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三十五章(1/2)

Xanxus在任务期间居然把一个陌生女人带到巴利安的暂住地,这一反常到了极点的举动让巴利安的几位干部们不禁做出了多番揣测。

可Boss的私事到底不是他们做部下的能够插手的,所以在议论过后大家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虽然他们都不知道那个女人究竟是什么身份、Xanxus究竟看中她哪一点,但想来也不会影响大局,毕竟他们的Boss平时再怎么乱来也不会在关键时候掉链子。

——更何况为了这一天,他们已经暗中筹划了有大半年的时间了。

其实之前Xanxus追出电梯的时候,鲁斯利亚就带着几分欣慰地揣测过Xanxus可能是看上了这个陌生女人——至于这个“看上”究竟是哪一方面,巴利安的干部们都是大男人,都懂的。

不过事情的发展却完全出乎他们的预料,原本几个干部都认为今晚他们的Boss大人是不会回来了,可谁想到才过去一个小时都不到的时间,他就带着方才在电梯邂逅的女人回来了。

关键是那个女人的身后还放着两个行李箱,俨然是要住进他们的地盘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的鲁斯利亚直呼Boss的春天终于来了,可看着忽然出现的这两人直接无视了他们的目光,一个什么只是冷哼一声就直接走到了最里面的房间、另一个却是跑到了他们的首领候补面前询问还有什么空房间之后,在场无论是智商最高还是情商最高全都迷茫了。

不是说Boss今晚不会回来了么?

不是说春天到了么?

不是说他们那个在室二十多年的Boss终于要开荤了么?

巴利安众人看着刚才有过一面之缘的女人,见她身上的衣服也没换过,走路的姿势也依旧正常后不禁面面相觑,脑中同时浮现了一些被他们Boss知道后铁定会暴走的画面。

他们都觉得自己似乎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

温妮莎也注意到了巴利安各位干部们奇怪的表情——就连她的青梅竹马脸色也不太对——不过这些都不是现在的她所在意的。

她仰着头注视着眼前的人,这是她在与他分别了近一年的时间后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着他。

虽然五天前她有在并盛商业街看见过他——只可惜距离太远了不说,以她当时的身份也无法上前同他说话;而一个小时之前她虽然和他说过一句话,但是为了掩饰身份,却不能好好地看着他。

望着她思念已久的人,温妮莎见斯夸罗的精神状态还不错,也没有露出什么憔悴的样子后稍稍松了口气,然后一边遏制住了自己抬手抚摸他脸颊的冲动,一边再一次开口,以日语重复着自己方才的问题。

“请问,这里还有什么空房间么。”

温和柔软的声音让斯夸罗再一次分神,这回倒不是因为猜测自家首领和眼前的这个人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的缘故,而是因为这熟悉的语气让他不禁想起了一个人。

一个他从她消失开始,就不停在寻找的人。

不过斯夸罗很快就回过了神,重新打量了起眼前这个刚才没有仔细瞧过一眼的女人。

她金色的长发看上去像是染的,仔细看的话还可以发现发根处那应该是原本发色的黑色;脸虽然称不上是好看却也耐看,那一双琥珀色的双眼看起来倒是十分清澈,只是当他在对方的眼中看见了自己的倒影后,之前刚被他压下去的莫名的异样感再一次升起。

他可以很肯定自己从未见过这个女人,但是这种异样的感觉却让他觉得自己应该是认识这个女人的。

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熟悉。

“斯夸罗?”

一旁的鲁斯利亚轻声的开口,语气中带着几分疑惑,却让斯夸罗意识到现在不是发呆的时间。

不管眼前的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不管Xanxus带她回来究竟是何用意,这些都同他没有任何关系。虽然Xanxus刚才什么都没有吩咐,但是斯夸罗却知道这是对方默认了眼前的这个女人在这里一切的行为。

他需要做的,只有给她安排一个房间,在她不干涉“大事”的情况下让她自由行动就可以了。

“跟上来。”

冷漠地甩下了这么一句,斯夸罗直接转身走人,温妮莎见状只是微笑,然后带上了自己的行李就跟着对方一起离开大厅。

“玛蒙,你看这是怎么回事?”

贝尔看向了一边的玛蒙,现在大厅仅剩的四人里,他觉得只有玛蒙的话能听得进去。鲁斯利亚会说些有的没的,而列维……

算了吧。

如果不是脑子出问题了,巴利安的干部没有一个人会去询问列维的意见。

“那个女人……很奇怪。”

玛蒙想了想,然后从术士的角度给出了自己的观点,“之前在电梯里没有细看所以也就没发现,刚才看来,总觉得那个女人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感。”

“是幻术?”

