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画咒_第三十章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离开了并盛商业街之后的温妮莎并没有在外面继续停留,而是匆匆地赶在了沢田等人回去之前回到了沢田家。

想来在经历了这么一出后,沢田纲吉等人大概也没有了继续逛街的兴致。

更何况以Reborn的头脑,温妮莎并不会认为他会不知道斯夸罗千里迢迢从意大利跑来这么一闹究竟是意味着什么——是的,以两个大概从许多年前就被内定的彭格列十代首领候补为首的战斗即将开始,而战场……

大概就是在这里,日本并盛。

温妮莎回到沢田家之后快速地收拾了一下行李,虽然在这里生活了大约有十个月,但是她的私人物品却远没有在巴利安那会儿积攒的多。

——即使无论是在沢田家的这十个月还是在巴利安的那大半年,她都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不会久留。

温妮莎的行李才收拾到了一半,楼下似乎传来了一阵骚乱,温妮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侧耳聆听了一会儿,然后又狐疑地透过玻璃窗看着楼下的庭院,最终得出的结论是沢田家的男主人、沢田纲吉的父亲——她父亲的故友回来了。

一想到今早看见的那张在极地挖石油的照片以及Reborn的表情,温妮莎立刻打消了这时候下楼去问候的心思。

温妮莎没有下楼,忙于做料理的沢田奈奈和忙于享用料理的其他人也没有来叫她,这也导致了温妮莎在没有任何人知晓的情况下将行李全部收拾完毕。

在温妮莎收拾完了行李后没过多久,沢田便一个人回来了,温妮莎并没有看见他在见到久未见面的父亲之后是什么表情,只知道他从沢田家的女主人奈奈妈妈那儿得知Reborn并没有回来后似乎松了口气。

这一苦恼的表情还是温妮莎准备下楼吃点东西的时候正好撞上的。

虽然温妮莎并不知道自己离开后他们那儿又发生了什么,不过看沢田那一副急于逃避的表情,她大致上也可以猜出一些来。

无非是和成为彭格列十代目有关的事情。

这十个月明里暗里的观察下来,温妮莎对Reborn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说服——又或者说是用什么办法让这个少年接受这一事实感到好奇。

即使与此同时她也坚信着Xanxus并不会就此放弃。

只是当温妮莎不知是无意、还是在某人的刻意安排下得知Reborn这位家庭教师其实是九代目送来的时候,她便隐隐约约的感觉到Xanxus若是想要成为彭格列十代目,恐怕还真的没那么容易。

她可不会愚蠢的认为九代目派Reborn来教导沢田纲吉,是为了给Xanxus成王的路上制造点挫折——凭一个从小生活在和平世界的国中生能给Xanxus制造什么挫折?

那么她仅能想到的可能……也便是她绝对不愿承认的那一个了。

沢田回来后大约过了半个小时,Reborn带着迪诺还有罗马里奥一并回到了沢田家,那时温妮莎正和碧洋琪在收拾餐盘,而今日才归家的沢田家的男主人则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事实上从温妮莎来到餐厅后开始,他便睡到了现在,温妮莎即便是想同他打招呼都有些困难。

迪诺跟着Reborn一进屋,先是看了眼躺在地上的某人,在嘴角抽搐了半响后,这才向正好走出厨房的温妮莎看去。

其实按照原本的计划,他是收到了某人的委托、要将真正的半彭格列指环交给沢田纲吉。但介于沢田的逃避,他现在只能将指环还给某人,让他亲自去做这件事。

这件事到此为止本该结束,毕竟他作为彭格列同盟家族的首领,对于即将到来的这场根本就是彭格列内讧的战斗本就不该来插手。

所以在来日本之前,迪诺就想着在送完指环后就回意大利的,可谁知道方才在医院他又被自己曾经的家庭教师派去做沢田一方云守的家庭教师,完美了体现对方完全不浪费任何一个可利用资源的做事风格。

迪诺素来不可能反抗Reborn的任何要求,更何况他也明白,自己的师弟要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击败自己过去的朋友实在太过困难——或许朋友这词有些不太妥当,但对于当初的迪诺来说,那个人的确是当年的自己身边唯一的同龄人。

即使那个人或许从来就没有想过。

不过迪诺还是答应了,在这场一边是自己的老师和师弟、另一边则是自己友人和老同学的天平上,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前者。

理由只有一个,便是他认为自己的师弟比Xanxus更适合那个位置。

无论是出于旁观者的角度,还是作为同盟家族的首领,他都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在替自己的师弟教导他的云守之前,迪诺却想和自己今日才重逢的另一个友人好好聊一聊。

“那个……”

迪诺抓了抓头发,看了看温妮莎又看了看Reborn,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让Reborn只觉得有些奇怪。

