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画咒_第三十九章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当晚的雾之战温妮莎并没有去观战,甚至连监视器都没有装。

回想之前的四场战斗,温妮莎不是同Xanxus一起待在酒店,就是和他一同去观战,像今晚这样一个去观战一个留在酒店还是头一回。

不过温妮莎留在酒店并非无所事事,事实上她已经忙得不知道时间了。

就如同每一次专心绘画那样,温妮莎完全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只是全身心地投入到眼前的工作。忘记了时间、忘记了饥饿、忘记了疲惫。

平摊在温妮莎面前的,是她从几天前就动手绘制的卷轴。

前两天她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停止了进度,不过幸运的是她最初动手开始绘制的时候已经画了不少,所以今夜她并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就把卷轴剩下的空白部分全部画完。

这幅卷轴她原本是想留给斯夸罗的,却不想还没有等她画完,斯夸罗就已经不在了。

温妮莎摩挲着之前画好的部分,像是回忆起了什么,原本平静的脸上时而泛起了笑容,时而又是一片惆怅。一直过了好一会儿,她这才将卷轴搁置在了一旁,随后又拿出了一叠空白的符纸。

虽然她拥有霍克家族所独有的画咒能力,但是却也不仅仅只是局限于此。

就如同她已经故去的母亲留下的笔记上所写的那样,画咒说白了就是霍克家族原有的“以画为术”的秘术能力,和她母亲的祖母所持的东洋咒术相结合后的产物,后来由她的祖父将这两者合而为一才有了所谓的画咒。

不同人在不同情况下的不同用法,会导致截然不同的结果。

也就是她当时向斯夸罗解释时所说的“用画让人生,用画令人死”的真正意义所在。

过去的温妮莎鲜少使用自己的能力,甚至视自己的能力为鸡肋,唯一一次没有节制的使用自己的能力还是在巴利安的那阵子,目的是为了替父亲报仇。

那些符咒温妮莎不知道画了多久,一直等到她把自己手中全部的符纸画完后这才罢手,而此时已是凌晨五点。温妮莎也没去管今夜的战况如何,冲了个澡后便早早睡了。

或许是太过疲惫的缘故,温妮莎这一觉一直睡到了晚饭时间,当她离开了房间、来到外厅后却没有看见玛蒙的时,便明白了昨晚那一战的结果。

虽然温妮莎已经猜到了玛蒙会因为保留实力而输,但是看着空荡荡的外厅,却还是不禁生出了几分悲哀。

鲁斯利亚重伤,斯夸罗死亡,再加上昨晚逃走的玛蒙。

在Xanxus成为巴利安首领之后便一直跟随着他,在他被冰封八年期间也一直没有离开,甚至为了他的回归和彭格列周旋、想尽了一切办法的五位干部现在只剩下了两人。

就算他们真的获得了这场战斗的最终胜利,想来在回到意大利之后要稳住局面也并非那么容易。

毕竟彭格列总部那边……

原本温妮莎是想要在这场战斗之后就一个人离开的,但是因为斯夸罗的缘故,她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萌生许久的念头。现在温妮莎所牵挂的斯夸罗已经不在,但是看着守护者人数甚至不足一半的巴利安,温妮莎还是决定留下。

虽然她所能做的不多,但无论是和沢田一派对战,还是继续和彭格列总部的那些老东西周旋,只要是她可以做的,她都会义无反顾地执行到底。

这不仅仅是她在打赌输了之后履行和Xanxus的赌约、又或者是替在这场战斗中阵亡的斯夸罗报仇,更是为了代替斯夸罗,继续留在他誓死效忠的Xanxus的身边,完成他的夙愿。

温妮莎花了半个小时取下了覆在脸上的、用画咒能力做制成的面具。虽然这一次的面具只用了十天左右,但是之前的那张面具却是维持了将近十个月。

十个月来除了十天前更换面具外没有露出过的真容,以及这几天来一直使用画咒能力,直接导致了温妮莎的脸看上去毫无血色,惨白得就好像是一副重病缠身的样子。

看见许久没有见到脸,坐在客厅里不知道该干什么好的贝尔和列维倒是没有太大的惊讶,像是一早就知道了她的身份一样。

“嘻嘻嘻嘻,王子可真是惊讶,没想到温妮莎你居然会躲到了日本,还正好被Boss撞见。”

看见温妮莎坐到了斯夸罗之前一直坐着的那张单人沙发上,贝尔咧着笑摸出了一把小刀,然后投到了她身后的那堵墙上。

刀刃擦过了温妮莎的脸颊削断了她几缕长发,但是温妮莎的脸色却变都没变,浅绿色的双眼扫过了贝尔的脸,嘴角便微微上扬,勾起了一个浅笑。

“你看起来可不像是惊讶的样子,贝尔。”

就算是十个月没有见过面,但温妮莎却还是同在巴利安时的那样,一副淡然的样子让贝尔颇感无趣。

而坐在一旁的列维和温妮莎原本就因为斯夸罗的关系而和温妮莎恶交,虽然他同样没有想到之前那个被Xanxus带回的陌生女人就是找了许久都没找到的温妮莎,但对于她为什么会再次出现却也没有什么兴趣。

