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画咒_第三十二章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Xanxus会在今年杀到日本是温妮莎早就预料到的事,所以这一年来她鲜少为自己添置什么行李——无论是衣物还是绘画工具——就是为了这一天来临时,可以随时打包行李、快速地离开日本。

——自然,辞职信她一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就差把日期填上去、然后交给校长。

昨日温妮莎在并盛商业街见到了那个她思念已久的身影后,便立马赶回沢田家收拾行李,然后在辞呈的最后写上了今日的日期。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她早就预备好的——包括昨夜与迪诺和沢田家光的那两场看似意料之外的对话,其实也都在她的预料之中。

她从一开始所等待的,就是意大利那边Xanxus的行动。

却不想她会因为见到斯夸罗的身影而失眠,这对温妮莎来说,大概是唯一失算的地方吧。

一夜没睡的温妮莎整理了一下自己等会儿上班要背的包,然后将折好的辞职信放进了包里,再三确认之后,坐在书桌前的她又拿出了自己一直放在包中的皮夹。

皮夹中放着一张照片,是迄今为止她唯一一张与斯夸罗的合照,上面除了那时尚且年幼的他们两人之外,还有她的父母。

这张照片是斯夸罗入住她家一周年后拍的。

那时她的母亲还没有故去,父亲也没有因为保护而离开。而她,也才刚刚从母亲那儿听闻霍克家族所相传的画咒的能力。

那时的斯夸罗虽然和现在一样爱闹别扭,但脾气却比刚搬入她家时的那阵子比要好得多,也不再像最初那般拒人于千里之外,甚至比一年前她在巴利安时见到的他要坦率一些。

那时的他已经热衷于练剑,虽然剑术肯定不如现在这般强,但在当时也优于大多数的同龄人。

那时的斯夸罗身边所熟悉的同龄人只有她一个,他还没有与迪诺成为同学、也没有开始效忠于Xanxus。

那时的他还留着短发,更没有丢失他的左手。

她还在意大利读书时,身边的几个友人曾经有好几次见到过这张照片,每当她们问及照片中那个站在她身边的银发小男孩是谁时,她也总是用“一个好久不见的朋友”来回答。

或许是她每次回答这个问题时的表情太奇怪,又可能是她的回答太过无趣,久而久之她们也就对这张照片失去了兴趣。

不过当时她没有回答她们的,是这个曾经的小男孩、如今已经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男人

这张照片伴随了她太久的时间,从母亲故去到斯夸罗离开,又到去年父亲的死亡。

温妮莎想,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这张承载了她最重要的记忆的照片可能会伴随她度过接下来的漫漫余生,直到生命的最后。

如同往常一样隔着透明的塑料薄膜摩挲着照片,温妮莎朝着照片上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人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她将皮夹再一次合上放进了包中。

——她要去做她现在的她应该去做的事了。

温妮莎下楼的时候,正好看见沢田纲吉匆匆忙忙离开的背影,Reborn似乎是朝她看了眼,然后也跟了出去。温妮莎在同餐厅里正在用早饭的碧洋琪打了一声招呼,然后拿起了烤好的面包开始抹巧克力酱。

“今天早上你有课?难得看见你星期一起那么早。”

虽然Reborn一直戒备着她,但温妮莎毕竟是现在沢田家中唯一一个与碧洋琪年级相仿的女性,虽然温妮莎并不是黑手党相关的人,但她们两人之间能谈的话题却也还是不少。

“没……不过我今天早上有事要去一次学校。”

——去把辞呈交给校长。

碧洋琪在温妮莎下楼的时候就看见了她的黑眼圈,又听见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些沙哑,于是颇为关心的问道,“你昨晚没睡好?难道是和跳……我是说迪诺的约会进行得不顺利?”

她可没忘记昨晚迪诺在晚餐过后将温妮莎带出去的事。

“碧洋琪你想太多了,迪诺先生只是约我出去喝了杯茶而已,一个小时都没到就回来了,”温妮莎笑笑,然后装作没听见碧洋琪用意大利语怀疑迪诺各个方面有问题的话语。

嗯,她真的什么都没听见也没听懂。

“那我先出门了,”温妮莎将碟子和玻璃杯送到了厨房,然后拿起了挂在椅背上的包和大衣对碧洋琪挥了挥手。

“路上小心。”

虽然并盛的学生迟到早退会被风纪委员会“处罚”,但是这一套并不针对并盛的老师。像温妮莎这样上午没课就中午到,下午没课就提前离开的老师不在少数。

今天是星期一,温妮莎早上没课,一般都是中午吃过午饭才来的。但是因为今天她要交辞呈,所以难得在早上就过来了。

等到她来到学校的时候,上午第一节课差不多过了一半,校门口只有两名风纪委员守着,他们在见到温妮莎时看上去有些奇怪,似乎是没想到温妮莎今天会来得这么早。

“早上好,雨宫老师。”

“早上好。”

温妮莎也没解释自己今天早来的原因,只是向正在开校门的两人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向教学楼走去。身后没一会儿就传来了她所熟悉的铁门合上的声音,只不过……

“温妮莎,带我一个!”

