小时候也去过彭格列总部数次,且自家姑父又是彭格列九代云守,其实温妮莎不难总结彭格列六位以天气来分别的守护者的特征。

与其说是特征,还不如说是墨守成规的相似处,例如历代晴守都是赤手空拳上阵;雨守的武器都是剑;云守游离于家族之外且不合群;而雾守……

从初代到九代都是特殊能力者。

现在沢田纲吉身边并没有什么特殊能力者,而特殊能力者又不是一时三刻就能找到的。如果巴利安真的如她所想的那般、在今年年底前就杀来并盛的话,那届时沢田纲吉的雾守是谁就真的不好说了。

为了赢得与巴利安的战斗,就算Reborn再讨厌六道骸,都不得不让他成为沢田纲吉的雾守。

就是不知道引狼入室与不战而败,究竟哪个更令Reborn这位家庭教师不悦了。

温妮莎原本想着以Xanxus的性格,肯定会在年底前杀来并盛町,找到九代目更属意的十代目候选人沢田纲吉来一战高下,就算是派人来暗杀都不奇怪。可从开学一直到十月初,除了之前六道骸挑起的事件之外,并盛町始终都如上半年那般平静祥和,这让温妮莎有些怀疑自己是否是判断错误了。

——又或者一直都是行动派又不肯服输的Xanxus在被冰冻了八年之后真的转了性了。

不过温妮莎的这点疑惑很快就被打破——在沢田奈奈收到丈夫写着自己很快就要归家的明信片的那一天。

温妮莎虽然不知道沢田纲吉的父亲、自己父亲的旧友究竟是什么人,但看Reborn在听闻对方要回家的消息后一副淡然的样子,她忽然有种这两人早就相识的错觉。

反正不管怎么说,都不可能是沢田奈奈口中那种满身泥泞的石油工。

温妮莎并不觉得沢田奈奈是在说谎,她更偏向于是那个男人欺瞒了自己的妻子。

狱寺和山本到了之后,沢田像是逃一般匆匆的出了门。今天虽然是周日,但三个少年却还是有补习——山本和沢田是成绩不过关,而狱寺——估计是不想放任自己最尊敬的首领与自己最讨厌的对手单独相处。

在少年们离开之后,没过一会儿Reborn和三个孩子也不见了影踪,只留下了碧洋琪在家。温妮莎在用过了早餐之后,同家里仅剩的两位女性打了声招呼后也出了门。

其实是离开了意大利来到了这里,她养成了多年的习惯依旧没有改变,绘画始终都是她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