他们两个不再开口却不代表温妮莎没有想问的事,但是眼前能问话的除了列维就只有贝尔,所以她想也没想地就看着贝尔开口。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她问的,自然是他们是怎么知道她是温妮莎的。

毕竟看他们刚才的样子,应该是在自己出来前就知道了。

列维闻言冷哼一声,很显然是不准备回答她的问题。

倒是贝尔,他在听到了温妮莎的问题后再一次笑出了声,似乎是觉得温妮莎的这个问题有些天真——不过温妮莎一遇到斯夸罗的事就会变得理智全无也是巴利安都知道的事,所以他还是替温妮莎解答了。

“看斯夸罗那天的样子不就知道了,除了你,斯夸罗还会对哪个女人这样亲近。”

听到贝尔这么说,温妮莎的表情终于有些松动,但随后她似乎是想起了斯夸罗的死亡,浅绿色的双眼随即就黯淡了几分。

这下就算被称为巴利安双商最低的列维,也知道现在什么都不说才是最好的。

“今晚的战斗你去不去?”

在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贝尔突然这么问道。

温妮莎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是在奇怪他为什么会这么问,“为什么不去?今晚是我的战斗。”

听到温妮莎这么说,无论是贝尔还是对他们的对话兴致缺缺的列维都朝她看去,表情似乎都带着几分错愕。

“温妮莎你是不是被刺激傻了?”

继续问话的依旧是两人中和温妮莎关系较好的贝尔,或许是温妮莎刚才的话听上去有些不太靠谱,连带着贝尔的语气也有些微妙,“今晚出战的不是哥拉·莫斯卡么。”

昨晚Boss不是也是这么说的么?说今晚上场的会是哥拉·莫斯卡。

听到贝尔这么问,温妮莎大概也猜到Xanxus是怎么说的了,她并没有直接解释,而是双眼微眯,带着几分高深莫测地开口。

“巴利安的云是我,但是今晚出战的是哥拉·莫斯卡。”

Xanxus无论是在和自己打赌时,还是昨天拦住自己时都是这么对自己说的,温妮莎也相信Xanxus是有意让自己在云战上场,至于哥拉·莫斯卡……

温妮莎相信Xanxus不会平白无故地引进一个机器人,今晚的战斗说不定它比自己更重要,再加上她雷之战那晚的确认,今晚Xanxus打的是什么主意她已经知道了一个大概。

她从一开始就不想与巴利安为敌,所以什么都没有说。

现在她已经确定了要站在巴利安这边,就更是什么都不会说。

贝尔和列维对望了一眼,然后在彼此的脸上看到了不解的样子——不过贝尔也没期望巴利安智商最低的列维可以理解。

温妮莎见状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起身去厨房随便弄了一碗面。

——今晚她还要上战场,怎么可以空着肚子。

虽然温妮莎丢下了这么一个悬念,但贝尔和列维也没有凑上去追问,反正再过几个小时谜底就会被揭晓——而且谁能保证温妮莎就不会捉弄他们?

用完晚餐之后温妮莎就回房间去准备了,被丢下的两人也没去找温妮莎打牌打发时间——当年温妮莎第一次出手就大杀四方的事他们可都还没忘。所以宁可这么继续无聊下去,也不愿再被温妮莎打击。

见时间差不多了之后,列维非常自觉地跑去通知Xanxus。等到Xanxus终于出来时,已经换好衣服的温妮莎早就坐在了那张单人沙发上静静等候。

不同于平时所喜好的裙装,温妮莎今晚换上了Xanxus昨天交给她的巴利安制服,粉色的长发也被高高扎起。与平日里裙装时的温婉柔和相比,这样的她看起来倒更多了几分干练——如果忽略她依旧惨白的脸色的话。

Xanxus在见到这身装束的温妮莎后并不意外,既然这套制服他在见到温妮莎之后就让部下备下了,自然是一早就知道肯定会有温妮莎穿上它的这一天。

“东西都带好了?”

Xanxus是温妮莎身边最早知道她能力的人,就连斯夸罗都没有他知道的早。至于温妮莎的能力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Xanxus也比斯夸罗知道得更加透彻。

这倒不是斯夸罗并没有Xanxus了解温妮莎的缘故。

会造成这样的情况,一方面是温妮莎不愿斯夸罗把自己当成怪物,所以多年来一直藏着掩着,直到去年被斯夸罗救回巴利安后这才摊牌;而另一方面则是斯夸罗太在意温妮莎了,或者说他在意的只有温妮莎本人,所以他并不在意温妮莎的能力也不在意画咒的能力会带来什么。

“放心吧,”温妮莎闻言朝着Xanxus点了点头,“有Xanxus大人你亲临观战,我可不敢藏私。”

