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115(1/2)

怒意

——如果说把你的心挖出来刻上我的名字,会不会有用呢……?

当七七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越来越僵硬,越来越冷,生命已经在逐渐消逝时,忽然一只带着温热的手伸了过来,然后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渐渐的开始回暖,她迷茫的抬起头,泪眼模糊的看向眼前的人,楞了楞,她狠狠的闭上眼睛,挤掉了里面挡住了她视线是眼泪,想看清来人是不是有是一个企图不轨的家伙——

“库洛洛?”七七眯起有些红肿的双眼,一开口才发现她的嗓子已经哑了。

“你想死么?”库洛洛平静的看着她,清淡的开口。

七七闻言一愣,刚刚被泪水洗礼过越加明亮清澈的眼眸瞬间暗了下来,“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虽然是问句,可她却明显早已知道了答案,连侠客都猜到的事情,库洛洛又怎么会没有想到呢——

她拧了拧嘴,眼泪忍不住又落了下来——

“你是想死吗?”可库洛洛显然没有因为她的哭泣而心疼,他重新问了一遍,声音却染上了一丝冷意。

“……”七七咬紧嘴唇,沉默不语。

“如果你想死,”库洛洛的语气变冷,身上那强烈的气势令七七感到窒息,“我可以亲自动手。”说着,他缓缓的俯□,他的呼吸近在她的耳畔,让她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所以,你是真是想死?”这次他的声音带着一丝蛊惑般的温柔。

“没有……”果然说刚才她是因为大脑缺氧而导致没有反应过来,那现在听明白的她是想也不想的摇头——

从小到大的教育虽然是以变强为先,可却是以活着为最!不管怎样,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这点不伦是她的父亲,右溪,天魔都灌输给她,已经让她深深的刻在脑中,镶进骨髓的信念。虽然刚才的确有就这样死了算了的想法,可毕竟只是在她失去意识,已经完全处在一种不理智的状态下的,那时多少是带着一些放纵而任性的成分。她比任何都清楚的明白,活着,才会有希望。

“是么。”库洛洛淡淡的笑了,可七七却依然觉得他的笑意没有达到眼底,“刚才你身上的气正不停的溃散着,我以为,你是真的想死了。”

“……”七七惊讶的睁大眼,半响后才缓过神来。她突然明白,为什么刚才身上有股东西正在流失,就连全身痛的要命也并不是她的错觉。她疲倦的眨眨眼,想看清库洛洛的表情,可脑袋却变的异常的沉重,没有坚持住一秒,她就在此倒地,只是这次身边的库洛洛没有让她躺在冰冷的地面上。

轻轻的抱着她小而柔软的身体,她的身体已经没有刚才碰到的那般冰冷,看着她眼角那若隐若现的泪珠,库洛洛幽深的黑瞳中透出了一丝无奈——

就在刚才,他真的很想动手杀了她算了。因为看着她眼神空洞的拼命奔跑,用坚定凌厉的眼神,毫不留情的杀人,甚至是她木然的擦着眼泪,然后绝望的嘶吼哭泣,都无一不在牵扯他那颗心。那颗万年都不会变速的心脏,仿佛因她的一举一动而跳动,特别是看着她绝望的喊着爸爸时,那一刻他烦躁的非常想上前直接结束掉她的命——

结束了她的生命,他的心就不会这样不受控制了吧。虽然这么问自己,可他却比谁都清楚,根本就不可能。因为就在看见她念力溃散,快要死去时,他立马忍不住——出手了。

尽管,他知道那一刻就算他不出手,在暗处的飞坦也一样会救他,可他还是按耐不住,先出手了。因为他不想那赌上那迟上一秒的时间——

……

……

不知睡了多久,在此醒来时,七七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她的身体显然已经被清洁过,因为她身上已经没有了一丝血腥味,到知道那时她杀人的时候可以一点也没有避着血的。何况,连她肩膀上的裂开的伤口也被包扎处理了。

漫不经心的抬眼,才猛地发现身边正坐着一个人,大概的猜到是谁,因此她没打算理会。继续平躺着,默默的望着天花板,片刻后,眼泪不由自主的从眼眶中冒了出来,缓缓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泪顺着眼角滑进了发丝——

库洛洛放下书,静静凝视着她,任由着她默默的流泪,半响后,他再次拿起书,企图把自己的注意力移到书上。可不管他怎么努力,他的注意力都不由自主的被床上那个静静哭泣的女孩牵动着——

有些烦躁的把书放下,起身走到她身边,“哭什么?”尽管明白原因,同时这也是让他烦躁的重点,可他的声音依然平静无波,听不出一丝异样。

“呜,回不去了……”七七一愣,不但没有停止哭泣,反而不在压抑着哭声,干脆顺势哭了声来,“我回不去了……库洛洛,我怎么办……”她求救般的低声呢喃着,微微压抑着的哭声让他越加无奈了起来。

一时间,他发现和她的眼泪比起来,怎样压住那群不安分的团员,与揍敌客家族保持一个平衡且可利用的关系,在世界各地布置情报网,被那个叫亚修的小子摆了一道,导致旅团被整个黑道通缉。和外加如何处理好旅团和流星街长老院,各区老大的那些关系,企图利用这次的作为让流星街,黑道和旅团继续形成平衡的状态,之类的一些他原本觉得麻烦的事和此刻如何让那她停止哭泣比起来,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因为他比谁的清楚她哭泣的原因——

她无法在回去她的世界。

就因为清楚的知道这点,而实际上,他非常清楚的明白要如何使她停止哭泣。可他却并不想这么做,他并不像骗她安慰她说,他会想办法。因为他自己本身就不可能会让她离开,哪怕就算真有希望让她回去,他也会把那个办法尽快的抹杀掉!更何况,他不想说谎,(对啊,他只会误导或者干脆沉默而已。)特别是对她。

所以看着她伤心哭泣,他只能保持沉默。他在想,她的世界是不是就在知道了真相的那刻就崩塌了呢?如果是这样,那么……他是不是就可以趁机给她另一个世界了呢?一个里面只有他,他一个人的世界……

此刻的七七当然不会想到,就在她伤心哭泣的时候,身边的这位智慧超群的团长大人却在算计着如何得到他想要的——

“喝了么?”让她继续哭了一会,库洛洛体贴的递上了一杯水,因为他听出她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

七七被他不经意的出声吓的微微一顿,她并没有伸手接过水,而是顶着通红的眼眶,有些委屈的瘪瘪嘴看着他。

她漂亮的眼中仿佛说着,你没看见人家正伤心么?我这么伤心哪有心情喝水?你为什么不哄哄我?你哄哄我也许我就不哭了啊——

库洛洛微微皱眉,他突然想起上次找到她时,她乖乖的让西索抱着的情景——

她那么自然的向西索撒娇,任由他亲吻,在他怀里扮演着乖巧的小猫。如果现在在她身边的不是自己,而是西索的话她会怎样?她一定会扑进他怀里,哭诉着自己的伤心和委屈,然后在他怀里撒娇般的蹭蹭寻求他的安慰。总之,她绝对不会向现在这样——

想到着,他平静的说道,“你回不去了。”不等七七回话,他又恶毒的说道,“真可怜,你被抛弃了。”

“呜……才不是!”这下七七立刻止住了眼泪,恶狠狠的瞪着他,吼道,“我爸爸一定会来接我的!”

“他根本就来不了。”他淡淡的看着她,用平静且肯定的语气陈述事实。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一宠情深将军卸甲难归田万古神王所有人都不正常重生妖魅横行女皇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