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五章 缘深缘浅的渊 (四)(1/2)

“加上你腰里的,这不三把钥匙都全了嘛?怎么不合规矩?”程之慎问。

“全,是全了。”宝大昌沉着的说,“还缺一个人不是?”

“缺一个人?”程之慎转了下身,扬手将钥匙给身后的程僖一把,拍手道,“这不就成了?”

“九少爷,您别难为我。”宝大昌道。

“宝爷,我怎么会难为你呢?”程之慎笑微微的,“宝爷这是不信我了。幸好我有父亲的手书在此。汊”

宝大昌双手接过来,看着。

“这总可以了吧?”程之慎道,语气里有一丝不耐烦了。

宝大昌将字条叠起来,放在袖中朕。

程之慎看着宝大昌腰上的那串钥匙,又见宝大昌再微微一躬身,以为这下可以打开牢门了,心中一喜,却不料宝大昌后退两步,叫了声:“四宝。”

站在宝爷身后的四宝忙应声:“在。”

“送九少爷。”宝爷说。

“是,爹。”四宝听到他爹的这句话,立刻站到了前面,朗声道:“九少爷,请。”他五大三粗的样子,这会儿拉开架势往那里一杵,端的是唬人。

程之慎高挑而瘦削,他身后的两名长随虽说壮实,可四宝的功夫……程之慎心里忖度着该怎么办,打,是打不过,就算打得过四宝,宝爷这关……他脸上仍是笑微微的,“宝爷……”

他今儿是打定主意进来把静漪带出去的,没想到宝大昌虽是一介武夫,却严守原则,委实不好糊弄……这就有点儿难办。

之慎在动脑子,要怎么能让宝大昌网开一面,使他能进去……

“九少爷,府上百十年的规矩,坎院里只认钥匙,不认人。”宝大昌淡淡的说。

“宝大昌!”程之慎到底是年轻,被宝大昌这样一说,脸上的笑容终于是渐渐的消了去。

“九少爷,请吧。”宝爷头稍低。恭顺,然而倔强。

“你!”程之慎瞪着宝大昌,眼睛里像是能蹿出火苗来似的,“你好样儿的!”他看了牢门一眼,转身撩袍子便往外走。他脚上是两截子的牛皮鞋,踏在潮润的石板地上,响声奇大。他气呼呼的走上高高的台阶,不料脚下湿滑,他险些跌倒,身后有人一伸手,将他稳稳的托住。程之慎抬头一看,是四宝。他甩开四宝的手,再走两步,出了地牢,上面是间空旷的厢房。

程之慎出了厢房门,但见外面漆黑一片,此时雨丝急落,雨下的正急。

程僖急忙撑开油纸伞,雨点子噼里啪啦的落在伞上,程之慎却直接就走进雨里去了。

“九少爷慢走。”四宝将程之慎一行人送出坎院大门,道。

程之慎脸色十分难看,回头狠狠的看了一眼坎院的大门,又瞪着四宝。

四宝尴尬。

之慎想着四宝和他也是从小的情分,见他那为难的样子,倒一时也不忍苛责他,只是说道:“你们就看着小十给老爷整治吧!”

四宝待程之慎走远,才回身,把那铁皮大门上了闩。廊下一溜儿羊角大灯,在风中纹丝不动,很是明亮。

坎院是府里唯一没有通电灯的地方。但是这羊角灯看起来,更符合坎院的身份似的。

四宝看着站在上房门口的父亲。父亲不知何时从地牢上来的。

此时雨势急,园中石板路上、青草丛中,雨落下去,水花飞溅,更添了分秋夜的冷涩。

“进来说话。”宝大昌说。

四宝走过去时,宝大昌已经进了上房,正坐在侧座上,拿了青布烟袋,往烟锅子里装烟丝,不紧不慢的。

“关门。”宝大昌说。

四宝回身关了门。屋子里更暗了些。

这处名为坎院上房,平日里是不住人的。偶尔主子们要提审关起来的那些人,才会在这儿待一会儿。

“从带你进程家,让你进坎院,第一天,爹就跟你说过,做坎院的人,你先要守住什么?”

“戒贪、戒色、戒赌博;不友、不群、不……”

“说!”

“爹,孩儿错了。”

宝大昌点着了的烟锅子,猛的往儿子额上摁过去。

四宝吃痛,不敢出声。

“不心软。”宝大昌一字一句的说。

空气里一股烧焦了的皮肉的味道。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