能让身为幻术师的玛蒙这么说的,大概也就只有这种可能性。

“应该不是,”玛蒙收回了自己的视线,“那个女人身上没有任何使用幻术的迹象,如果对方不是级别在我之上的术士,就是她用了其他的方法伪装。”

贝尔闻言只是笑笑,“说不定是化妆呢,不是说日本女人都很会化妆的么。”

“什么?胆敢这么欺骗Boss,我……”

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列维在听到贝尔的戏谑后立刻就当真了,身为首领控的他腾地站起,正打算跟过去的时候却被鲁斯利亚一把拦下。

“等等列维,这个只是猜测罢了,猜测,”这么说着他看向了那边的贝尔和玛蒙,“倒是刚才Boss离开的时候,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

“嘻嘻嘻嘻,你是说Boss在离开的时候看了一眼斯夸罗吧,”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眼,但又怎么可能瞒得过他们这些人,不过被鲁斯利亚这么一问,贝尔也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你的意思是这件事和斯夸罗有关系?这怎么可能。”

“到不一定真的和斯夸罗有关系,但是要怎么解释她刚才为什么只找斯夸罗问房间,而不是来找我们其他人?”

斯夸罗在意的人是谁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先不说这个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和Xanxus究竟是什么关系,就算她真的喜欢斯夸罗也注定不可能成功。

“这只是一个猜测罢了,也有可能是因为刚才在电梯里回答她的人是斯夸罗,让她以为我们之中只有斯夸罗听得懂日文。”

玛蒙觉得这样的推测有些荒诞,从斯夸罗刚才的表情不难察觉他根本就不认识那个女人,关键是那个女人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问题。如果今天的事只是Boss一时兴起,那等到Boss没了兴趣之后,那个女人说不定就完了。

这一边的温妮莎并不知道还留在大厅的那些人讨论到了什么地步,只是跟着斯夸罗来到了一间空房,然后听斯夸罗用日文告诫她这些天不要乱跑、也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微笑着听斯夸罗语气生硬地说着这些,温妮莎在他说完了之后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

温妮莎的感谢在斯夸罗看来有些莫名其妙,他也绝不承认自己方才说的那些话,说到底还是在替她延长她的寿命——而他会这么做的原因,只是因为自己心中那完全压制不下去的异样感。

“老子什么都没说,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这么说着,斯夸罗步履匆匆地离开,只留下了一个看上去像是落荒而逃的背影。

“这么多年了,脾气果然还是没有变,每次好意被人拆穿就会害羞,然后暴躁地做着完全不管用的掩饰,”温妮莎好笑地摇了摇头,却没有拦住他或者继续追上去。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她将换洗的衣服拿出然后用自己房间的卫浴设备洗了一个澡,刚才和Xanxus的对话着实花费了她太多的精力,她想自己需要洗个澡好好放松一下。

温妮莎洗完澡之后并没有去吃晚餐而是直接就睡下了,巴利安的人也如同她所料的那般没有来找她,或许是前些天连续使用能力的关系,今晚终于不用再用能力找寻巴利安影踪的温妮莎睡得很沉,甚至一觉睡到天亮。

次日一早,温妮莎起床之后并没有见到巴利安众人,寻思着他们应该是在倒时差也就没有在意,而是出了酒店打算去外面买点早餐,等到她回来之后发现大厅里已经坐着两三个人了。

“早上好。”

她用日文温声地打了声招呼,然后也不介意大厅中的人都不理睬她,就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先前在巴利安的那阵子就足以让她明白巴利安众人的作息了,一般来说起得最早的是列维,其次是鲁斯利亚和斯夸罗,然后是玛蒙,最后才是贝尔。

不过有Xanxus在,贝尔应该就排在倒数第二了。

不得不说Xanxus的作息简直不能更混乱。

温妮莎在自己的房间里一待就是到了中午,很清楚巴利安的人不会来打扰她的温妮莎在啃完了刚刚买回来的面包之后,便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这是她之前在沢田家的时候就考虑过的一件事,如果说她之前还在踌躇的话,那么这次得到了Xanxus的允许与巴利安同住一室就让她下定了决心。

温妮莎从行李中找出了自己先前买好的空白卷轴和绘画工具,在沉思了片刻之后便拿起笔从卷轴的一端开始画起。

一旦拿起画笔就会忘了时间是温妮莎的坏习惯,之前斯夸罗不知道说过她多少次了。但这一次因为没有人在一旁督促她休息,所以等到温妮莎回过神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

温妮莎看了看时间,发现已是晚上十点,想到了一个小时之后便是双方的战斗后,她也就没有了再继续画下去的欲|望。

温妮莎再一次离开房间的时候,发现巴利安的几个干部都在大厅里,而他们打发时间的活动也依旧和她记忆中的一样。温妮莎环顾了一下四周,在没有找到她想找的人之后再一次向那些正在打牌的干部们望去。

“Xanxus呢?”

