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五章 缘深缘浅的渊 (十二)(1/2)

九哥手中提溜个食盒,装了些吃的,还有酒。兄妹三人一起坐了,就在她房中南炕上,小炕桌上摆好了碗碗碟碟,三哥和九哥喝酒,她也少少的吃了点东西。九哥看她屋子里点着熏笼,身上围着夹被,说她是个风吹吹就倒了的主儿,说好听点儿是病西施,还开她的玩笑,因他们进来时,她正拿了大姐新送给她的一本编织图样的书在研究。九哥说,别说能会编一件毛线衣或是什么,小十你哪怕学会一个手法,我都要到处去吹嘘,我家十妹是真正的才貌双全呢。

三哥听了也笑。

她被两个哥哥这样取笑,倒真的不服气起来。说绣花呢是很麻烦的,这个西洋编织法却是简单的很。肯学,再没有学不会的。

她把书拍的啪啪响。

大姐回天津之前把这本书送她,说是让她自个儿研究研究,当个事儿做……大姐还说,别闷着,过阵子她再回来看她的。静漪不想素日只觉得同大姐年岁相差大,姐妹情分不过那般,真的遇到了难处,大姐还真心疼她…汊…

九哥说她一定学不会。

她便说,就要学会了,织条长围巾把九哥你的手脚都给捆起来。

九哥说笑着,喝酒便多了些,说,还用你把我的手脚捆起来吗……这家里,有谁比我的手脚被捆的更紧的呢,就是你,也有从这家里出去的一天…朕…

她和三哥听了这话,都沉默。

她想三哥应该更有感触些。

在她来说,也知道九哥为了她的事,在父亲面前,没有少受到训斥……九哥歪在炕上睡着了,还咕咕哝哝的说着什么。

她看着九哥,知道他再也做不成无忧无虑的少年了……

“觉得冷,熏笼就点上。”之忱见静漪只是出神,便道。

“不用。我就是看着天儿不好,有点儿没精神罢了。”静漪找借口。

之忱看了静漪片刻,抬手。

静漪一头乌发,便是在病中,那乌发散着,一弯青丝垂在身侧,上好的黑色天鹅绒似的,铺在那里,衬得脸色青青白白中,有点子透明。

之忱抚摩了一下她的发顶,拍拍她的额头。

“漪儿,你要把身体养好。我看你的精神却是很不好。不拘什么,只要是有益的、不过于费神的,学着打打毛线衣也好,翻翻英文字典也好。”他说。

静漪转过脸来,看着之忱,点头说:“好。三哥穿了新衣服,是要出门么?”

三哥回到家来便换了长衫,就由摩登青年,退回了旧时的影子里去了。

月白色的软绸,起着细小的卍字纹。簇新。

三哥和九哥身架子都好。穿什么都好看。三哥到家当晚就来看她,那时候马靴马裤皮夹克,英武的很。她也喜欢看那样子的三哥,还忍不住会想,三哥戎装的样子,该有多么的英气逼人?

家里没有三哥戎装照,因父亲素来不喜他从军……

之忱说:“姑姑派人来叫我去一趟,说是姑父有事情和我商议。”

“嗯。”静漪点头。小啜一口茶。忽的就笑了,“不知道是什么事?”

“是啊,不知道呢。”之忱皱了眉。

静漪听母亲说过,杜氏母亲新近很着急替三哥寻觅良配,可是三哥不松口,杜氏母亲干着急也不能把他怎样……

屋子里静极了。

之忱微垂着头,看着乌木地板上,铺着的簇新的手工地毯。是著名的敦煌毯。敦煌毯,西北……他心里一沉。

外间电话铃响了,隔了一会儿,翠喜在外面说:“三少爷,找您的。是段少爷。”

之忱站起来,走到外间。翠喜站在沙发边,双手捧着电话,递给他。

他往沙发上一坐,“喂?”

果然是段奉孝,约他出去喝茶,说是去今雨轩。

之忱轻轻的晃了晃腿。轻轻的晃着。鞋尖碰着茶几上垂下来的金色流苏。柔软的,好像短短的金色瀑布一般。

听着段奉孝说完,他只答应了一个字:“好。”

他搁下电话,又拿起来,拨了号码,说:“预备车子。半个钟头后我要出门。”他站起来,走进内房去,看着静漪,“奉孝约我喝茶,你和我一同去,也出去散散心。”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