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画咒_第七十二章_免费小说阅读_星汉灿烂小说

彩虹之子代理战第四日,也是这次荒诞的大乱斗的决战之日。

从一开始就没有戴上协助者手表的温妮莎,此时遵守着自己与斯夸罗的约定,一步都没有离开他们下榻的酒店;只是按捺着所有的冲动与不安,静静地等待着自己的青梅竹马——如今的婚约者的归来。

没有任何冲动之下的愚蠢举动,在战斗结束之前绝不离开酒店的温妮莎,完全杜绝了自己在关键时候成为了包括斯夸罗在内的所有人的累赘的可能性。

温妮莎一直都清楚自身的能力与应该做的事情。

就如同她知道即使自己的伤口已经治愈,也也无法成为像现在佩带着协助者手表的人那般、成为战力上场战斗一样;温妮莎更清楚她能够为这次的决战做的,仅仅只有制作出连复仇者都无法探测到的隐藏用的符咒,然后等待着斯夸罗履行他的诺言,然后……

回到这里。

她可以一直待在酒店直至战斗结束,所以斯夸罗也一定可以活着回来。

——这连她本人都觉得是愚蠢而又天真的想法,却是温妮莎此时此刻最大的愿望。

而后,忐忑不安的她终于等到了来自战场的联络。

虽说巴利安作为黑手党第一的家族彭格列的独立暗杀部队——甚至有不少人在暗中称巴利安为最强暗杀部队,但是不得不说,巴利安在这次为期四日的彩虹之子代理人之战中的受伤情况实在是有些……

惨烈。

虽说巴利安组的首领手表保留到了最后的决战,不像早早退出的尤尼组,也不像风组退出的理由那般奇葩,更不像史卡鲁组那样憋屈;但不得不说他们的确是继西蒙家族之后受伤情况最为严重的。

除去在决战之前就已经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路斯利亚等三人外,参与了决战的xanxus和斯夸罗也双双入院,温妮莎虽然始终都没有戴过协助者手表,但是在先前复仇者偷袭时却也受伤。

就连身为彩虹之子、只被允许参战三分钟的玛蒙也曾因为被自己的奥义反噬而受过伤。

不过真要说的话,这次代理人战的各组参战成员,也没有一个是真正毫发无伤直到战斗结束的。

温妮莎最为牵挂的斯夸罗在昏迷了一天一夜之后,终于在决战次日的傍晚恢复了意识。

一直守在他身边的温妮莎在第一时间内发现了斯夸罗的情况,只是和大空战后那个痛哭流泪的她截然不同,这一次的温妮莎非但没有任何激动的情绪,甚至连话都没有和对方说上一句,就按铃唤来了医生。

整个过程没有任何的慌乱,冷静得别说是巴利安的同僚们,就连只是稍微从其他人的言语中窥探得两人关系的值班医生都有些诧异。

他们可是亲眼见识过的,隔壁病房的某人和某人以及某某人在当恢复意识时,守在他们病床边上的同伴们或是兴奋或是激动得差点把整个医院都给砸了。

而这个看起来随时都会黑化的姑娘居然是最冷静的那个?

他怎么听说她和躺在床上的那个男人不是如胶似漆到电锯都锯不开的程度么!

不过好在战斗结束后直到送往医院期间的急救措施颇为妥当,斯夸罗与其他几人均无生命危险。问题是斯夸罗刚恢复意识,尚未来得及和看上去有些异样温妮莎说上一句话,就被早就已经安排好的医生团团围住进行一系列的检查了。

等到检查好不容易结束了,因为那些恼人的医生而显得情绪激动的斯夸罗又被温妮莎贴上了宁神的符纸,陷入了深深的沉睡。

“斯夸罗的情况怎么样?”

先前一直在xanxus病房的玛蒙不知道什么时候摸进了斯夸罗的病房,朝赶来了医院之后就没怎么离开过斯夸罗的温妮莎问道。

除了斯夸罗的主治医生之外,最了解斯夸罗现状的大概就只有她了。

“医生说再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就是他的左臂,如果不好好养着的话今后可能会吃些苦头,”温妮莎轻声答道,玛蒙从她的语气中判断不出她此时的想法。

却还是不由得为躺在床上的某人默哀了几秒。

温妮莎也没注意到玛蒙那难得的同情心,她的视线在斯夸罗身上停留了片刻似乎是在观察着什么,继而又再一次转移到了自己手中的速写本上,开始了对于她而言如同呼吸进食一般的动作。

这几天她并没有像隔壁几个病房的的看护者一样吵吵闹闹,又或者是什么事都不做、只是静静地守在斯夸罗的床边看着他的睡颜然后祈祷着他早点醒来——虽然她也的确是守着对方祈祷着他的苏醒,但是与此同时她也将对方一点点地描绘进画中。

只是短短数日的光阴,那一本崭新而又厚重的速写本已经揭过了大半。

“其他人呢?”

玛蒙悄无声息地在温妮莎的左肩上落下,“有你的符咒再加上他们自身的恢复能力,大概过几天就能活蹦乱跳了,问题在boss那边……”

虽然温妮莎一直都没有离开斯夸罗的病房,但她却也能够想像得到xanxus那边的场景,自打玛蒙进来就一直面无表情的她终于还是忍不住轻笑了一声,然后出声宽慰了一句,“这个时候的xanxus的确是挺难伺候的。”

无论是她还是玛蒙都知道,说是挺难伺候其实也太含蓄了。

这时候的xanxus根本是最难服侍的——虽然他原本就不是什么容易打发的人物。

这已经是巴利安第三次碰到这样的boss大人了,头一次是他从冰里被融出来的时候,第二次则是指环争夺战之后,如今是第三回,xanxus的任性程度简直可以说是成几何倍增长。

而他们这些做部下的,还不得不为首领大人的任性买单。

若现在躺在床上指示他们往东往西的伤患是其他人——即使是九代目要求他们保护的对象,巴利安里不管是谁估计都已经糊他一脸了。问题是这世上敢糊xanxus一脸的除了当年年少无知、还伴有废柴体质一直到现在——甚至延续到了十年后,温妮莎估计这将伴随他一辈子——的迪诺之外,也没第二个人了。

从玛蒙的角度不怎么能看清温妮莎此时的样子,但是听她的口气却也能够猜到她这会儿的表情,也忍不住叹了一声气。

“说起来,你一直都用符咒保护着斯夸罗的心脏么?”

看着因为温妮莎的关系而陷入了深眠的斯夸罗,玛蒙忽然想起了那一日在战场上的情形。

那时那个名为耶卡的复仇者妄图挖去斯夸罗的心脏、给与他致命一击时别说是他,就连站在斯夸罗身侧的xanxus都来不及反应,谁知道对方迅速且有力的一击最终居然只是在斯夸罗的衣服上弄出了一个窟窿。

不过也正因为是这样,他们才能看见斯夸罗那自心脏处扩散开的浅色咒文——那些他们就看不懂的咒文的颜色只比斯夸罗的肤色要深一些,若不是因为当时那些咒文正在迅速地扩散,他们说不定还发现不了,只当作是这位二代剑帝身上原本就有的形状奇怪的疤痕。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的攻击无法对咒文覆盖的地方生效,所以那耶卡最终只是扯下了那咒文尚未来得及覆盖上的斯夸罗的左手小臂,也算是封住了左手用剑的斯夸罗的战斗力。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