放平时她可能还会像玛蒙一样,准备好逃跑的力气,但是这一回……

Xanxus听闻之后也没说什么,轻哼了一声后便率先走人。列维紧跟而上,在经过温妮莎的时候也学着Xanxus朝温妮莎冷哼一声,却让温妮莎挑了挑眉。

温妮莎和列维可以说在他们初次见面起便有矛盾了,最初是因为斯夸罗的关系:列维不满作为首领候补的斯夸罗,自然也讨厌与斯夸罗青梅竹马的温妮莎,而注意到了这一点的温妮莎自然不会对列维和颜悦色。

现在没有了斯夸罗的这层间接关系,列维在看见自己崇拜敬慕的首领和温妮莎似乎也是早已相熟,对温妮莎的厌恶就又更深了一步。

至于温妮莎……

她从来就不觉得自己和她本人看上去的那样软弱好欺。

一行四人外加一个笨重的机器人从酒店步行来到了并盛中学,幸好此时已是深夜,街道上除了他们根本没有其他人。否则温妮莎真担心这一幕如果被普通人看见后,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巴利安一行人来到并盛中的时候,沢田一方依旧没有到,不过此时Cervello早已在操场将云之战的战场布置完毕。

等到彭格列一方的人来了之后,Cervello开始了例行的场地解说。

所谓的云之战场是由带刺的铁丝所圈成的环形战场,战场内还架起了八门自动炮台,据说是会感应到三十米之内的活动物体并进行攻击,另外地下还被安装了无数重量感知型地雷,在警报音响起后便会立刻爆炸。

即使因为斯夸罗的关系,温妮莎厌恶极了Cervello,但是不得不说她们的想象力就连她都不得不佩服。

虽然她根据第一天晴之战的灯光所构筑的“太阳”,猜到了这次战斗每一战的场地都会和指环所代表的气象挂钩——事实证明雷之战那晚的避雷针就被她猜到了,可她却怎么都想不到这些女人会在云之战上弄出那么多军火过来应景。

——简直是丧心病狂。

相对巴利安这边三人的镇定,沢田一方的三个少年看上去全都是一副惊愕和不能接受的样子。温妮莎扭头看向了今晚自己的对手,发现云雀恭弥就和她印象中的一样淡定。

就在温妮莎盘算着等会儿该怎么下手的时候,列维已经开始和对面的少年打起了嘴炮。

“阿纲没有必要来,”山本拦住了因为的话而炸毛的狱寺,说着不知道是劝架还是挑衅的话语,“云雀可是我们这边的王牌。”

正坐在椅子上的Xanxus闻言轻哼。

“王牌?”

他带着几分嘲弄地重复了山本的这个词,随后便肆意地大笑了起来,仿佛山本说了什么有趣的话语一样,“这可真是令人期待。”

站在Xanxus的另一边、一直默不作声的温妮莎在听到Xanxus这么说之后,随即也半掩着嘴轻笑出声。

“被Xanxus大人这么一说……”她在沢田一方几个少年奇怪的眼神中带着哥拉·莫斯卡走到了Cervello那边,“我也开始有些期待了呢。”

“女人?”

“谁?”

“没见过的样子啊。”

温妮莎没有在意这几个少年的议论和目光,虽说过去的十个月她一直担任并盛中的美术老师,也教过这些少年所在的班级,但这又怎么样?

别说只是美术老师,就算她是沢田所在的二年A组的班主任,牵扯到了斯夸罗她照样不会留半分情面。

Cervello对于温妮莎的出现并不感到意外,温妮莎猜想或许Xanxus一早报备上去的云守的名字就是她,她在几个少年奇怪的视线下拿出了一直藏在衣服里的那枚云之指环,这一回那几个少年终于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不是说巴利安那边的云是那个机器人么!”狱寺指着跟在温妮莎身后的哥拉·莫斯卡叫道,昨夜雾之战之后Xanxus也是这么说的不是么?

作为参战者的云雀对此倒没什么意见,温妮莎知道以他好战的程度,哪怕巴利安全体干部一起上了他都没意见。Cervello倒是想说什么,却被温妮莎抬手制止了。

“狱寺君的这话好奇怪。”

她沿用着自己还是雨宫阳佳时,对几个少年的称呼,然后半侧着身看着狱寺微笑着说道,只是那笑容中却没有丝毫的笑意。

“我巴利安人才集聚,又怎么可能让一个机器人来担当云守这么重要的位置。”

狱寺被温妮莎的话呛得脸色通红,那一边早就体验过温妮莎毒舌的贝尔和列维也不出声,只是冷眼旁观温妮莎是怎么“毒害”沢田那边的人的。

其实温妮莎的话也没错,但是……

“那个机器人又怎么说!”

如果温妮莎是巴利安的云守的话,那她身后的那个机器人又是怎么回事?

“狱寺君的这话就更奇怪了。”

温妮莎瞥了眼Xanxus,见他没有要开口的意思,随后便再一次微笑地看向了狱寺他们,“都说了我巴利安人才集聚,有一两个把机器人当武器使用的,也不奇怪吧。”

“……”

“……”

——这是终于明白了的贝尔和列维。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