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画咒_第四十一章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云之战结束后的那晚似乎特别的难熬。

温妮莎不知道沢田那一方的少年们,和终于有了亲手解决沢田纲吉的机会的Xanxus是否同她一样,在床上辗转反侧了许久才睡着,但温妮莎却知道这一夜自己睡得却特别的不安稳。

她甚至还梦见了许多自己与斯夸罗小时候的事情。

这些她躲在日本时刻意不去回忆,又在斯夸罗死后被她认定会埋藏在心中直至她死亡的记忆在梦中一幕幕地上演着,让温妮莎在被惊醒后觉得心里堵得慌。

她伸手摸了下脸颊,却发现指尖上一片湿濡。

温妮莎原以为自己可以克制住不哭的,就算要哭也要等到这次的战斗结束之后——却不想积累了多日的泪水还是因为这个梦而流下。

温妮莎看了下时间,发现此时已经是早上七点。

或许是这些天每晚都要熬夜的缘故,她原本非常正常的作息变得极度紊乱,甚至好几次都是睡到中午或者傍晚才起来。

虽然也不是没有早起过,可早上七点就起在这些天还是头一回。

此时窗外的天空已经蒙蒙亮,一晚没有睡好的温妮莎却也没有要再睡一个回笼觉的打算。她换上了巴利安的制服,去卫生间漱洗了一番之后,就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此时整个酒店顶楼都静悄悄的,温妮莎来到外厅后并没有发现有其他人的存在——就连通常都是最早起的列维都没有见到,温妮莎随便弄了点早餐,用过之后就去了斯夸罗的房间。

无论如何今晚都是最后一战,看Xanxus的样子,无论他是否赢得了最终的胜利,都没有要在日本久留的样子。温妮莎自己的行李已经收拾完毕,但已故的斯夸罗的行李却不会有人来整理。

与其就这么被丢在这里又、或者经他人之手来整理,还不如让她亲自动手。

斯夸罗的衣物温妮莎并不是没有接触过,但那也只是在他们还小的时候。母亲还在的时候她替母亲整理分类,等到母亲离开之后,这些事情大部分也就落到了她的手中。

这也是不擅长家务的她除了泡红茶和下面外,唯一会做的了。

不过借住在沢田家的那段时间里,她在沢田奈奈的指导下也学会了不少别的家务,虽然不像沢田奈奈做得那般娴熟,却也不会再把家里弄得更糟。

其实斯夸罗也是爱干净的,在整理方面甚至比她做得更好。再加上这一次他也是一副不会在这里久住的样子,所以他带来的行李不多不说、更没有堆得到处都是。

温妮莎也只需将他搁置在沙发上的衣服全部叠起,然后放进行李箱就可以了。

不过当温妮莎来到斯夸罗的卧室后,却在桌上发现了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东西。

那是一叠画纸,而纸上画的,全都是斯夸罗。

温妮莎只需扫上那么一眼,就立刻可以分辨出这些画全部都是出自于她之手——毕竟这个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像她一样,可以将那个男人的神采悉数绘于纸上。

温妮莎细细地翻看着手中的这些画稿,一边回忆着自己是什么时候画的这些画,而这些画又是怎么落到斯夸罗手中的。

从小到大她画过太多这个男人的画像,就算是前些年的空白期,她也没有停止过这一举动。记忆中的儿时的斯夸罗,以及想象中的他这些年的样子。

她的房间和画室几乎挂满了斯夸罗的画像,除此以外还有许多没有挂起的被细心收起。她已故的父亲每每看见了,都摇头说她痴傻。

然而那些画在她成年的那晚被一把火烧毁,多年来的心血全部付之东流。不过她虽然失去了那些画,却意外的得以与斯夸罗重逢。

只可惜命运弄人。

温妮莎看着手中的这些画,然后发现了其中一张的背后写着日期,时间是去年四月——正是她四处逃亡后被斯夸罗带回巴利安的那段时间。

她突然想起了自己刚到巴利安的那段时间,在斯夸罗给她安排的那个偏僻的房间里画了许多斯夸罗的画,但是当她换了房间后去整理那段时间画的画时,却怎么都没有找到画着斯夸罗的那些画。

当时她因为忙着复仇所以也没有在意,久而久之也就忘了。

现在看来,应该是被斯夸罗拿去了。

“真是的……”温妮莎轻轻地摩挲着那些画,“让我说你什么好。”

平时什么都不表示,害她以为他真的一点儿都不喜欢她,却没想到他居然偷偷地藏起了这些她绘着他的画。如果此时此刻斯夸罗就在她面前的话,她一定会紧紧地抱住他,然后送给他一记甜蜜的亲吻。

可惜的是斯夸罗已经……

想到这个事实,温妮莎只觉得原本就像是有什么堵在那儿的心脏愈发的难受。

“嘻嘻嘻嘻,就知道你在这里。”

贝尔的声音忽然从门口传来,温妮莎闻声朝他看去,“怎么了?”

