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五十一章(1/2)

首脑会议结束的当夜,一直留在巴利安总部的彭格列十代晴守在进行了简单的变装后,便带着伪造的护照、坐上了通往日本的飞机。

毕竟就连彭格列家族的相关者们都在密鲁菲欧雷的抹杀名单上,又更何况是彭格列家族的高层——从已经死亡的十代目到他的守护者们,再到一直声称效忠九代目的独立暗杀部队巴利安的干部们,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们均在密鲁菲欧雷急于要抹杀的人员名单上。

“怎么了?”

派部下开车将笹川了平送到了机场,斯夸罗看着坐在自己办公室内沙发上、一脸忧色的妻子问道——就算巴利安的人再怎么不待见沢田纲吉和他身边的人,但眼下比起他们共同的敌人密鲁菲欧雷,彭格列内部的恩怨暂且还是可以放一放。

比起直接将首脑会议的决定告知于十年前的沢田家族,还不如让他们的人自己去说,不仅是斯夸罗,可能巴利安的干部们在得知首脑的结果后都是这么想的。

不过温妮莎想,哪怕首脑会议的最终结果不是现在的这个,或许斯夸罗他们也不愿多与十年前的沢田家族有所联系吧。

“我在想……笹川了平会现在得到了消息,以他的性格到了日本后,肯定就会直接去黑曜接人,”端着茶杯坐到了温妮莎身边的斯夸罗闻言挑了挑眉,他只是见妻子神态有些不太对劲才这么一问的,没想到妻子一开口,说的竟又是沢田纲吉那边的事情。

这让他多多少少觉得有些不悦。

但现在将自己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自己的问题上的温妮莎却并未察觉到丈夫的不悦,她接过了斯夸罗递来的水,然后继续说道,“但是按照六道骸现在的状态,我想他应该会让库洛姆自己与古罗·基西尼亚一战,最多也只是从旁出些力罢了,而不是像过去那样附身在库洛姆身上。”

“所以?”

“别忘了十年前的库洛姆·髑髅是带着彭格列指环过来的……我不知道这个时代的六道骸是怎么隐藏的,以致于密鲁菲欧雷的探测仪器至今都没有发现她的存在,但是——旦她与古罗·基西尼亚进行战斗,要暴露便是迟早的事。”

温妮莎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沢田纲吉在日本的基地虽然还没竣工,但该有的设施估计也不会缺,密鲁菲欧雷能探测到的,他们必然也可以。以沢田纲吉的性格,若是知道了有新的指环反应出现在了黑曜,又怎么可能没有任何举动?”毕竟日本那里还不知道首脑会议和笹川了平要回去的事,“如果他就这么贸贸然地离开了基地,指不定就会和密鲁菲欧雷的人撞个正着。”

其实温妮莎倒一点儿都不担心库洛姆与古罗·基西尼亚对战时会不会有古罗的手下在场,毕竟以古罗·基西尼亚那个人渣的性格,他不管是为了与六道骸和库洛姆的私人恩怨,还是为了领功都只会只身前往,而不是带手下一同前往黑曜。

所以密鲁菲欧雷若真的要发现库洛姆的存在,便唯有在日本基地的雷达探测到了指环的反应。

温妮莎的话说到这儿,斯夸罗大概也明白她在烦恼些什么了,“你刚才就是在担心这种事?”

“日本那边要真是出状况,我们这边也不能按照计划进行,”虽然她将首脑们的意思和笹川了平的决定猜出了八、九成,但真要让那些少年们在无援军的情况下破坏密鲁菲欧雷在日本基地的设施……

估计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事。

即使他们拥有彭格列指环,与令人期待期待的潜力——这是能力早已被定型的巴利安、和这个时代的沢田家族所没有的——虽然巴利安的其他干部们都没有提过,但温妮莎想他们应该也是知道的——甚至比她更加清楚。

拥有潜力固然是好事,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便是在说他们现在的实力尚且不足——而导致他们实力不足的原因,便是经验与心态上的差距。

十年前的沢田家族的实力温妮莎是知道的,假设他们一来到这个时代便抓紧时间练习,再加上十年前的他们刚刚获得的彭格列指环、以及这个时代的他们所遗留的匣子——如果这个时代的守护者们在与十年前的自己对换时并没有带走的话。

就算事实真的全部同这些假设中的一样、是对于少年们而言最乐观的情况,但若真的要这些少年们同密鲁菲欧雷那些同样使用S级指环的六弔花进行一对一的战斗,恐怕还是有些悬——而且这个“悬”的前提,还是在战斗的过程中,这些六弔花的部下——密鲁菲欧雷十七部队中的那些普通成员都没有参与进去。

