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画咒_第三十八章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温妮莎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酒店的卧房里。落地窗边上的厚重窗帘虽然被拉上了,可还是有些许光芒从缝隙中逃进了屋内,刺得才醒来的温妮莎有些睁不开眼。

她撑着床铺缓缓地起身,然而从后颈处传来的疼痛感让她不得不放缓了这一次动作。

此时卧室里只有她一个人,依旧是她离开前的那个样子,桌上放着的画具都没有被动过,看来送她回来的那个人只是把她丢在床上、盖了被子之后就离开了。

——甚至连鞋子都没有脱,就把她丢到床上了。

温妮莎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不出所料的依旧是昨夜去观战时穿的那件,但是现在她也来不及去细想衣着这些小事,而是回忆起了昨夜的那场战斗。

“对了,斯夸罗,”

温妮莎急急忙忙地跳下床,也不管后颈的疼痛就冲出了自己的房间,朝着外厅跑去。

现在已是次日清晨九点,照理来说这个时候巴利安的干部起来的还没几个。可今天不管是向来早起的列维、还是一直都起得晚的贝尔都聚在外厅里,就连作息是迷又总是宅在自己房间里的Xanxus都在哪儿。

温妮莎的视线在大厅里扫了圈,唯独没有见到斯夸罗。

或许是他受伤了,就和晴之战输了的鲁斯利亚一样,所以才没出来。

这么想的温妮莎也没有去管巴利安那些人全朝自己看来的目光,连招呼都不打一声扭头就往斯夸罗的房间走去。

温妮莎推开了房门,一边盼望着自己可以在这个房间里找到她想要找的那个人,哪怕是还昏迷着对于她来说也不是最糟的。

——只要他还在就可以了。

温妮莎急急忙忙地推开了那扇门,可迎面而来的却是一阵黑暗,没有开灯的客厅和一直开着灯的走廊俨然成了鲜明的对比。

门里面的房间空荡荡的,静寂得让温妮莎觉得有些可怕。那拉起的窗帘就和她那间的一样,厚重得几乎可以挡去所有来自外界的光芒。

温妮莎也没顾得上开灯就冲了进去,可无论在客厅还是卧室,温妮莎都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那个人。

如果不是她看见那堆放在一角的、属于那个人的衣物,她甚至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房间。

“……斯、斯夸罗?”

她颤抖着开口,呼唤的依旧是自己心心念念的青梅竹马的名字,然而回应她的,依旧只有一片静寂。

“斯夸罗,你在么?”

“斯夸罗,别不出声啊,告诉我你在这儿好么?”

“斯夸罗,你是在这儿的对么?”

“斯夸罗、斯夸罗、斯夸罗斯夸罗斯夸罗——”

细小却夹杂着显而易见的颤抖的呼唤声渐渐变大,语气也从最初那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试探骤然转变为了歇斯底里。而属于温妮莎的温软柔和的嗓音在呼唤着心念之人的名字时,甚至带着令人心惊的凄厉。

她已经回忆起了昨夜昏迷前的场景,可她宁愿相信那都是幻觉,又或者斯夸罗已经平安逃脱。

是了,她的青梅竹马可是巴利安的首领候补,又怎么可能会逃不过区区一头鲨鱼的攻击?

所以他不可能就这么死了。

所以,他还活着。

可现在她所面对的这空无一人的房间又是怎么回事?

双足似乎是再也支撑不了这具带着浓厚绝望与悲伤的身体的重量,温妮莎双腿一软,便跌坐在了地上。

窗外的几缕阳光从窗帘的缝隙溜进了室内,然后洒落在了柔软的深色地毯上,留下了破碎的印记。早晨的阳光在这个昏暗的房间里是那么的刺眼,但是落在了此时此刻的温妮莎的眼中,却是那般的绝望。

温妮莎的双手紧握成了拳状,被细心修剪过的指甲扎进了她的掌心,但仅仅是这样的疼痛还无法让她清醒,更无法抹去她内心的悲痛。

温妮莎并没有哭,虽然她的双眼泛红,可却是半滴眼泪都没有流下。

她纤弱的身体颤抖着,却没有再呼唤斯夸罗的名字,而是蓦地沉静了下来,仿佛方才那凄厉的声音并不是由她喊出的。

忽然,瘫坐在地上的温妮莎像是想到了什么,她松开了紧握着的拳头,然后一手撑地缓缓地站了起来。之前用画咒做成的伪装依旧覆在了她的脸上,只是那双原本清澈的琥珀色双眼中,此时除了坚定之外还有一抹无法掩去的戾气。

她改变主意了。

旁观?不插手?不牵扯其中?

她原本会做到这些的——如果她的斯夸罗没有出现意外的话。

但是现在她改变主意了,此时此刻她的这份绝望,她温妮莎·柯拉罗要让沢田一派的人细数品尝。

——至于恸哭和悲鸣,还是等到她完成复仇后再进行吧。

摇摇晃晃地起身,原本面对着落地窗的温妮莎转身就要离开斯夸罗的房间,却不想她才转过身,就看见Xanxus倚在了门口。

温妮莎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又看了多少,不过此时的她也没有兴趣知道这些。

“真不像样,”Xanxus看着温妮莎的表情后像是嗤笑了一声。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