听到她的问题后,原本视她为空气的众人终于将自己的视线从牌上移开。倒也不是因为他们良心发作要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因为她的话终于引起了他们的兴趣。

即使她的语气依旧温软,但却也无法掩盖她直呼他们首领名字的事实——这个女人甚至没有用之前一直用的敬语。

虽说她并不是Xanxus的部下,但突然听到一个女人直呼他们首领的名字,却还是让他们为人部下者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感。

他们甚至愈发好奇这个女人和他们首领之间的关系了。

见巴利安的人都没有回答她的话,温妮莎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开门声,随后就看见了她想要寻找的那个人的身影。

“你倒是知道出来。”

“反正我在意的事肯定不会在今夜发生,那我还需要操什么心。”

意有所指地对Xanxus说道,温妮莎用着自己和Xanxus对话时一贯的语气,一时之间倒也忘记了巴利安的其他干部们就坐在那边看着他们。

“这个女人居然敢这么对Boss说话!”

“列维,Boss都没生气你气什么。”

“不,问题是那个女人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原本还在打牌的巴利安众人见状也没有要继续打牌的意思,全部将视线移向了他们那边,然后小声的议论了起来。

不过无论是Xanxus还是温妮莎都没有再继续说下去,Xanxus看了他们一眼,在冷哼一声之后转身就回了房间,却没有关上门。温妮莎像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后脚就跟了上去然后合上了房门。

巴利安众人对望了一眼,接着贝尔、鲁斯利亚和列维不约而同地丢下了手中的牌,行动一致地全都跟了上去。一旁的斯夸罗和玛蒙相识了一眼,虽然也跟着放下了牌,却没有跟上去的意思。

——跟上去干什么,找打么?

“你知道了什么。”

Xanxus坐回到了椅子上,温妮莎看了眼桌上放着的酒杯,就清楚了他刚才在干什么。

“你说什么?”温妮莎装傻着反问道。

Xanxus没有说话,只是瞪了她一眼然后拿起酒杯继续喝她的酒,温妮莎见状叹了一声气,率先投降。

“如果你是问今夜战斗的事的话,我的确是猜出了一些,”她看了看Xanxus又看了看门口,见Xanxus没有要说什么的意思后起身向门口走去。

忽然打开的门并没有让叠在一起偷听的三人摔倒,不过他们三人虽然及时退开了,却也没有能逃得太远。

等他们站稳了向门口望去后,直接就对上了一张似笑非笑的脸。

“这一次是我,下一次大概就是Xanxus本人了,”琥珀色的眼扫过三人,温妮莎微笑着说道,语气中却全然没有最初的那般温和谦恭,“我想……三位应该都不愿意让Xanxus亲自出马吧?”

——会觉得这个女人是普通人的他们真是太愚蠢了。

温妮莎说完之后也不待他们有什么表示就再一次关上了门,只是关门之前她下意识地向斯夸罗望去,见他并没有看向自己时不由得有些失望。

不过失望之后,却还是有一些欣慰在的。

如果斯夸罗忽然在意起了一个陌生女人的话,她反而会更加在意——即使这个“陌生女人”是她伪装的。

“没有了闲杂人等,我们继续吧,”温妮莎在回到了座位上后对Xanxus说道,“这次战斗的顺序其实不难分析,无论怎么说今晚打头阵的人决不会是斯夸罗,也不会是云守,更不可能是你这个首领。”

“如果是这样,那我也没有要去围观的意思了。”

如果是一天一场战斗的话,那么首领战不用想也知道是最后一个。

温妮莎对于彭格列守护者的事知道的其实不少,历代守护者墨守成规的事她也都清楚。

比如Xanxus想让她担任的云守从初代开始就不合群,所谓的使命里也有着“不受约束”和“独自守护家族”这样的字眼,简单来说更像是在危急关头,以个人立场力挽狂澜的角色。

这样的位置肯定不会打头阵不说,说不定在六个守护者的战斗中,还是最后一场。

这一点在昨晚她得知Xanxus有意让她成为云守后就想到了,也就是说她最多有六天的时间来让自己赢得这场赌约。

除了云之战的顺序外,其他几场战斗她也有分析过。

比如说雾之战。

历代雾之守护者似乎都是术士,术士之间的战斗虽然可以说是精彩,但也意味着在观赏性方面会更高一些,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很难提高士气。巴利安这边的雾守是玛蒙,而沢田一派的雾守如果她没有猜错,应该就是六道骸,这两人都是幻术师。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疯狂出租漫威之特殊后勤人员萝莉养成记柯南之军火女王你能保守秘密吗?席卷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