听见有人在这儿叫着自己的原名,还是用意大利语,温妮莎有些奇怪的停下了脚步,随后就看见昨天晚上还约自己出去喝咖啡的人被挡在了门口,而刚才还和自己打招呼的两个风纪委员,则是用严肃的语气询问着他的身份,站在金发青年身边的罗马里奥用歉意的表情看着自己一边擦了擦额上滑下的汗。

“这个男人我认识,”

温妮莎在心中叹了声气,一边感叹着就算现在不在一条路上了她还得替这个男人善后,一边向门口走去。

“雨宫老师?”值勤的风纪委员奇怪的看着温妮莎,“您认识这个男人?”

“难道说这个男人是您的男朋友?”

“还是说他是您的追求者?”

“如果是跟踪狂的话也请说出来,胆敢在并盛中滋事的,委员长一定会处理掉的!”

这个雨宫老师虽然来了并盛中不到一年,但是她人长得漂亮脾气温柔给分也高,别说是许多单身男老师,就是许多学生都偷偷的爱慕着她。

现在她遇见问题了,他们作为风纪委员会的成员自然要……

“不,他是我带的二年A组的沢田纲吉同学的家长。”

温妮莎装作没有听见两个风纪委员的讨论,也装作没有看见迪诺愈发僵硬的表情,轻笑着向他们解释,“我想他今天会来学校,大概是被哪位老师找来讨论沢田君成绩的吧,呐?”

温妮莎的语气虽然温柔,但是她微微上扬的最后一个音却是让迪诺不由得一颤,背上也似乎布满了冷汗。

让他快点想想温妮莎上一次对他“呐”了之后发生了什么……

“是这样的么?”

两个风纪委员面面相觑,还在回忆中的迪诺被温妮莎一个眼刀立刻点了点头,“对,没错,就像雨、雨宫老师说的那样,我是被找来谈阿纲的成绩问题的。”

虽然迪诺的语气有些奇怪,但是那两名风纪委员在对望了一眼之后,还是开门放他进来。在罗马里奥向两人表示感谢的时候,迪诺连忙追上了已经转身向教学楼走去的温妮莎。

“刚才真是谢谢你了,温妮莎,帮了大忙了,”迪诺快步走到了她的身边然后一脸庆幸的说道,“否则我还真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进来了。”

“要进来的方法不少,就是惊不惊动人的问题了,”温妮莎睨了他一眼,“说吧,你今天来并盛是来找谁的?”

迪诺一脸“就知道瞒不过你”的表情,“温妮莎,你知不知道并盛中那个叫云雀恭弥的少年在什么地方?Reborn和我说进了并盛之后,随便抓一个人就可以知道他的下落,但是现在正在上课中……”

因为遇见了小时候就相熟的友人,迪诺自然选择了彼此都熟悉的意大利文来交流。

“云雀恭弥?”温妮莎挑了挑眉,然后再一次扫了一眼迪诺,“原来那个小婴儿打的是这个主意。”

她虽然早就知道,以云雀恭弥的实力和他的潜在能力,Reborn是没有理由不让他成为沢田家族一员的,却不想那个腹黑小婴儿居然让迪诺成为他的指导人。

不仅可以让云雀在战前提升势力,还可以让加百罗涅在这次内战中站位明确……

通过昨晚的谈话她虽然知道迪诺已经选择了沢田一派,却不知道他还以实际行动来证明这一点,温妮莎看向了迪诺身后的罗马里奥,然后叹了一声气。

想来就算罗马里奥有心去拦,也拦不住吧。

“这个时间段云雀恭弥应该是在接待室,从这个楼梯上去四楼直走第三间就是。”

温妮莎也清楚,事到如今再说什么也没用了,昨天让迪诺从心而为的人是她,她总不见得现在对迪诺说“你被你以前的老师诓了,如果这次内战Xanxus赢了加百罗涅就完了”吧?

迪诺像是看出了温妮莎有些上火,点了点头就不再说什么,两人一路无声的上了四楼,就当迪诺打算直走、温妮莎打算继续上五楼去校长室的时候,温妮莎却停下了脚步、再一次开口。

“对了。”

“怎么了,温妮莎?”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