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三十七章(1/2)

虽然自己的猜测得到了验证,但是斯夸罗并没有立刻找上温妮莎。

理由很简单,温妮莎既然特意换了容貌,又没有主动来找他,就意味着她暂时还不想让巴利安的人——或者说让他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斯夸罗和温妮莎青梅竹马这么多年了,自然理解她每一个举动背后的用意。

所以即使斯夸罗知道了这个突然出现在Xanxus身边的陌生女人,就是他寻找已久的青梅竹马,他也按捺了下来,没有立刻去相认。

虽然他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温妮莎。

比如她当时为什么要离开巴利安、比如为什么巴利安的情报网和玛蒙的粘写都找不到她、比如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日本、比如说那一日Xanxus为什么会找上她。

当又比如说为什么她不愿与他相认。

斯夸罗总觉得温妮莎再次出现在巴利安同这一次的战斗有关,可这又怎么样,正如同他刚才对Xanxus说的那样,这场无聊的游戏在明天晚上就会结束,到时候他有足够的时间可以从温妮莎那里问清楚真相。

而这一次,他绝不会再让温妮莎有默不作声地离开的机会了。

斯夸罗带着那两张碎纸片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在把这两张完全无用的纸片放到桌上后,拿出了换洗的衣物就转身朝浴室走去。

方才Xanxus那酒杯砸他时可没留什么情,现在他的后脑勺还有些发疼,冰凉的液体顺着他留了八年的长发滑下,还散发着浓烈的酒味,这让斯夸罗比淋了雨还难受。

可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温妮莎的事。

今日他会发现那个被Xanxus带回来的女人其实就是温妮莎并非偶然,事实上从她出现的第一天起,斯夸罗就对她产生了一种异样的熟悉感。虽然玛蒙也说这个女人身上透露出一股子的诡异,然而没有在她身上感受到任何幻术气息却也是事实。

当时他领着她找了间空房,所以没有听到贝尔他们的讨论,一直到次日鲁斯利亚再次把这个话题拿出来谈的时候,斯夸罗这才意识到问题。

就算不是幻术,却也可能是用了其他方法来伪装。

天生异能者又不一定都是幻术师。

他的青梅竹马不就是一名天生异能者么。

当然,彼时的斯夸罗尚且没有认为这个陌生女人就是他的青梅竹马,他甚至从未想过温妮莎会跑到日本来。所以一直到雷守战晚上,他才真正开始考虑起了这个可能性。

斯夸罗作为剑士,对于肢体接触尤为敏|感,当那个陌生女人将手抚到他脸颊上那一刻,原本想要和她拉开距离的斯夸罗下意识地停下了动作,厌恶与旁人有肢体接触的他对于她的触碰甚至没有半分的抗拒。

除了他已经记忆模糊的母亲和温妮莎的母亲之外,这世上也就只有一个女人会这样抚摸他的脸。

即使那张脸是陌生的,那双眼是陌生的,可无论是她抬手的动作,还是她那专注而又深情的眼神都是斯夸罗所熟悉的。

这种异样的熟悉感在她附在他耳边,用他永远都无法忘记的声音和柔软的语调说着他的母语时,爆发到了顶端。

当然,感觉上的事不能当作什么证据,斯夸罗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在今晚回来后先去了一次她的房间。虽然当时她并不在,但是她摊放在桌上的绘画工具,以及似乎是才完成的画都很好的说明了一切。

画上绘着的,是他。

14×17英寸的画纸上画满了他的肖像,正面的、侧面的,或长发或短发,喜怒皆有。这让斯夸罗不禁想起了自己当初在温妮莎暂居的房间里找到的那些画。

斯夸罗又仔细地端详了好一会儿,发现颜料似乎还没有完全干透,看上去像是今天才画好的。然而这些据他推测是临时起意才绘出画却一点儿都不粗糙,每一幅都栩栩如生不说,还透露出了绘画者强烈的感情。

即便是不懂画的斯夸罗,也能够轻易地判辨出画这些图人,在绘画时带着什么样的情绪。

能够做到这些的,据斯夸罗所知也就只有一个人。

至于那砍毛巾的举动不过是最终的确认罢了,毕竟他还记得温妮莎当初说过的话,她说画咒能力虽然好用,越是简单的东西也能够维持得长久,可是一旦受到来自外界的强力破坏便会恢复成原样。

