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五章 缘深缘浅的渊 (五)(1/2)

程倚不做声。

之慎笑了下,说:“老爷要是发作我,立时三刻就得有人抬着我出来了;半个时辰那么久,当然是没事儿了,你傻站在这里挨着?”

程倚抽了抽鼻子。憨笑。

“阿倚在这儿等少爷出来。”

“笨!”之慎看着他,无奈的说,“那你寻个遮雨的地方。去!汊”

之慎一进园子,只听得雨打枝叶的声音,极是密集,他走在小径上,心有点儿发冷。

雨下了两日,树林子被雨浸的湿气慎重,有一股腐败叶子的味道。

这儿的梧桐叶,大约是从来不扫的朕。

听说前阵子,家里新来的粗使仆人,勤快了些,将陈年落叶清理了个干净,害父亲大发雷霆,不但要那人将那些烂叶污泥重新铺回去,还罚那人,日后谁要是敢动这儿的桐叶一片,就让那人罚工钱三个月……谁见过这样的主子,干活儿还带罚钱的?

父亲有时候,也真是古怪。

搬进来也不过月余,至于连这陈年的规矩都守着吗?

之慎抬头,书房灯光明亮,匾额上墨绿的字迹嵌着,隶书“桐荫书屋”四个字,古朴稚拙。书房玻璃窗子都垂着白纱帘,他看不到里面。他正想定定神,就见门“呼啦”一下开了,林之忓出来了。

之慎此时是特别想抽之忓几下子。

那天,就是之忓把静漪给押回来的。

他虽说不赞成静漪私自离家,可也不愿意看到她回来受这份儿罪。

可他再想想,之忓又能怎么样?还不是父亲要他带静漪回来的嘛?难道还能指望之忓背离父亲的意思吗?这么一想,他就更想抽自己俩嘴巴子,要不是他多嘴,可能静漪也不会这么快被发现行踪……谁知道下了学,父亲忽然会叫他去书房问话,谁知道他只说了句“小十今天一天的课”,父亲就立即觉察出不对劲儿了?

他才知道,十妹这个学期根本就没有哪天,是全天上课的!

他不知道,偏父亲知道……

父亲于是只对之忓说了句:“照我之前说的办。”

他就眼睁睁的看着之忓出门了——他既不知道父亲之前说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之忓要怎么办,只知道坏了事……然后,果然就坏了事。他硬生生的只觉得胆寒。这几日总想着父亲那淡然的表情和语气,似乎是早等着什么事发生似的,胜券在握。

越想,越觉得胆寒……

之慎看看林之忓。

之忓眼神则淡淡的。九少爷目光不善,他看的出来。他也不解释。不管之慎对他什么态度,嬉笑也好,怒骂也罢,他总泰然处之,从不多话。

他禀报:“老爷,九少爷到了。”

“进来吧。”里面传来低沉威严的一声。

之慎眼皮一跳。他心一横,迈步进了书房。

门在身后被林之忓关上了。之慎低着头,看着自己脚尖上的水渍,还有灰绸长袍上洇湿的半尺多长的一片儿;青砖地上,有一个灰色的影子,一动不动……之慎觉得背上的潮气侵入了肌肤里。

“父亲。”之慎叫道。

父亲没应他,他也没敢抬头张望。

就是不看,他也觉得,在这阴暗的书房里,坐在书桌后面的父亲,像一尊眼珠子会动的雕像,正用冷森森的目光瞅着他呢。

“之忓。”程世运开口。

“在,老爷。”林之忓往前几步,走到之慎身前。之慎这才抬头,看着林之忓,有些吃惊的,又转而看着父亲——坐在书桌后的程世运,正低头写着什么。

“搜。”程世运说。

“九少爷,冒犯了。”林之忓说。

之慎一愣,下意识的就要挡开之忓的手。平日里和之忓也常有过招的时候,彼此的套路倒也熟悉。但他也知道之忓平时与他过招也都留着几分,真动起手来,比如眼下,他都没有来得及进一步的反应,就见林之忓伸过他那双巨大的手掌,在他肩膀以下,一抹一溜,便探手入内,将他私藏的那把钥匙从衣襟的口袋内抽出来,收入手中。

之慎急忙去夺,他哪儿夺得过身手敏捷的林之忓?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