以那些少年们的能力与这个时代的他们所持有的匣兵器,要对付那些杂鱼可能并不是什么难事——但问题是十年前的沢田纲吉的那些守护者们一个个都与他们的首领一样、又或者是受到了沢田纲吉的感染,全是一副不愿伤及无辜的样子——当然,现在还没有与十年前的自己对换的云雀恭弥、以及在复仇者监狱泡了十年的罐子的六道骸可能要另当别论。

一直在他们真正继承彭格列十代家族之名前,温妮莎都想象不出那些少年们背负黑手党的罪恶时,会是什么模样。

现在在这个时代的少年们可以说还是并未染上罪恶的,或许他们最终会选择参加几日后的总攻战,但温妮莎可以肯定,他们选择参战的初衷肯定不是为了黑手党彭格列、而是为了让他们这些本应不存在于这个时代的他们,回到他们所属于的年代。

所以那些尚未成熟的、虽持有着彭格列指环却并不知晓其真正意义的少年们在接下来的战争要赌的,便是那些六弔花们的脾气——不愿让杂鱼参与到自己的战斗中的自尊心;以及这个时代的沢田纲吉或许早已打入了密鲁菲欧雷内部的内应。

若这两者失去其一,那么那些少年的胜率或许便真的不容乐观了。

虽说笹川了平争取到了日本基地那边的自主权,首脑会议上也说了,几日后的总攻战的决胜条件之一是意大利那边的主力战,可十年前的少年们那边要真的失败了,现今的彭格列联合家族可能也要苦恼许久。

温妮莎所思考的问题早已偏离了最初对斯夸罗所说的那些,只是尚且不知道她已经考虑到几日后总攻战事宜的斯夸罗见妻子双眉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也不由地叹了声气。

他虽是巴利安的作战队长,也知道作为巴利安情报部部长的妻子的分析对于巴利安而言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但……

这也不等于他乐意见到妻子把私人时间都花在这些糟心事上好么!

“……我知道了。”

“诶?什么?”

温妮莎奇怪地抬起头看向了自己的丈夫,不知道对方突然冒出的这么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斯夸罗并没有给出任何解释,只是拽着她的手、然后朝着干部们所居住的区域走去。

被丈夫带到了某扇门前停下,刚才被斯夸罗拽着一路小跑的温妮莎才站定,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看清这扇门究竟是属于哪个干部的,身边的人就一脚将门踹开。

像是要将方才的不满全部宣泄一样,斯夸罗踹开路斯利亚房门的力道与往常相比绝对只会更重,而不是更轻。

不过想来这也并不是不可以理解的,毕竟换做是任何一个脾气暴躁些却又是深爱着自己的妻子的男人,在见到自己的妻子忙碌了一天后,即使是到了晚上的私人时间都不忘记工作、而自己就在妻子的面前却被她完全无视时,都会像斯夸罗现在这般郁闷又憋屈——毕竟将怒气撒在妻子身上这样的事,是绝对不会出现在斯夸罗身上的。

因为他是(彭格列及同盟家族高层公认的)妻奴。

奇怪的是斯夸罗在将门踹开后并没有立刻进屋,站在他身边的温妮莎见斯夸罗将门踹开后似乎是愣了几秒,接着迅速地扭过头看向了她,“你在这里等我,千万别进去!”

用奇怪的语气快速地对身边的妻子说完了这句话后,斯夸罗这才走进了路斯利亚的房间。

“喂——路斯利亚,把你的相机借我用下。”

“啊,斯库……你说的是摄像机?那东西放在那边橱上,你自己去拿吧。”

虽然不知道斯夸罗为什么会这么叮嘱她,但温妮莎却还是选择听斯夸罗的话等在了门口,只是斯夸罗和路斯利亚的对话她却是听得真真切切的。

后者的声音比寻常男性要高亢许多,温妮莎有时甚至觉得路斯利亚如果有一天忽然对他们说他要去唱美声,她也不会觉得奇怪;至于前者——她的丈夫是黑手党内出了名的大嗓门——甚至在她怀孕的期间,一度以为他们的儿女也会和他们的父亲一样。

幸好没有。

斯夸罗在拿到了摄像机并没有立刻出来,而是在同路斯利亚简单的聊过了几句后之后,这才再一次出现在了温妮莎的面前。在被丈夫再一次带走时,温妮莎隐隐约约地看见路斯利亚似乎是穿着浴袍出来关门的样子。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疯狂出租漫威之特殊后勤人员萝莉养成记柯南之军火女王你能保守秘密吗?席卷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