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二章 亦云亦雨的夏 (二十三)(1/1)

云胡不喜2_第二章 亦云亦雨的夏 (二十三)来自网()

“咱们好久没见了,近来都好?”陶骧并不欲多谈此事,抬眼看着孔远遒,“我和慧全倒是还在巴黎见过一面。【百度搜索网 会员登入网】”

“你呀,这两年说是出去念书,倒不如说是游历。远遥那日还说,拜托你每到一处给她寄信一封,她好攒邮票。这几年才等到你两封信,竟还有一封是从上海寄的,她提起来就生气。回头你见了她,看你怎么打发她。”

“我记得呢,邮票都给她存着了。”陶骧说。

“你记得就好。等下吃酒的时候再仔细拷问你——我可知道你抵沪的船票是从京都网的。”孔远遒笑道。

“我不能多喝。今晚上还有事。”陶骧道。并没否认自己取道东瀛回的国。

“能有什么事?除了你那天王老子爹爹来北平,其他的事,就算总统升你做大元帅,都不算事。”孔远遒笑道。他晓得陶家父子的关系。陶骧的父亲陶盛川那是说一不二的人物。这一点,倒是同刚刚离开的那位程小姐的家长很是相似。他想到这儿不禁一笑。陶骧一副不想提起这门婚事的模样,他也就暂时不提那位程小姐的家事。

“正是我父亲来北平了。不过没惊动人。上上下下的若是知道他到了,恐怕闹出的动静大。若在往常也就罢了,此时难免生事。”陶骧笑道。

“哦?难不成,是来……”孔远遒笑着。陶家自清以降,自来拥兵西北自重,到陶盛川这一代,几十年的稳扎稳打,势力越发强盛,近些年更陆续兼任了西北几个省的主席,眼下局势如此复杂而敏感,他一举一动自然是更加备受瞩目。这种情况下竟悄悄来了北平,这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陶骧没有说话。

父亲要来北平,无论公私,事情的确不止一桩。

二哥陶驷老早就告诉他,这几日无论如何要他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等着父亲来,他还是照着自己的意思行事,已经先惹的二哥很不痛快。他那二哥当然是拿他没办法,父亲又不一样。尤其是,这回同父亲一起来北平的,还有母亲。虽然不是亲生,一手将他带大的母亲一向却是待他如眼珠子一样的疼爱的。而且他们怎么会一同来北平,他心里有数。

陶骧拿起茶碗,吹了吹浮叶,慢慢饮尽。

今年夏天的北平,对于刚从欧洲大陆回来,尤其又经过了京都和奈良那凉爽潮润的夏日的他来说,委实过于炎热了些。

而刚刚经历的那场骚乱,则像这茶碗里无论如何不肯轻易沉下去的浮叶,让他心生烦躁。

***********

赵宗卿等在赵家大门口,看到自己的车子回来,往前走了两步。

无暇先下的车,对着赵宗卿笑眯眯的叫了一声:“大哥。”见赵宗卿板着脸,她又笑眯眯的问:“今儿回来的早?”

云胡不喜2_第二章 亦云亦雨的夏 (二十三)更新完毕!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