那两截毛巾最终变为两张纸片,便是最好的证据。

洗完澡的斯夸罗拿毛巾擦拭着头发离开了浴室,今天在温妮莎卧室见到的画勾起了他太多的回忆,斯夸罗一个人在桌边坐了许久,最后从行李中拿出了一叠画纸。

那叠画纸是他当时从温妮莎的房间里整理她的画时找到的,每一张画着的都是他,多数是年少还留着短发时的他的样子,却也有些许已经将头发留长后的他的画像,想来可能是温妮莎想象中的这些年里他的样子。

毕竟一直到上一次见面为止,他们也有好些年没有碰头了。

温妮莎每一次寄东西给他都会附带着她的照片,而他每次寄颜料给她时,最多也就只有几句报平安的话,温妮莎自然不知道他这些年过得如何。

斯夸罗刚才想了很久,还是没有想明白温妮莎为什么要隐瞒自己的身份,可对于她当时为什么要离开巴利安,却也理出了一些头绪。

其实这些事情他原先不是没有去想过,可后来因为忙着推动Xanxus的大计,所以也没有时间去梳理。今天在看见温妮莎的画后,斯夸罗忽然有些明白了温妮莎当初的考量。

“那个笨蛋,就知道胡思乱想。”

再一次翻看着那些满是他的画纸,即使是一心只有剑的斯夸罗,也可以从那那些画上感受到自家青梅竹马在下笔时的感情,只是……

他觉得这只有他的画面太过空寂。

如果有机会的话,他想让温妮莎把她自己也一并入画。

斯夸罗睡前并没有将那叠画纸收起,只盼着属于他的那场战斗早些到来,这样不但可以早些完成Xanxus的游戏,更可以早一些同温妮莎摊牌。

期盼着雨之战来临的又何止斯夸罗一个,整个并盛町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或兴奋或担忧地度过这一晚。

次日温妮莎还是和前些天一样,除了用餐就一直缩在房间里,一直到巴利安快要出发前才依依不舍地从房间里出来。并不意外的,她在大厅里看见了一直和她一样鲜少出门的Xanxus,看他的样子似乎也要去旁观今晚的战斗。

毕竟今晚的战斗决定了这一场内战胜负的走向,Xanxus回去旁观也是自然的。

雷之战Xanxus在得到大空戒后的那番话温妮莎还记得,今晚斯夸罗在获得胜利之后,不用想也知道Xanxus一定会立刻以正统继承人的身份,下令将沢田一派全部清除。

沢田纲吉身边的亲友也就那几个,雨守想当然也知道是山本武,对于这个少年温妮莎了解得不是很多,却也知道对方并没有什么剑术底子。

从斯夸罗头一次出现在并盛开始至今不过十天不到的时间,哪怕他这些天来没日没夜地加紧训练,对于从小习剑、又有极高的剑术天赋的斯夸罗来说,也不过是个半吊子。

斯夸罗今晚的胜利是必然的。

巴利安无论是谁都确信着这一点。

温妮莎自然是相信着自家青梅竹马会赢得今夜的胜利,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却隐隐地冒出了几分不安来。这般突如其来的情绪很少出现在她身上,上一次她产生这样的不安是在自己去年生日前夕。

然后她最大的秘密就在她生日当天被曝光,父亲也因为保护她而亡。

默不作声地跟着巴利安朝并盛中学的方向走去,温妮莎看着斯夸罗的背影,忽然产生了想要紧紧拥抱他的心情。

或许是温妮莎的目光太过灼热,原本走在前面的斯夸罗蓦地停下了脚步,然后回头朝她看去。无论是温妮莎还是巴利安的其他人似乎都没有想到斯夸罗会突然停了下来,一时之间视线全都在他们俩身上打转。

“你们先过去。”

斯夸罗似乎也意识到了就这么停下有些突然,但他却也无法忘记温妮莎方才看着他的眼神,最终还是扭过头朝巴利安的其他人这么说道。

意识到这两人有些不对劲的贝尔刚想开口,Xanxus便头也不回地直接离开,剩下的其他人面面相觑,却也只能赶了上去。

连Boss都没说什么,他们还能这么做?

待人都走得差不多快没影了,温妮莎这才开口。

“为什么……”

之前还对她不屑一顾的斯夸罗为什么会一下子变得这么反常?