“Boss有事找你,好像是为了玛蒙的事。”

听贝尔这么说,温妮莎立刻明白Xanxus是要她帮忙把玛蒙捉来,去外厅的路上温妮莎听贝尔说Cervello的女人刚才来过了,要求今晚所有尚且存活的守护者必须到场。

尚且存活这个词让原本就不舒坦的温妮莎愈发堵得慌。

就如同温妮莎所想的那样,Xanxus让她想办法找出玛蒙的所在地,然后想办法把他抓住,还不能让他中途逃跑。

要抓巴利安的其他人都比要抓作为幻术师的玛蒙要容易,听到这个要求之后的温妮莎看了Xanxus一眼,然后一言不发的回了房间。

就当列维以为她给Xanxus甩脸色,准备冲过去教训她一顿的时候,温妮莎带了一直飞禽走了出来。

“跟着它,”温妮莎把手中的老鹰交给了列维,“它在找到玛蒙之后会变成笼子罩住玛蒙,你只要带回来就可以了。”

“你!”

列维不满于温妮莎的命令,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就被Xanxus轰了出去,贝尔的笑声让一夜没有睡好的温妮莎更加烦躁,就当她想离开时,Xanxus又给她派了第二个任务。

治疗鲁斯利亚。

晴之战那天鲁斯利亚因为被哥拉·莫斯卡攻击而重伤昏迷,虽说这是制裁,但却性命无忧。Xanxus虽说不留败者,倒也不会允许部下给自己丢脸。

温妮莎的符咒只能缓解鲁斯利亚的伤势、让他从昏迷中苏醒,但是离痊愈还有段距离。短时间内连行走都不太可能,更别提继续战斗。

鲁斯利亚才从多日的昏迷中清醒,便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

此时的温妮莎依旧因为昨晚的那个梦而有些烦躁,原本她想聊天总会去找Xanxus,但是她刚才看Xanxus的样子,就知道满心只有今晚决战的Xanxus肯定听不进她那些话。

列维去抓玛蒙了不说,就算他回来了,温妮莎和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至于贝尔,虽然他们平时还能聊几句,但今天她一听到他的笑声就觉得头胀。

相比之下,她倒宁愿坐在这里陪着才醒来的鲁斯利亚。

鲁斯利亚一醒来就看见许久不见的温妮莎,又看见她身上的那套巴利安制服,就知道他昏迷的这些日子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再看看温妮莎这副萎靡不振的模样、和她方才对雨守战一笔带过的情况,鲁斯利亚立刻就明白斯夸罗那里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温妮莎,斯夸罗他现在……”

巴利安情商第一小心翼翼地问道,如果斯夸罗依旧安好,温妮莎又怎么可能是这个样子。

温妮莎一早就知道自己瞒不过鲁斯利亚,所以在听到他这么问之后,只能轻叹了一声,“他在雨战上输给了山本武,然后被斯夸罗放出来的鲨鱼给……”

她到底还是没能将斯夸罗死亡的事说出口,鲁斯利亚看温妮莎的样子也明白了。

“所以,今晚是决战么?”

就算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温妮莎,平时他虽然能够调剂巴利安干部之间的矛盾,但那些话语却怎么都不适合现在这个情况。

所以他选择换一个话题。

“嗯,Cervello要求双方守护者必须出席,现在列维已经去抓玛蒙了。”

在前六场战斗中取得胜利的列维和贝尔,在昨天被宣布和云雀恭弥打平的她,再加上等等就会被抓回来的玛蒙和眼前的鲁斯利亚,巴利安这边的战力怎么都看上去比昨晚要好看。

玛蒙回来了,鲁斯利亚也已经苏醒。

可她等待的人却再也不会出现。

温妮莎借口给鲁斯利亚去做点吃的补充一□力,便在鲁斯利亚无奈的视线中逃离了他的房间。

等到她离开鲁斯利亚的房间时,正好看见Xanxus在折腾才抵达日本不久的部下,经过了好一番折腾,等到温妮莎终于回到房间后,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