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六十八章(2/2)

她无法想象斯夸罗像其他三人一样倒下的样子,更无法想象若自己真的看到那一幕是否会情绪失控——就像雨战之后认为斯夸罗葬身鱼腹、以及十年之后的自己察觉到丈夫生死未卜一样。

——若斯夸罗真的出了什么事,她或许真的会不顾一切地同那名复仇者拼个你死我活。

“喂,冷静点,温妮莎。”

斯夸罗的声音忽然传入了双拳紧握、屏气凝神死死地看着战场的温妮莎的耳中,虽然他的声音比平时要更为的沙哑、甚至还喘着粗气,但是从他的语气听来……似乎还是挺有精神的。

虽然夹杂着他似乎并不想让她察觉的凝重。

“你的杀气都快把我的背给扎出洞了。”

与此同时,已经扑街的路斯利亚与列维正大声的、仿佛是要使出最后的力气一般恳求着Xanxus早些撤离,然而就如同温妮莎与斯夸罗认知中的那样,从刚才起便已经加入了战圈的Xanxus非但没有任何要逃走的意思,甚至战意更甚。

一直坐着的温妮莎也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在这会儿忽然站起,随后来到了斯夸罗与Xanxus的身后。

无论对方是谁、在黑手党内有着怎样的地位、平时卑鄙下作也好大义凛然也罢。

只要妄图对斯夸罗、对她的同伴、对巴利安出手的——

都是敌人。

即使她的能力不高,却也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坐视不理——自然,是在不会给那依旧奋战着的两人拖后腿的情况下插手。

“斯夸罗,你还能用指环么。”

她稍稍地上前了一步,随后轻声地寻问道。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我明白了,”斯夸罗的问题才问到一半就由他自己所打断,他几乎就在那问题脱口而出的下一秒就明白了未婚妻的意思,“但是我不保证能不能成功。”

如果有那么容易就得手的话,这场战斗也不会持续到现在。

斯夸罗放出了平时是指环姿态的暴雨鲛,覆盖着雨属性的死气之炎的鲨鱼在出现之后就像是悉知了主人与其未婚妻的想法,直直地朝他们所面对着的复仇者冲去,然而这莽撞的进攻并未得逞,那复仇者以肉眼几近无法捕捉的速度迅速地躲开。

只是他的脚才落地,就撞上了Xanxus那包裹着愤怒之炎的子弹——或者说由愤怒之炎所组成的子弹的弹道。

即使事先没有沟通过,Xanxus也明白了那两人的意图,并且鲜少的施行了配合。

温妮莎的视线从两人的背影移向了那名复仇者,随后露出了一个微笑。

不似平时的温婉安详,却也并非头一回展露。

巧合的是她先前露出这样的笑容时,同样是在他们入住这个酒店的期间——确切的说是在雨战次日,也就是她得知了斯夸罗的“死讯”之后理智全无、一心想要报复沢田一方的时候。

(时机正好。)

她在心中暗道。

为了防止像云雀那样敌人杀到他们临时驻扎的大本营的事再度发生,温妮莎在方才术士们进行善后工作时也动了点小手脚,只是就连她本人都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处。

“雷帝,招来。”

温妮莎的双手比出了一个奇怪的楔印,有些像沢田纲吉在使用两种死气的零地点突破时会做的动作一样,只是此时背对着她的斯夸罗与Xanxus都没有看见,而唯一看见的复仇者正好险险地避开了Xanxus的子弹,所以也没有将她的这一举动放在眼中。

或者是觉得从一开始就没有佩戴代理人手表的她,没有任何的威胁一样。

然而随着温妮莎用柔软的、却是他们所陌生的异国语言念出了这仿佛是咒文一般的话语之后,从巴利安下榻的酒店的墙壁、以及方才十名术士加急制造出的天花板上有数十道光芒猛地迸发而出,随后打在了那名复仇者的身上。

并不是那名复仇者来不及移动,而是他在“快速移动”了之后,那似乎是雷电一样的光芒仍然击中了他。

先前暴雨鲛的攻击并非是为了让他撞上Xanxus的子弹的佯攻。

准确的说,那是第一轮佯攻、是为了让对方认为Xanxus的攻击才是目的的铺垫。在复仇者避开Xanxus的子弹之后,由暴雨鲛所施展的一场小范围的降雨则在复仇者所移动的区域内降下,同样夹杂着雨属性的火焰。

雨属性的火焰拥有镇静这一特性。

而水能导电。

那名复仇者的行动因为雨属性的火焰而变得缓慢,自以为速度没变事实上已经比平时要缓慢了许多,加之身上已被雨水淋湿,使得温妮莎召唤的雷电的攻击威力要比寻常情况下强了数倍。

“变成焦炭吧!”

她几近冷漠地说道,那平静话语背后的杀意让斯夸罗险些怀疑自己身后站着的不是温柔的青梅竹马——

而是又一个Xanxus。

气昏了头的女人果然可怕。

斯夸罗终于明白前些日子贝尔说的这句话的意思了。

然而再怎么气昏了头又再怎么可怕,她也依旧是他的温妮莎——这一点是谁也无法否认,也是谁也无法改变的。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页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疯狂出租漫威之特殊后勤人员萝莉养成记柯南之军火女王你能保守秘密吗?席卷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