他当然猜到了迪诺会露出这幅蠢样是因为温妮莎,但是却不知道这两人是什么时候勾搭到一块儿去的。毕竟迪诺先前来的几次虽然都撞上过温妮莎,但是却从未真正意义上聊过一句,忽然就变成这样若说不是有鬼才怪。

另一边,温妮莎的身份他至今都觉得有疑点,在这个特殊时期他虽然顾不上温妮莎,却也不可能给她在背后做任何小动作的机会。

Reborn当然不会觉得迪诺是喜欢上了温妮莎,这个时候表现出要和她单独聊天的样子是要谈感情。

且不说他们见面的次数不超过一个巴掌,且之前都没有表现出任何迹象,光是迪诺的性格就绝对不可能允许他在这个节骨眼上谈感情的事情。

抛开感情方面的事……那还有什么事能让他一手调|教出的学生、意大利黑手党中赫赫有名的跳马对着一位女士露出这种一副便秘的表情?

“你现在有空么?”

迪诺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老师错综复杂的心理活动,迪诺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对着温妮莎这么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温妮莎刚才看他的眼神似乎是在说“如果你敢叫我名字我就把你的糗事公布于众”。也无怪乎他会这么想,毕竟过去几次温妮莎为数不多的露出这样的眼神后,无论是他还是他们另一个共同的友人都没遇上什么好事。

可偏偏他又不记得温妮莎在日本用的假名——毕竟之前来日本的这几次,他在温妮莎本人刻意的避开之下,也总忽略了这个似乎是沢田家除了奈奈妈妈外唯一不是黑手党的人,却不想一直到今天才知道,对方居然是自己多年未联系过的好友。

在这样两难的情况下,他也只能对上了温妮莎的眼睛然后略带唐突的开口询问。

温妮莎瞥了眼还在纠结的Rebron,忽然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怎么,这么晚了约我出去喝咖啡么?”

“如果你愿意的话。”

迪诺一愣,随后立刻明白了温妮莎的话,微笑着点头给出了回应。

“那么请稍等,我上楼换下衣服,”这么说着,温妮莎没有给迪诺然后反驳的余地便匆匆上楼。

一旁始终都没有开过口的Reborn看着温妮莎逐渐消失的背影,随后又扭头看向了自己的学生,“你打算这么做?”

并没有问两人之间的关系,Reborn明白也许只有这么问,才更容易得到他想要知道的讯息。

“只是有些事想问一下她罢了,”知道温妮莎始终都是局外人的迪诺并不想把对方牵扯到即将到来的战斗中,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放心,不会耽误明天的修行的。”

Reborn看着明显是在隐瞒什么的学生,最后也只是选择了沉默。

没过一会儿,换好了衣服的温妮莎下了楼,在同沢田奈奈打了声招呼后便与迪诺离开了沢田家,临关门的时候她似乎还听见了沢田奈奈在同碧洋琪说着“他们两个看起来还蛮般配的”之类的话。

“怎么办,没准我明天一早就要受到盘问了呢……”

温妮莎睨了眼迪诺,不过在尴尬地笑着的迪诺给出答案之前,她便再一次开口,“你打算带我去哪里喝咖啡,嗯?”

“我之前听Reborn说商业街那里有家咖啡店不错,24小时营业,不如去那里吧。”

听见温妮莎最后那个微微上扬的尾音之后,迪诺立刻意识到对方的心情并没有她表露的那般好,这时候能做的也就只有如实的回答她每一个问题,少说少错。

温妮莎并没有反对,只是无声地和迪诺来到他所说的咖啡店,不过当视线不停的在他们两人身上徘徊、似乎是在打量他们之间的关系的服务员来时,她却只是点了红茶和一份甜点。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红茶胜过咖啡。”

待点的餐都送上桌之后,迪诺看着温妮莎杯中红褐色的液体轻笑道,“也不知道那个人是否还和之前一样……”

温妮莎闻言只是勾起了嘴角,“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如果你想让我证明我真的是温妮莎·柯拉罗的话其实很简单,毕竟当初在Xanxus十三岁生日前夕一不小心在平地上摔了跤、然后将手里精心准备的奶油蛋糕全部抹到Xanxus脸上的人并不是我……”

迪诺的脸色在温妮莎缓缓地将每一个单词说出的同时变得愈发惨白,虽然现在的他已经是道上赫赫有名的跳马迪诺、而非当年的废柴。但是在某些人被遗忘的同时,另外一些童年经历、和制造出那些回忆的人将会成为永远的阴影,总还是不争的事实。

比如对他进行一系列魔鬼教育的Reborn,又比如说……某些人。

恩,某些人。

他居然忘记了温妮莎平时虽然温柔贤淑仿佛一个教养良好的大小姐,但是在某些时候却会让他产生“她其实长着一对恶魔犄角”这般错觉的这件事了。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