斯夸罗看着温妮莎,这张陌生的脸让他觉得别扭极了,可一想到对方是温妮莎,他又立刻恢复了冷静,“等今晚的事结束后,我有话想和你说。”

他停顿了片刻,复而叫出了那个思念已久的名字。

“温妮莎。”

没有想到斯夸罗居然真的认出了伪装后的自己,温妮莎并没有因为画咒能力对眼前这个男人不起用而失望,反而从心底里涌出了几分甜蜜与欢喜。

“你是什么时候瞧出来的,”见斯夸罗不像是试探,而是带着十足的把握,就算是原先打算死不承认的温妮莎也松了口。

她轻叹了一声,走到了斯夸罗身边挽起了他的右手然后一同朝并盛中的方向继续走去。

虽然有太多的话要说,但毕竟今晚斯夸罗的战斗才是重头戏,若是因为迟到而被视为主动弃权,那才真是要闹笑话了。

“你不否认?”

斯夸罗不是没有猜想过温妮莎会否认,甚至准备好了让她承认的各种方法,却没有想到温妮莎直接就应了,这让斯夸罗有些奇怪。

温妮莎闻言只是轻笑,原本挽着斯夸罗右臂的手微微下滑,最后与他的右手相扣,“你不是已经有十足的把握了么?那我否认还有什么用。”

就算否认了,最后还不是会被他用各种证据驳回?

而且就像她之前说的那样,有些话的确只有她是“温妮莎·柯拉罗”时,才能对斯夸罗说得出口。

温妮莎这会儿承认得爽快,却也没有忘记自己和Xanxus的约定,只是她认定了这场内战会在今夜结束。到时候她只要趁着Xanxus“清理门户”时走人,事后巴利安就算反应过来也来不及了。

即使她现在,真的有些舍不得离开。

她想Xanxus让她来和巴利安同住,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或许从一开始,Xanxus就认定整个巴利安中,只有斯夸罗才能认出她是温妮莎·柯拉罗。

温妮莎和斯夸罗刚来到了并盛,正好就撞上了沢田一派的几个少年。山本武可不是温妮莎,自然也没有那样好的待遇,斯夸罗在撞见他之后不免出言挑衅几句。

不管是神态还是语气,无一不流露出鄙夷和蔑视。

倒是山本武的反应让一旁的温妮莎有些在意,看他的样子完全不像十天前被斯夸罗秒杀后的那般,他的表情温妮莎并不陌生——那是要赢的表情。

强烈的不安感再一次涌上心头,那一边斯夸罗在看了眼青梅竹马后,就跟着Cervello跑去了作为今日战场的南栋校舍;温妮莎没空去管那些少年,也跟了过去。

等到温妮莎慢吞吞地赶到南栋校舍时,正好看见巴利安的几个干部站成了一排,摆着颇有气势的姿势似乎在等待着沢田一行人的到来。温妮莎眉头一跳,立刻朝自己身边的Xanxus看去,然而Xanxus迟迟都没有动作,直到沢田一派都来了之后,这才走到部下们所在的地方,装模作样地朝着沢田纲吉说了几句挑衅的话,最后扭头走人。

……这算什么?

不知道自己现在该说些什么的温妮莎刚想跟着Xanxus一起离开已经面目全非的校舍,却听见门口传来了迪诺的声音,也不知道他是正好才来,还是特意等到Xanxus离开后才出现。

Xanxus离开之后,巴利安的其他人也随着他离开。

温妮莎趁着沢田一方的人都在和迪诺说话、不会关注这边时,拉着斯夸罗走到了没人注意的角落,一旁的Cervello见状,颇为贴心地给他们两人留下了独处的空间。

“温妮莎?”

虽然分开了那么久也才刚刚相认,但斯夸罗认识温妮莎毕竟也不止一两年了,温妮莎这样的举止和神态在他眼中就意味着反常,斯夸罗奇怪地看着她,不知道她特意把他拉到这边是为了什么。

温妮莎凝视了斯夸罗片刻,或许是心中的那抹不安,她最终还是没有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直接上前一把抱住了斯夸罗的腰,然后就把自己的脸埋进了对方胸前的皮衣里。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疯狂出租漫威之特殊后勤人员萝莉养成记柯南之军火女王你能保守秘密吗?席卷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