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六章 载沉载浮的海 (十九)(1/2)

“没什么大碍,已经好多了。舒蝤鴵裻”之慎对陶驷说。

“也是,今晚那些名门淑媛齐齐的聚在这里跳舞,独不见了她。”段奉孝笑着说,“老九,小十没什么大碍就请她出来吧,今儿晚上的喜庆,百年难得再遇。”

陶驷大笑着,又狠狠扯了下段奉孝的耳朵才松手。

之慎点头,让程倚给陶驷他们带路,说:“这边路不好走,让阿倚带你们去,省的迷路。”

陶驷和段奉孝一同走了濡。

“我们也进去吧,都等着开场呢。三哥不来,我们先跳几支暖场舞等他。”孔远遒看看表,笑着说。

之慎左右一看,孔远遒和金碧全是一色的白燕尾服,考究的样式,精细的做工,挺括的面料,再加上两人的翩翩风度、英俊面容,真是漂亮至极!

他咂咂舌,道:“这么看看吧,也颇看得过去,勉强配得上我家二位姐姐了……至”

孔远遒听了这话,看了金碧全一眼。碧全会意。两人过来,一左一右的夹了之慎的胳膊。

碧全笑问:“你小子借酒装疯,踩你新姐夫,嗯?”

之慎一看不好,唷了一声,说:“瞧姐夫您这话说的……我哪儿敢啊……”

“你不敢?”孔远遒笑着斜了一眼在旁边瞧热闹的陶骧,指着他对之慎:“睁眼瞧清楚了,我们可不由着你欺负,由着你欺负的在那儿呢——回头你怎么欺负他都成,今儿晚上却不能让你小子放肆。”

“少跟他废话,来吧!一,二,三!”

陶骧起初以为他们是开玩笑,不会真把之慎怎样。不想这几个人在一起,玩笑开起来是很随意的,就见金慧全“三”刚数到,便和孔远遒一齐将之慎举了起来,朝地上重重一摔,还没等之慎叫疼,两人拍拍手,整整礼服,一转身便走了。

“跳舞去喽!”他们俩大笑着,转了两个弯,就进惜阴厅去。

之慎被扔在地上,这一屁股蹲儿摔的着实狠,疼的他出了一身汗。等这口气缓过来,顿觉酒都醒了大半,索性坐在地上歇歇。好一会儿,他才想起来陶骧还在。陶骧靠着廊柱,正自在的抽烟,见之慎抬头,才伸手过来。之慎握了他的手,摇晃着站起来,拍着长衫。

他没说话,陶骧也沉默。

还是陶骧将烟掐灭,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人正要往大厅里走,就见孔远达和远遥跑出来,看到陶骧就笑道:“七哥你快点来吧,都等你呢。”

“等我?”陶骧问。

“三哥还没来,大伙儿一直等着,香槟都上过两轮了,三嫂也只得枯坐——七哥你去请三嫂跳舞好不好?三嫂就是有意跳舞,也没合适的人邀请她……她下场跳舞,我们才好玩嘛。七哥,拜托你啦。”远遥笑嘻嘻的过来拉陶骧。

陶骧皱皱眉。

先不答应远遥,跟着走进去。

惜阴厅有三卷半,是庆园最大的一个厅,比今晚用作宴客的正厅还要大出半卷。布置的称不上富丽堂皇,因惜阴厅固有的皇家气派和精美绝伦的装饰已经非常美,只稍加点缀便很符合舞会的气氛。

乐队演奏着欢快的乐曲,宾客众多,却都只聚在一处谈笑,端着香槟酒的制服仆人穿梭其间,惜阴厅里溢满着香槟酒的气味,还有沉沉的木香,那是几百年的惜阴厅大殿里全木结构的味道,混起来,让人在换了种不由得渐渐沉下心去……陶骧被远遥拉着,穿过人群往东殿走,那里有个索雁临和无暇姐妹的休息区。专门辟出来的一小块空地上,放置着一圈沙发。索雁临坐在当中的位置上,正同几位女士在轻声交谈,见到他们过来,微笑。

“刚看你露了一面就不见人了。”索雁临微笑着对陶骧说。她一伸手过来,同陶骧轻轻一握手。她依旧穿的是白色晚礼服,坐在沙发上,裙裾长长的,只露出一点银色的鞋尖,布满细碎钻石的鞋子,哪怕她的脚微微一动,也散出璀璨光芒。她整理了下长手套,微仰着脸望着陶骧。

陶骧今晚穿的是银灰色的燕尾礼服,极贴合的剪裁让他显得身姿挺拔。

无暇和无垢在一边打量他,无垢就碰了碰姐姐,无暇微皱了下眉头。

“都被那帮军爷的豪饮吓的退避三舍了吧?”无垢说着,挽着孔远遒的手臂,“连这位在内,都是能躲则躲,只有三哥可怜,躲不掉。”

“段二哥已经去救驾了,若是再不成,得三嫂亲自出马了。”陶骧说。

索雁临却微笑道:“他们可以的,用不着我。”

她说着转头看看无暇和无垢,笑道:“我们跳舞去?”

无暇和无垢也是一色的象牙白蕾丝晚礼服,站在各自的丈夫身边,孪生姐妹似的,见她这么问,无暇笑道:“不等等三哥了?”

“等他是可以,可是不能让这么多爱跳舞的宾客辜负了好时光不是?”索雁临微笑着说,看着陶骧,见陶骧颔首,便一笑,转头吩咐她的侍女去通知乐队准备了。她站起来,“之忱本就不是个爱跳舞的人,我看他宁可当着众人自罚三大海。”

陶骧伸手,索雁临轻轻的将手搭在他的手臂上,庄重的走下舞池。

“七哥难得跳舞的。”远遥笑着说,看看之慎。

之慎只望着舞池中央的那三对,咳了一声,说:“没我三哥跳的好。”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独宠丑夫人间最得意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快穿之不服来战呀